537:酒宴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6 02:19      字数:2570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芳姐最后还是帮了这个忙。
  她挺喜欢花轻轻,也知道后者为了生活有多努力,不想拉人下水,还出言劝阻。
  但——
  芳姐做了一番心里搏斗,还是答应了。
  自己是在帮花轻轻,不是在害她,这也是她愿意的。
  花轻轻运气好说不定能拿到大笔钱,还清债务。
  这事儿对她也有利。
  “你们真想好要这么做?”芳姐视线从花轻轻扫过,落在顾韶的脸上,“你也愿意?”
  顾韶侧首看了一眼花轻轻,沉默地点头。
  芳姐长叹一声,说了一些内幕。
  “……你们网站上看到的照片和视频,并非他们寻找目标的唯一渠道。这个渠道属于自荐,相当于给人家投简历,负责筛选的人看不看都看心情。有时候一两个月也不一定会瞄一眼。”
  芳姐和她丈夫那时候什么也不懂,“投简历”没多久就被挑中,纯属是运气太好,
  花轻轻和顾韶着急用钱,走这条路绝对会被坑死。
  “那我们该怎么办?”
  花轻轻将对方想象成帝王蟹,目光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渴盼和焦急。
  “别急,我慢慢说。”芳姐抬手将发丝捋到耳后,憔悴的面容透着几分容颜巅峰时刻的风韵,“网站捞人只是少部分,大多都是其他人暗地里推荐上来的。让人去参加一个宴会,顾背地里的金主在暗中观察,喜欢哪个再点哪个,被挑中的几率比混网站大得多。”
  花轻轻听了咋舌。
  居然还能有这种操作?
  顾韶追问:“我们怎么才能获得推荐资格?”
  芳姐看着他道:“我这里有主管的联络方式,也能将你们的资料交给他……如果过得了他这一关就能参加酒宴。以你们的条件,被选上的几率很大……但我要提醒你们,在酒宴上千万别做出格动作,也要防着其他参加酒宴的人。如果被背后的人看上了,也千万要顺着人家来……”
  这是芳姐作为过来人的经验。
  她跟丈夫很幸运被选上,还以为事情十拿九稳,能拿到钱渡过难关,搬去富人区生活。
  谁知其他人会抱团排挤新人,为争宠不择手段。
  芳姐丈夫不知深浅,惹恼金主,也害得她落下残疾。
  裴叶道:“这不是将人当成玩具?”
  芳姐冷笑道:“当玩具怎么了?多少人想被当玩具玩弄,人家还不稀罕看一眼。”
  芳姐有推荐人的资格,但去酒宴还得看主管那边的回复。
  送走芳姐,花轻轻拍着胸脯。
  “我表现怎么样?”
  顾韶则道:“如果酒宴生出意外,她第一个就会被查。”
  裴叶笑着抽出一根棒棒糖塞嘴里。
  “你都能考虑到的事情,我怎么会忽略呢?放心吧,我有准备。”
  什么准备?
  当然是障眼法了。
  芳姐交上去的资料被裴叶调换,还用了特殊的暗示符篆。
  只要主管看到那份资料,绝对会选上他们。
  裴叶又冲着窗口位置喊了一声:“傅淼,进来吧,吊在窗外也不怕一个失手去阴间?”
  傅淼从阳台爬进来。
  他在外面听了全程。
  “如果所谓的金主真出现了,你准备做什么?大闹酒宴?”
  傅淼现在还记得裴叶一入贫民窟监狱就包围监狱刺头,踩着他们成了监狱老大。
  裴叶道:“秘密,只是要麻烦顾韶配合我一次。如果出了意外,绝对不会将你们拖下水。”
  顾韶面无表情地答应。
  花轻轻担忧道:“不论如何,一定要以自身安全为重。”
  “放心,我还指望吃到你做的佛跳墙,还有那个什么金陵四宝汤、松子鳜鱼……”
  “那几道菜还在研究尝试,做得不是太好。”
  她的厨艺基础全靠隔壁某酒店大厨指点,学了点皮毛,其他则是刷菜谱刷视频追私家菜主播一点点琢磨的。
  最大的愿望是毕业之后能到处旅游,走遍祖国山川大河,学习各地美食,去尝一尝地道的特色菜肴。
  奈何运气差,熬夜刷菜谱刷得猝死了。
  第三日,芳姐换了一身非常时髦鲜亮的打扮,脸上化着精致妆容,身上喷了昂贵香氛,瞧着像是一夜暴富。
  花轻轻眼底闪过一丝愕然。
  芳姐是买彩票中了五百万吗?
  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芳姐告诉他们,说他们运气好,主管非常满意她这次推上来的人。
  “这次……推上来的人?”
  细思恐极!
  难道说芳姐一直暗中干着类似拉皮条的生意?
  亦或者——
  人家每天出门不是找工作,而是碰运气看看有没有合适的“货物”?
  花轻轻不敢深想,但看着笑容满面,仿佛年轻十几岁的芳姐又忍不住内心发寒。
  芳姐告诉她,酒宴安排在明晚九点,富人区与普通区交界的艾莎拉大酒店,八十一楼“天地同春”大宴厅。
  酒宴一年举办二十来次,时间并不固定。
  有时候一月三次,有时候一月甚至两月一次。
  人数凑得差不多就开。
  花轻轻是好运抓住了末班车的票。
  “你们好好打扮,千万记住我之前说的警告。”
  芳姐似乎很怕他们搞砸,千叮咛万嘱咐。
  花轻轻只能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应付着。
  套到请柬,剩下的事情就交给裴叶了。
  “筱青姐真好看!”
  “有嘛?我觉得还是轻轻手巧。”
  筱青这具身体相貌出众,稍微打扮就更夺目了,裴叶偷偷揣了一堆符篆。
  顾韶没怎么打扮,但也换了一身比较正式的装束。
  有些人天生就是衣架子,从头到脚都写着帅。
  花轻轻出于礼貌夸了两句。
  顾韶却道:“肤浅。”
  看似面无表情,但嘴角却有一缕微不可察的弧度。
  傅淼也想办法以工作人员身份混了进去。
  倒不是他喜欢凑热闹,单纯是为了保护顾韶。
  裴叶闲着无聊来找刺激,她死不死无所谓,但顾韶不行。
  “这酒店还真高,瞧着挺高档——”
  此处靠近富人城市区,繁华的景象甚至让裴叶误以为普通区和贫民窟都是她的错觉。
  “这种酒店,普通人咬咬牙还是能住上几晚的,富人区那些才是真正的高,高得住不起。”
  顾韶对这种场景习以为常,没有东张西望也没表露出任何向往的神色。
  艾莎拉大酒店是普通人能承担得起的最高级酒店,更高档次的都在富人区。
  几天花销有可能是普通人十几年甚至是几十年的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