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5:嫉妒,任务完成七分之一(下)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30 10:20      字数:2484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吐槽归吐槽,但裴叶也没有妄下定论,更没有提醒傅淼的意思。
  ;;;;一则她不喜欢多管闲事。
  ;;;;她与傅淼的交情也仅限于这小子是副本任务线索。
  ;;;;二则么
  ;;;;从前面三个游戏副本来看,每个副本都藏着让人猝不及防的套路。
  ;;;;看似一条大路直通到底,老司机都准备一脚油门踩到底冲刺,谁晓得路的尽头有个大拐弯。
  ;;;;猝不及防,翻车惨烈_∠)_
  ;;;;裴叶表面上无懈可击,微笑着伸出手跟顾韶道:“我叫‘筱青’,不过你也可以叫我裴叶,这个名字我用着比较熟悉。跟你战友傅淼当过一阵子的室友,今天也是路过才会出现在这里。”
  ;;;;室友?
  ;;;;路过?
  ;;;;顾韶侧首看着老战友。
  ;;;;傅淼轻声咳嗽道:“一起蹲过监狱的室友关系。”
  ;;;;顾韶眼底泛起一丝诧然。
  ;;;;傅淼什么脾性他再熟悉不过。
  ;;;;这人理智至上,对待外人疏远而冷漠。
  ;;;;顾韶刚跟他搭档还不熟那会儿,这小子对他是爱答不理。
  ;;;;但对待裴叶的态度哪里像是刚认识不久?
  ;;;;“那还是要感谢裴小姐仗义相助,要不是你救了傅淼,我大概率是要来给他收尸的。”
  ;;;;顾韶看着阴冷寡言,但也会开玩笑。
  ;;;;只是配上他那半张焦黑坑洼的脸,反而会给人造成暴击伤害。
  ;;;;傅淼不服气道:“我有这么弱?”
  ;;;;顾韶反问道:“你除了下毒,哪项是过关的?”
  ;;;;毒是厉害,但伤不到人一样歇菜。
  ;;;;傅淼的毒能让他从狙击手或者其他死士手中逃出生天吗?
  ;;;;不能!
  ;;;;距离超过一定范围,他的毒再厉害也是鞭长莫及,还不如周叔的变色能力有用。
  ;;;;傅淼被噎得说不出话。
  ;;;;关键他还不能反驳,因为身边就有一个他用毒也伤不到的人。
  ;;;;烦躁地用手指当梳子将额前碎发往后抓,余光扫到被五花大绑还不甘心发动改造能力隐身,试图用手肘往楼梯下爬的周叔。傅淼单手抓住捆着周叔的粗麻绳,将其拽了回来。
  ;;;;“不说那些了。”傅淼生硬地转移话题,将人交给顾韶,“改造技术一直被七大家族垄断,我们知道他们的水平更高,却不知道究竟高了多少。这人就由你交给组织吧,现成的实验体。”
  ;;;;使用改造能力会消耗大量体能,再加上听到傅淼的建议,周叔情绪激动之下变回了原样。
  ;;;;奈何嘴巴被堵着说不出话,只能用力挣扎蹬腿,脸部肌肉因为用力而扭曲,眼球凸出眼眶。
  ;;;;傅淼知道他想说什么。
  ;;;;他冷笑道:“这是你该付出的代价。杀你?太便宜你了!”
  ;;;;尽管二人对话语焉不详,但裴叶也听得出来,自由军的实验不仅限于研究如何种地。
  ;;;;“你们还弄人体实验?”
  ;;;;傅淼不避讳地承认:“有啊,大多时候是用动物当实验体,但动物与人总是不一样的。总有一些地方需要用到人,七大家族在黑塔帮助下实行全方面的垄断政策,其他势力想要争取话语权,让高傲的七大家族倾听微弱的声音,总需要一些实力……尽管他们并不在意。”
  ;;;;七大家族有骄傲的资本。
  ;;;;他们不用投入哪怕一点儿成本,无需人力时间就能获取超越其他人的技术。
  ;;;;自由军从无到有走到现在,很多时候是靠着捡富人区的报废品,一点点摸索研究的……
  ;;;;前人已经走了最艰难的一段路,傅淼相信以后会越来越好。
  ;;;;傅淼说话,裴叶暗中观察顾韶。
  ;;;;后者没有一点儿情绪波动,似乎七大家族好坏跟他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顾韶是演技太好,还是她推测出错?
  ;;;;“你问这个做什么?”
  ;;;;裴叶道:“没有规范约束的实验是人类对未知领域的怠慢和对生命的亵渎。”
  ;;;;傅淼忍不住发笑。
  ;;;;“不知道你这话是从哪里听来的。”
  ;;;;毕竟,这个世界唯有狠人才能生存。
  ;;;;例如“筱青”为了花轻轻跟艺宁宁找鸨头麻烦被关监狱半年,而做了这么多恶事的鸨头却只用蹲一个月。
  ;;;;如果不是裴叶,鸨头这一个月是蹲监狱受苦还是享清闲,还真不好说。
  ;;;;贫民窟畸形的生存法则就是铁证。
  ;;;;所谓生命已经被这条法则亵渎无数遍了。
  ;;;;裴叶随口扯了一句:“做白日梦的时候梦到的。”
  ;;;;因为裴叶二人没有落脚地方,只能指望顾韶收留两天。
  ;;;;顾韶处理好周叔,准备领着二人找个青年旅店之类的地方住一晚。
  ;;;;傅淼问:“你最近住在这里?”
  ;;;;裴叶看着凌乱肮脏的街道两侧闪烁着红蓝两色的霓虹灯,一抬头还能遥遥望见远处高耸入云的高楼大厦,大厦外正播放着某个穿着暴露、对着镜头搔首弄姿的女星。
  ;;;;如果不低头看窄巷小路,也嗅不到腥臭的怪味,只注意高处的繁华,甚至有种置身靡靡繁华大都市的错觉。
  ;;;;裴叶道:“这里环境不怎么样。”
  ;;;;顾韶回道:“便宜,安全,不惹人注意。”
  ;;;;自由军的成员极少会固定住在一个地方,大多都是走到哪里流窜到哪里,哪怕傅淼是顾韶的老战友,他也不晓得这小子家在哪儿。顾韶家太小,就一个小单间,摆着一张单人床,一张桌子柜子一个小卫生间,成年男人在空地转个身都嫌挤,更别说收留傅淼和裴叶两个人了。
  ;;;;顾韶道:“我家楼下有廉价旅店,你们先住一晚应付吧。”
  ;;;;傅淼露出嫌弃的表情。
  ;;;;作为时常出任务的劳模,他当然也住过这种旅馆,知道里边儿是什么鬼样。
  ;;;;蛇虫鼠蚁出没都算是基操,旅客要是好奇翻翻角落啊,掀开被褥或者低头看看床下,大概率找到几个十几个使用过的发黄变黑的byt。傅淼虽然没有洁癖,但也被恶心得够呛。
  ;;;;好不容易酝酿出睡意,隔壁左右、楼上楼下的旅客又开始做操。
  ;;;;咚咚啪啪一整晚,此起彼伏、你方唱罢我登场那种……
  ;;;;顾韶读出战友的嫌弃。
  ;;;;“有的住就行了,不然你跟流浪汉一起挤桥洞。”
  ;;;;三人即将穿过那条闪烁着霓虹灯的窄巷。
  ;;;;裴叶敏锐注意到领路的顾韶视线偏移,似乎在看着某个人。
  ;;;;她暗中循着看了过去。
  ;;;;那人是个神情落魄、瞧这有些狼狈的年轻女性,她用宽大的兜帽围巾将自己过得严严实实,整体瞧着非常臃肿,慢吞吞走进一间装着三色转灯,看着像是理发店的门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