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8:无处安放的尴尬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0      字数:2482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筱青姐……如果我不想要这个孩子……”
  ;;;;冷不丁穿越,还穿越到一个混乱的世界。
  ;;;;莫名其妙揣了娃,不知生父是谁,没结婚先当妈。
  ;;;;一面觉得剥夺生命太残忍,一面又觉得没能力抚养孩子太不负责。
  ;;;;下意识寻求其他人的意见。
  ;;;;裴叶道:“那就不要。”
  ;;;;花轻轻听她说得如此干脆,怔了一下。
  ;;;;“但是……这样的话……不是太残忍了……”
  ;;;;裴叶道:“尊重胎儿生命的前提是尊重给予胎儿性命的母体。作为女性,我自然是与你共情,站在你的角度考虑得失,而不是跟一个连发育都没发育的胚胎共情。”
  ;;;;她顿了一下,跟表情迷茫的少女解释。
  ;;;;“如果你的选择不是出于本心,而是迷迷糊糊顺着其他人的建议,迟早会后悔的。在母体并不爱腹中生命的情况下,强迫母体诞育胎儿,胎儿也得不到母体的爱,这是个悲剧。外人给予建议,不过是损失点口水,浪费点时间,而你却要付出时间、精力、耐心、钱财……我站着说话不腰疼,但做决定的你会疼。我尊重你,你可以选择听听自己的内心。”
  ;;;;听内心?
  ;;;;如此抽象的建议让花轻轻继续懵逼。
  ;;;;不过裴叶一番话的确让她松快了很多,说出迟疑许久的决定。
  ;;;;“我想将孩子生下来!”
  ;;;;花轻轻虚握着拳。
  ;;;;“我会给孩子更好的一切!”
  ;;;;让孩子知道,被她生下来是一件幸福的事,绝对不会后悔!
  ;;;;裴叶不意外。
  ;;;;花轻轻的人设就是如此。
  ;;;;穿越前出生在一个混乱的家庭,父亲嗜赌,沉迷在快感等同于毒pin的赌博之中。
  ;;;;工资全部当赌资,赌光了就去骗,骗父母亲戚,一圈下来就将二十多年信誉亏空殆尽。
  ;;;;信用卡套现、高利贷、砍头息……
  ;;;;实在榨不出钱,便骗木讷的妈妈去rou偿,一遍遍洗脑,他堕落是因为妈妈生不出儿子……
  ;;;;没有儿子断了香火,他攒下家业给谁留着?
  ;;;;花轻轻的妈妈在一日复一日的折磨中崩溃。
  ;;;;开心了抱着女儿哄两句,不开心了照着脸扇巴掌,拳打脚踢,最严重一次肋骨骨折、zi宫出血。
  ;;;;并且一次次给女儿洗脑
  ;;;;没有离婚是因为可怜女儿,她是为了女儿才忍受这种非人生活,是女儿欠了她的。
  ;;;;花轻轻生性内敛沉默,有些胆小,学不来叛逆也不会反抗。
  ;;;;唯一一次爆发就是穿越前的跳楼。
  ;;;;【……我没有欠过你们,没有!被生下来不是我愿意的,谁愿意当你们女儿?】
  ;;;;【……你们一个渣,一个贱!】
  ;;;;【你们有当过一天合格的父母吗?】
  ;;;;面对情绪失控、厉声质问的女儿,上门要债的父亲不以为然,他来这里的目的就是钱要房,女儿不给就打官司告她,而母亲受了刺激般疯癫逼迫,用尽所有能想到的肮脏词汇辱骂诅咒。
  ;;;;压死骆驼最后一根稻草则是
  ;;;;【你有本事跳下去啊,跳下去把命还回来!】
  ;;;;深度抑郁的花轻轻心里憋着一股火。
  ;;;;【行,我还!】
  ;;;;纵身一跃,当场死亡。
  ;;;;是的,花轻轻是自杀才穿越的。
  ;;;;穿越前真实年龄30岁,未婚,大学毕业六年。
  ;;;;但眼前这个花轻轻记忆还停留在最轻松的大学阶段。
  ;;;;剧情设定她太痛苦忘了这段,还以为自己是熬夜刷菜谱猝死的。
  ;;;;随着剧情发展,女配暗害让她想起被遗忘的一切,而男主逐步解开她的心结,互相交心。
  ;;;;那时候的花轻轻已经有了面对这些伤害的勇气。
  ;;;;如今的她记忆中没有被债主打上门,没有漫长不见天日的殴打、囚禁、折辱、拍luo照、侵犯、丧失成为母亲的资格,她还保留着单纯和天真。
  ;;;;“嗯,我想你会做到的。”
  ;;;;裴叶轻飘飘一句话却让花轻轻有些眼眶酸涩的冲动。
  ;;;;辗转到站,又走了十几分钟。
  ;;;;花轻轻选的小区挺老旧,人不多。
  ;;;;裴叶的到来并未引起邻里注意。
  ;;;;“这是主卧,这是次卧,这里是浴室,这边是厨房……”
  ;;;;花轻轻领着裴叶大致熟悉屋内格局。
  ;;;;“……房东是一户老夫妇,跟着儿子去富人区养老了,老家便宜出租,我一口气签了三年。”
  ;;;;见裴叶转进厨房,花轻轻又问她。
  ;;;;“筱青姐饿了吗?”
  ;;;;裴叶扭头点头:“饿了。”
  ;;;;她的舌头被劣质营养剂折磨了好久。
  ;;;;“想吃什么?饺子还是馄饨?”
  ;;;;裴叶道:“我想吃沙县的鱼形饺,肉馅素馅都行。”
  ;;;;花轻轻笑着打开冰箱道:“好啊,家里正好有……”
  ;;;;她的动作顿了下来,整个人僵硬在原地。
  ;;;;沙县?
  ;;;;鱼形饺?
  ;;;;花轻轻脖子似生锈的机械,卡卡得扭过来看裴叶,表情呆滞。
  ;;;;她小心翼翼道:“天王盖地虎?”
  ;;;;裴叶挑眉,疑惑反问:“这是什么暗号吗?”
  ;;;;花轻轻心跳如鼓。
  ;;;;讪讪地补救:“不……我、我是说……天王盖地虎……馅儿的饺子?”
  ;;;;裴叶笑道:“不用,随便什么馅儿都行。”
  ;;;;花轻轻中午直播的食物就是饺子,家里还有一些擀好的饺子皮,但馅儿要重新调。
  ;;;;裴叶没让孕妇切菜剁肉,将这活包圆了。
  ;;;;她不会做饭,但一手刀工却引来花轻轻的赞叹。
  ;;;;每一片肉都切得片片均匀,薄得能透光。
  ;;;;“那个……筱青姐啊,你说沙县……是什么?”
  ;;;;她下意识问饺子还是馄饨,但这个世界的饺子馄饨都只存在于历史书,被人类唾弃为垃圾。
  ;;;;裴叶不仅知道饺子还知道大名鼎鼎的“沙县”,这让她怀疑“筱青姐”是老乡。
  ;;;;但……
  ;;;;说不定这世上也有沙县?
  ;;;;裴叶道:“以前解决口粮的地方,便宜又好吃,老板特喜欢我。”
  ;;;;只可惜多年没尝到了。
  ;;;;她一个大龄退休老年少女,退休生涯过得凄苦。
  ;;;;花轻轻:“……”
  ;;;;调好馅儿,花轻轻手指灵巧地包着鱼形饺,一只只鱼腹都鼓囊囊的。
  ;;;;裴叶试了两次找到技巧,也包的飞快,还包上隐了。
  ;;;;花轻轻冷不丁又开腔。
  ;;;;“窝窝头,一块钱四个……”
  ;;;;裴叶抬头,眼神茫然。
  ;;;;“什么?”
  ;;;;花轻轻硬着头皮又道:“听说跳精武门罗志祥会来……”
  ;;;;裴叶问她:“罗志祥谁?”
  ;;;;“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
  ;;;;裴叶:“???”
  ;;;;花轻轻脸蛋炸红,鱼形饺被尴尬到爆的她捏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