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6:演戏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6 02:19      字数:2506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傅淼忍不住撇嘴。
  “长得好看的人说‘肤浅’,多半是装的。”
  花轻轻被逗笑了,方才的尴尬气氛消失无踪。
  “客厅喷了什么香水?怪好闻的……”
  好闻也就罢了,为什么闻着会加速涎水分泌?
  “香水?什么香水?我从不喷香水的……”
  花轻轻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直到裴叶提醒她厨房炉子上炖着松茸山珍汤,素什锦炒饭也在热着。
  她短促地叫了一声,急忙起身奔向厨房,口中嚎叫着“我的汤啊”。
  傅淼眨眨眼,疑惑。
  顾韶垂下眼睑。
  仔细观察便会发现他的手指不安地动了动,似乎在克制什么。
  没一会儿,裴叶帮着花轻轻将炖好的汤端上桌,还有一大锅炒饭。
  花轻轻跟在她身后絮叨。
  “我在想着你什么时候回来,给你留了一份热着……差点儿烧锅了。”
  裴叶叮嘱道:“宵夜少吃,会长胖。”
  花轻轻这一胎还是双胎,更要注意营养过剩问题。
  剧情还安排她生产那天碰见意外导致难产,最后是一直打酱油当背景板的路过男主披上神秘热心市民搭了一把手,这才有惊无险地将产妇送到医院,大人小孩儿捡回三条命。
  →_→
  讲真,美食创业文好吃就好了,要什么男主?
  傅淼二人矜持没有上前询问,直到花轻轻主动给二人摆了碗筷。
  “这难道就是史书文献上的菜?”
  父母还曾在家里摸索、复原古人如何做菜,但味道么……
  傅淼表示那就是个噩梦。
  闻着气味古怪,颜色一团焦黑,味道比最劣质的营养剂还难以下咽。
  可桌上这些散发着诱人陌生香味的食物完全不同,光是嗅着他就忍不住加速吞咽动作。
  闻着比营养剂真的好太多了。
  试了几次,他放弃使用难度大的筷子,改用勺子,随意一舀就是一大勺汤。
  花轻轻口味偏重一些,喝汤也喜欢浓的。
  这份松茸山珍汤特地调了味道,保留清香鲜甜的同时添了几分香浓,味道久留不散。
  傅淼抱着小心翼翼的态度试了一口。
  仅仅一口就被征服。
  香浓的滋味在唇齿间蔓延扩散,香而不腻。
  之后又试了一口素什锦炒饭。
  他不明白,为什么蘑菇、虾仁、豌豆粒、米饭这些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混在一起能混出这样的味道。
  明明爸妈以前也试过,但弄出来的却是一团焦黑,根本认不出什么食材是什么。
  吃饱喝足,傅淼矜持地放下汤勺。
  “花女士有家室爱人了吗?如果没有,要不要考虑要一个?”
  花轻轻噗嗤笑出声。
  “不行。”
  傅淼问她为什么?
  花轻轻右手虚抚着小腹道:“我快要当妈妈了。”
  哐当——
  不是傅淼的汤勺掉了,是顾韶手中的筷子掉了。
  筷子砸在碗缘发出一声脆响。
  他面不改色地解释。
  “刚才手麻了一下。”
  傅淼道:“连两根木头都握不住,我真担心你哪天碰见敌人会丢了命。”
  顾韶白了他一眼,没吭声。
  说话的功夫,门铃声响了起来。
  “这个点……应该是芳姐来了。”
  裴叶问:“她怎么会来?”
  花轻轻叹。
  “我请的。”
  芳姐生活困顿,每月的救济金大半填了房租,工作又不顺利,营养剂买不起,经常饱一顿饿一顿。
  花轻轻有心接济,做完宵夜会找个借口让芳姐过来蹭顿。
  打开门,门外的人果真是芳姐。
  她瞧着神情憔悴,衣领脏得发黑。
  进了玄关却瞧见屋内有三个人,脚步随之一顿。
  三个机灵鬼飞速交换眼神。
  “说吧,你们究竟什么时候还?这条命还要不要了?”
  傅淼摆出阴鸷的表情,将碗往桌上一掷,声音不大却足够瘆人。
  又听顾韶低声下气哀求。
  “一定会想办法还上的,我已经找了路子,保证会还上。”
  傅淼冷哼一声。
  “记得就好,过几天再来。老子要是看不到钱,你就只能看到你女人成别人女人了。”
  说罢,傅淼光荣下场。
  离开玄关的时候与芳姐错身而过,阴冷满汉杀意的眼神看得后者脊背直冒冷汗。
  还未等她反身要走,傅淼已经大力将门关上。
  上下两楼都能感觉到颤意。
  花轻轻虚扶着六神无主的芳姐进了客厅,给她端上热水。
  “这是……怎么回事?”
  花轻轻脑海回忆上学时期被逼债人员大力敲门恐吓的情形,脸色微白。
  酝酿好情绪才低声走剧本。
  芳姐听了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她看看花轻轻,再看看坐在花轻轻身边一语不发的懦弱男人。
  “我们……只有这条路能走了……芳姐……”
  “你们疯了?”芳姐青着脸:“这是找死!太天真了……”
  花轻轻垂首不语。
  裴叶的角色是监视盯梢的催债恶棍。
  她冷笑着把玩武器,看得芳姐心惊胆战,生怕枪口走火对准自己。
  “要么疯要么死,不管他们活人还是死人,都得还钱!我这边有的是生不如死的办法!”
  花轻轻趁势哀求。
  “芳姐,求你了……我真想过普通人的日子,不想再担惊受怕了。”
  芳姐寒着脸:“我以前跟你一样,但最后赔了人也没拿到钱……”
  “怎么会……”
  芳姐厉声道:“不然我怎么还会住在这里?”
  花轻轻被吓得肩膀一颤。
  裴叶道:“可我听说有人就这么拿到钱了,你骗谁呢?”
  芳姐怕裴叶手中的枪,便搬出能压制裴叶的人。
  “谁骗你?知道是谁出面买人吗?”
  裴叶眉头一扬:“谁?”
  “听说是杨家的人。”
  杨家?
  七大家族之一?
  顾韶微微颔首。
  “……给钱都看心情。开心了就给,不开心趴在地上舔也不给……谁敢跟这些人要钱?”芳姐看了看顾韶的脸,长得倒是不错,但那些变、、/态也最喜欢折磨这样的人,她道:“会被打死的!”
  “这些我都不管,我只要钱,看到钱就走人,看不到……有人就得死!最后六天,你们自己掂量着办吧。”
  裴叶给花轻轻使眼色。
  花轻轻咬咬牙,哀求声重了三分。
  “芳姐,你也说有人能拿到有人拿不到,兴许我们运气就好一些呢?横竖都是死,不如搏一把……但是……时间上来不及啊,芳姐,你……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联系上他们,推荐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