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6:女主,花轻轻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0      字数:2483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这个女人有什么特殊的?
  ;;;;裴叶好奇问道:“那边是理发店吗?”
  ;;;;根据她前面几个世界的经验,理发店门口都会有这样的转灯。
  ;;;;顾韶摇头道:“不是,是一家诊所。”
  ;;;;连牌子都没挂的诊所?
  ;;;;包裹严实臃肿的女人?
  ;;;;裴叶目光一顿,将这些标签跟某个人对上号。
  ;;;;傅淼注意到她的异常,偏头看着她。
  ;;;;裴叶神情认真道:“刚才的女人,我大概认识……难怪背影看着如此眼熟……”
  ;;;;两位男性沉默立在原地看着她,眼神写着“你不要骗我”。
  ;;;;刚才那个女人最少穿了六件衣服。
  ;;;;身形臃肿得变形,爹妈都认不出,她居然觉得眼熟?
  ;;;;不管这俩信还是不信,反正裴叶是信了。
  ;;;;她准备上前确认那人的身份,看看是不是女主花轻轻。
  ;;;;倒不是裴叶爱管闲事儿,仅仅是因为
  ;;;;这个世界上,唯有花轻轻才懂得如何安抚她的味蕾。
  ;;;;┻━┻
  ;;;;她受够那些味道古怪,浑浊粘稠得跟鼻涕一样的营养液了。
  ;;;;如果在她那个世界,哪个厂家生产这种营养液,裴叶绝对会以消费者身份将它告到破产。
  ;;;;“你认识她?”
  ;;;;一直淡定的顾韶露出一丝丝不易察觉的微妙反应。
  ;;;;裴叶道:“如果没认错的话,应该是轻轻了。”
  ;;;;“轻轻?”
  ;;;;裴叶解释道:“那是她的名字,她叫花轻轻,一个手艺很好的妹子。”
  ;;;;“手艺?”
  ;;;;这次是傅淼说话。
  ;;;;不知道这人脑补了什么东西,表情变得很微妙,老司机那种微妙。
  ;;;;“……那她去诊所是……那个什么???”
  ;;;;顾韶另外半边脸的眉毛皱起,裴叶不客气地反驳傅淼。
  ;;;;“你脑子里的想法可真脏。”
  ;;;;傅淼委屈,想反驳却不能。
  ;;;;这能怪他向歪?
  ;;;;分明是裴叶说得不清楚。
  ;;;;“我说的手艺是指她做饭做菜的手艺很好,食物能让人愉悦。”
  ;;;;其他人不知道花轻轻进诊所干嘛,但她却清楚。
  ;;;;多半是剧情中发现怀孕想打掉那一段。
  ;;;;“饭菜?”
  ;;;;傅淼念着这个陌生的词汇,回过神裴叶已经迈开长腿朝着有转灯的黑诊所走去。
  ;;;;他下意识跟着过去,并未注意到战友的异样反应。
  ;;;;当顾韶走去,正好瞧见裴叶掀开黑诊所门上挂着的脏布。
  ;;;;狭窄阴暗的屋内传来小孩儿啼哭、大人不耐烦的咒骂和催促,还有一个男人与女人的对话。
  ;;;;男人是这间黑诊所的医生,女人则是前不久刚进去的“花轻轻”。
  ;;;;医生戴着口罩,将测量肛温的温度计从小孩儿身体取出,小孩儿哭得面皮发红,额头冒汗。
  ;;;;抱着孩子的大人一边将孩子裤子拉上,一边骂骂咧咧,嫌弃医生动作慢。
  ;;;;也不看孩子哭了多久了。
  ;;;;医生没跟大人顶嘴,只是一边瞄着温度计一边跟女人对话。
  ;;;;“……约好是九点手术,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
  ;;;;女人歉然道:“对不起,我是路上碰到一些事情才耽误了……”
  ;;;;她也是真的倒霉。
  ;;;;莫名其妙穿越到同名少女身上,莫名其妙跟不知道是谁的男人发生关系,周遭环境还恶劣得极难生存。鸡飞狗跳一番,终于能稳定下来,勉强靠着直播糊口饭吃,又发现少女这具身体一个多月没来大姨妈。揣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测量,果然是让她头晕目眩的两条红杠。
  ;;;;犹豫挣扎几天,鼓起勇气约了医生做手术,结果下车准备转站的功夫碰到意外。
  ;;;;要不是有个奇怪男人出现拉了她一把,她的脑子大概率要被炸成脑花。
  ;;;;说起那个男人……
  ;;;;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花轻轻记得男人受了伤,当时流了好多的血。
  ;;;;这也是她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直面死亡。
  ;;;;那个男人在她眼前杀掉了其他几个人,打斗动静那么响,但就是没有警察赶过来。
  ;;;;尸体抛在原地也没人上来收拾,仿佛垃圾一般随意丢弃原地。
  ;;;;这让花轻轻受到极大冲击。
  ;;;;远比她醒来瞧见混乱的贫民窟更大。
  ;;;;贫民窟乱,但她停留时间短,也没瞧见枪战杀人场景,那些只存在于原主“花轻轻”的脑海。
  ;;;;因为男人是带着花轻轻且退且战,不知绕到了什么鬼地方,她找了好久才找到站点。
  ;;;;颠簸许久赶过来,早过了跟医生的约定时间。
  ;;;;医生可不管她有多委屈。
  ;;;;“不准时就是不准时,解释没用。”
  ;;;;花轻轻小声道:“那……还能手术吗?”
  ;;;;医生道:“能,得加钱,有钱什么手术都能做。”
  ;;;;花轻轻攥紧手心,算算存款,点头答应。
  ;;;;但当她听从医生的话去后门简陋“手术室”等待,没一会儿又脸色煞白地走出来,还未关上的门飘来阵阵说不出的恶臭。
  ;;;;“手术台”旁边的垃圾桶积满或腐烂、或新鲜的血块,有些血块还能看出人体器官组织,分明是刚刚成型的“婴儿”。
  ;;;;手术床上也是脏兮兮的,上面沾着红色、黑色或类似豆腐渣一般的黄褐色东西。
  ;;;;昏暗的“手术室”只有一盏橘黄的老式电灯……
  ;;;;花轻轻看到这副场景便走了出来,决定不做了。
  ;;;;医生冷笑一声。
  ;;;;“看怕了?”
  ;;;;花轻轻不说话。
  ;;;;医生又道:“这样的手术一天几十台,你放心,做得很干净,不会要你命的。”
  ;;;;虽说这里是普通居民住的区域,但也不太平,繁华霓虹灯下依旧藏着无数的污秽。
  ;;;;不管是有姿色的女人亦或者是男人,用身体做生意的太多了。
  ;;;;别看他这间诊所门面小,光是给这些人看病,每日生意都好得很。
  ;;;;看病做手术要提前很久排队。
  ;;;;花轻轻惨白着脸摇头。
  ;;;;“不、不了我再想想”
  ;;;;医生听了露出诧异神色。
  ;;;;这还是他从业这么多年,少有几个预约做手术还反悔要考虑的。
  ;;;;“行吧,但下次手术得愉悦,还得加钱。”
  ;;;;花轻轻含糊应了一声,心里却想着再也不来了。
  ;;;;她紧了紧衣服,转身准备离开,却撞上个眼熟的女人。
  ;;;;“抱歉。”
  ;;;;花轻轻下意识垂头道歉,准备绕过去。
  ;;;;“轻轻。”
  ;;;;花轻轻听到有人喊她名字,猛地抬头望去,发现喊自己的人就是那个眼熟女人。
  ;;;;眼熟???
  ;;;;如此想,脑海浮现属于原主“花轻轻”的记忆。
  ;;;;她张了张嘴,许久才吐出一个称呼。
  ;;;;“筱、筱青姐?”
  ;;;;“你、你还……活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