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7:孩子爸他死了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0      字数:2445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花轻轻整个人僵硬在原地,眉宇间露出些许的不自然和心虚。
  ;;;;从原主记忆来看,这位“筱青”比她和艺宁宁大不了两三岁,但一直尽心尽力照顾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
  ;;;;有“筱青”一口营养剂吃,她都会分出两份给花轻轻和艺宁宁。
  ;;;;如果没有“筱青”,艺宁宁和花轻轻多半是在鸨头之类的人渣手下靠出卖身体求生。
  ;;;;花轻轻将自己安顿好,也辗转找人询问过“筱青”的下落。
  ;;;;不过消息都不好。
  ;;;;知情者告诉她,以贫民窟监狱内部情形,女性进了里面活不过三天,更多是当夜就被犯人和那些狱警玩死了。
  ;;;;如果温顺配合,还能多苟活几个小时,要是反抗……
  ;;;;啧啧,死得凄惨。
  ;;;;花轻轻又去网络打听,搜索“贫民窟监狱”之类的关键字。
  ;;;;网络论坛各类血腥凌乱的照片和视频让她不寒而栗,“筱青”是凶多吉少了。
  ;;;;得出这一结论,她居然有一点点可鄙的庆幸。
  ;;;;哪怕无数网络小说告诉她,穿越女不会被原主亲人怀疑,甚至有些亲人还会庆幸某某大病一场改邪归正,将属于原主的亲情加倍给穿越女,一家人其乐融融……花轻轻依旧忐忑恐惧。
  ;;;;小说是真是假她不知道,但她越穿越是真的。
  ;;;;亲人真不会怀疑一夜之间性情大变的原主?
  ;;;;真要不怀疑,多半是不在意、感情不够深、了解不够多……
  ;;;;花轻轻不敢拿现实经历去赌小说定律。
  ;;;;万万没想到,“筱青”却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在裴叶注视下,花轻轻浑身僵硬,最内层的衣服已经被紧张的汗水打湿。
  ;;;;“是啊,回去之后发现你和宁宁都不在了。”
  ;;;;花轻轻支支吾吾,想模仿原主对“筱青”亲昵的姿态,但肢体却不听使唤,看着生硬而尴尬。
  ;;;;裴叶仿佛没看到花轻轻浑身尴尬、无处安放的紧张和心虚。
  ;;;;“你现在住在哪儿?”
  ;;;;花轻轻说了个地址。
  ;;;;裴叶又道:“有点儿远,我能在你家留宿一晚么?”
  ;;;;花轻轻没敢细问,点头答应。
  ;;;;裴叶搞定住宿问题,对着傅淼二人打手势,示意他们可以滚蛋去找旅店了。
  ;;;;花轻轻这才注意到裴叶身边还有两个陌生男性,其中一人……
  ;;;;“啊是、是你啊……”
  ;;;;尽管男人那时候是戴着兜帽蒙着脸的,但衣着装扮和身形却很好辨认。
  ;;;;“你的伤还好吗?”
  ;;;;顾韶面无表情道:“没事。”
  ;;;;花轻轻见顾韶行动自如,表情淡定,便知道他不是在逞强。
  ;;;;同时也有些咋舌。
  ;;;;这个世界可真古怪,半条手臂都要断掉的伤势居然几个小时就活蹦乱跳跟没事人一样。
  ;;;;偏偏
  ;;;;这么高的医疗科技、如此强的军事武力,普通人却过得跟丧家狗一样卑微。
  ;;;;傅淼有种被两个小伙伴排斥在外的孤立感。
  ;;;;裴叶认识花轻轻,顾韶也认识,偏偏自己不认识。
  ;;;;“你刚才说的普通人就是她?”
  ;;;;顾韶点头。
  ;;;;傅淼叹道:“你们还真是有缘分啊。”
  ;;;;花轻轻眼珠子转了转。
  ;;;;她懂得不多,但也知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道理。
  ;;;;顾韶武力强大,抄着一把枪都能突突突死那么多人……
  ;;;;跟他们二人站一块儿的“筱青姐”岂不是……
  ;;;;有隐藏身份?
  ;;;;花轻轻的好奇心冲淡了她的心虚,说话也自然不少。
  ;;;;“筱青姐……我、我听人说你进了监狱被判了半年……现在就出来了?”
  ;;;;裴叶笑着道:“我表现良好,监狱给减刑了。”
  ;;;;傅淼面无表情。
  ;;;;怎么不说监狱被炸上天了?
  ;;;;花轻轻不知内情,逻辑还停留在上一个世界,还以为裴叶是真的表现良好。
  ;;;;“出来就好,监狱那地方太恐怖了……筱青姐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裴叶道:“打算暂时没有,目前只想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花轻轻道:“的确该找一份工作。筱青姐放心在我那儿住一阵,工作慢慢找……”
  ;;;;她怕被“筱青”识破身份,但让她不管曾对原主掏心掏肺的“筱青”,良知也过不去。
  ;;;;直播初期的艰难已经熬过去了,她靠着色香味俱全的美食积累了一批吃货粉丝。
  ;;;;每天直播多做的菜都被秒杀,家里多一张嘴也撑得下去。
  ;;;;至于以后……
  ;;;;那就以后再说吧。
  ;;;;傅淼和顾韶就这么面无表情地听着两个女人跳跃式的对话。
  ;;;;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们的眼神是迷茫的。
  ;;;;四人在黑诊所店面前分开,也没互相留下通讯方式。
  ;;;;裴叶人生地不熟,全靠着花轻轻事先做的攻略搭车“回家”。
  ;;;;“你为什么去那家诊所?生病了?”
  ;;;;花轻轻怔愣回神,没了傅淼和顾韶,她独自面对裴叶,那股子心虚有卷土重来。
  ;;;;“筱青姐……我、我是怀孕了……”
  ;;;;“怀孕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花轻轻睁着眼睛说瞎话。
  ;;;;“有一段时间了,之前……之前谈了个男朋友,感情很好,但我担心你看不上他……”
  ;;;;她这谎话也不是没根据。
  ;;;;艺宁宁跟鸨头交往的时候,“筱青”就曾激烈反对,甚至跟艺宁宁大吵了一架。
  ;;;;“然后呢?他人呢?”
  ;;;;花轻轻神情失落垂着头,低声嚅嗫:“死了……就是……他、他跟人冲突就死了……”
  ;;;;内心给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男人死了就死无对证了!
  ;;;;顺便还能给自己扯一个“爱人死亡,精神大受打击而性情大变”的旗子。
  ;;;;“他跟人冲突死了?”
  ;;;;花轻轻缩着肩膀,点着小脑袋,手脚无措。
  ;;;;“他……给我留了一笔钱,我靠着这笔钱搬到了普通区……找了个谋生……”
  ;;;;裴叶道:“哦,那他死得还算有价值。”
  ;;;;花轻轻不是演员,也憋不出泫然欲泣的表情。
  ;;;;只能用低头伪装伤心难过,实则心虚忐忑。
  ;;;;“你去诊所是准备打掉孩子?”
  ;;;;花轻轻低声道:“我担心养不起,还是不让孩子生下来跟我受苦了。”
  ;;;;“手术做了?”
  ;;;;花轻轻摇头,诚实道:“手术环境太差了……我怕……死在手术台上……”
  ;;;;孤身一人漂泊异界的感觉真难受。
  ;;;;但她也不想因为孤独就让孩子来世上陪她……
  ;;;;太不负责了。
  ;;;;她想,如果孩子能选择要不要出生,九成的人类大概要跟爸妈这个身份一生无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