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2:菜是原罪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6 02:19      字数:3495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小傅,你这是什么意思?”
  面对傅淼的质问,周叔表情冷得毫无温度,往日慈祥和蔼的眸子盛满比毒蛇更阴冷的色彩。
  傅淼反问道:“我还要问问,周叔您又是什么意思?”
  周叔推了一下镜框,不发一语,丝毫不慌乱。
  潜伏在暗处的人可不止被傅淼干掉的几人,暗中还有十几个狙击手。
  生物改造能力再厉害也有限,面对暗中的狙击也无能为力。
  “哎呀,看样子我来得正是时候。”
  几名狙击手刚要动手,却发现七楼又来了个陌生人。
  周叔看着说话的陌生人,给狙击手下达按兵不动的命令。
  傅淼瞧清来人,惊愕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裴叶道:“你是复读机吗?看到个人就问这一句,废弃大楼也不是你家的,管这么宽干嘛?”
  她上前几步,暗中的小纸人立马奔向它的大可爱。
  傅淼二人没注意到有一张纸人顺着裴叶衣摆往上爬,爬到内口袋兜兜里。
  裴叶叼着烟笑道:“再说了,如果我今天不来,你死在这里也没人给你小子收尸啊。”
  傅淼死了,她的任务怎么办?
  场合不对,傅淼也懒得追问。
  “我还死不了。”
  他手中还捏着一张底牌——父母的研究遗物,周叔他们抓了他也不会杀他。
  裴叶道:“凡事无绝对,这世上有的是办法让人生不如死。我看这位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尽管她没恐怖的观察力,不会一眼就将人底子扒个干干净净,但她会看相啊。
  周叔慈祥憨厚的长相也就骗骗普通人,裴叶却知道他是阴毒狡诈,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跟这种人相处,心眼得多,免得被暗算。
  傅淼看着周叔失望无比。
  若不是昨晚的暗杀,若不是他今天回到旧宅就看到打扫屋子的周叔,若不是周叔对父母遗物的过度关心,若不是助手瞧见他没有丁点儿诧异神情……傅淼觉得,自己不会怀疑这人。
  “周叔,我最不想怀疑的人是你,但为什么偏偏是你!”
  裴叶跟其他二人呈三角站位,看戏的同时分心控制其他小纸人悄悄爬上那些狙击手的背。
  内心忍不住啧啧两声。
  这个周叔也够狠,给狙击手的命令是废了傅淼,将他活捉,对她却是格杀勿论。
  凭啥?
  她就是个路过的路人。
  “你跟你父母一样天真,什么叫‘最不想怀疑的人是我’?嘴上这么说,但实际上最先怀疑的人总是我,虚伪得让人恶心。我这条命也是命啊,为了自保不得不先下手为强,你说是吧?”
  傅淼怀疑周叔,也基本确定周叔有问题。
  可当这位往日敬爱的长辈亲口承认出卖他的父母,害死了他们,依旧心寒。
  “他们哪里对不起你?”傅淼简直要被周叔的逻辑气笑了,心底那点儿心寒和心痛也被浓烈的负面情绪掩盖,他紧攥着拳质问道,“你如果没问题,他们又怎么会怀疑到你头上?七大家族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你出卖自己的原则、多年的好友,还拉一个垫背给你顶罪?”
  周叔撇嘴嗤笑。
  “我的原则就是权势钱财,七大家族能给我,自由军一个草台班子能给我什么?”周叔吃定傅淼插翅难飞,再加上这些年一直伪装有些累,他便借着这个机会宣泄内心的真实情绪,一字一句都是讥诮,“你父母就更愚蠢了,我讨厌他们很多年了,什么时候跟他们是朋友?”
  周叔跟傅淼父母都是贫民窟出来的,好运受了资助在普通居民区上学。
  资助他们的人也不是不图回报的大善人,被资助者学习成绩要好,不然随时都能断了资助。
  周叔苦学才能勉强勾上被资助的最低底线,而傅淼父母比周叔更穷,但他们却总是名列前茅,资助者心情好了还会给他们零钱嘉奖。从那时候开始,周叔就开始讨厌这两个人了。
  不过他擅长收敛情绪,也不想得罪傅淼父母,从未将这份厌恶表露出来。
  他们受资助者喜欢,但周叔不一样。
  周叔担心他们发现自己的情绪,跑去资助者跟前嚼舌根。
  之后进入自由军,周叔费了好多心思,慢慢往上爬,进入自由军的研究所,总因为性格能力而被忽略,而傅淼父母则被当成研究所核心人才培养,没几年就开始独立负责研究项目。
  三人差不多的年纪,境遇却是截然不同。
  傅淼父母还因为年少相恋、互相扶持的经历而被众人传为神仙爱情。
  周叔脸上笑着恭喜他们,内心的嫉妒却化成了凶兽要将他吞没。
  凭什么?
  凭什么自己要生活在他们的阴影之下?
  少年的时候不敢惹他们,怕资助者厌恶自己,到了青年、中年也不敢,因为傅淼父母人缘实在是太好了。所有人都觉得他们是不会犯错的,一旦跟人生了矛盾,肯定是别人不对。
  随着时间推移,三人地位越拉越大。
  傅淼父母能轻轻松松做到周叔费劲精力、脑力才能勉强做的事情,而其他人看着他的成果却不会赞扬一句,反而处处将他跟傅淼父母比较。如果是他们来做的话,肯定能做得更好。
  三言两语将周叔的努力打了折扣。
  他嫉妒,越嫉妒越愤怒!
  凭什么自己被周围的人苛责,而他们面对的永远是鲜花掌声?
  他们怎么有脸笑着说他跟他们夫妻是认识多年的好朋友,多年交情、关系好着呢?
  但周叔没资格开口反驳,因为他知道自己反驳,周围的人肯定会说他不识好歹,他能跟傅淼父母当朋友是他多年修来的福气。谁有关心过他内心的真实想法?见鬼的屁个好朋友!
  傅淼当然无法理解周叔的想法。
  谁会跟自己的杀父杀母仇人共情啊。
  “你嫉妒的嘴脸可真丑陋!”
  因为嫉妒而理直气壮出卖人,更可恶。
  周叔并不辩解,他的确是嫉妒傅淼父母的。
  但最让他不忿、嫉妒的却是另一件事情。
  “……小傅,你知道吗?七大家族的附属势力其实招揽过你父母。那时候我们毕业没多久,还不知道未来要走什么路,而那个附属势力眼尖注意到你父母,开出筹码招揽他们,再用办法运作,将他们安插到自由军当内线……这也是七大家族安插眼线的一贯手段。老,却好用。”
  “他们跟你不一样,不可能答应。”
  傅淼父母的确没有答应,而是找了借口拒绝,说是要回到贫民窟去帮助更多的人。
  这之后,他们进了自由军。
  七大家族一直在暗中找自由军麻烦,周叔有次转移太慢而被抓。
  除了傅淼父母,无人知晓。
  周叔给二人的解释是他受尽折磨,卸了敌人怀疑才找机会逃出来。
  也是那次,他接受了七大家族的利益诱惑,成为内应。
  为了让周叔尽快提升在自由军的地位,七大家族方面还给予不少技术支持,让他的研究项目顺顺利利……别人都说他大器晚成,周叔也享受这种追捧氛围,但傅淼父母却表现出怀疑。
  这让周叔内心的嫉妒和恶意几乎抑制不住。
  不论真相如何,他“大器晚成”总归是真的吧,这俩不替他开心反而怀疑,什么居心?
  嘴上说着好朋友,内心何时有过信任?
  他就活该一辈子生活在他们的阴影下?
  负责跟他接头的人还嘲讽过周叔。
  本事没多大,要价倒是不低,亏本生意啊。
  如果换做傅淼的父母,再给十倍的筹码也能赚。
  周叔因地位水涨船高的春风得意被这话打击得七零八落。
  被他忽略的嫉妒如油遇火,疯狂蔓延、生长,占据他的大脑,最终失控。
  他主动跟七大家族透露傅淼父母手上负责的研究项目内容,七大家族果然非常重视。
  毫无意外的,他们被七大家族盯上了。
  最后死于暗杀,夫妇俩的行踪也是他威胁助手获得的。
  如果助手愿意帮他一回,他就帮助手联系最好的医疗团队,治好他的儿子。
  助手心里有所怀疑,但挣扎几日就答应了。
  直到傅淼父母在自由军秘密研究所分部被暗杀身亡,助手终于意识到他干了什么……
  这次见面,也是周叔威胁他必须过来跟傅淼对峙。
  因此,傅淼出现的时候,本该被“哄骗”过来的助手才没有丝毫意外。
  也是这个细节让傅淼彻底怀疑周叔。
  “你总有这么多为自己开脱的理由……”
  周叔的表现让傅淼倍觉恶心。
  他甚至怀疑周叔往日的形象是他臆想出来的。
  裴叶听了一会儿也知道周叔背叛的理由,无非就是钱财权势还有对傅淼父母的嫉妒。
  “不在自己身上找理由,还瞎哔哔这么多话浪费我的时间……行恶就行恶,大大方方承认就行了,给自己扯这么多理由做什么?”裴叶是最看不起这种人的,所谓苦衷又不是背叛害人的理由,“你嫉妒他们的根源不是因为你菜吗?你菜你才嫉妒他们,怎么能怪他们太优秀呢。你菜,但傅淼又不菜。他不可能跟你产生共情,也不会理解你的苦衷。我就更不会了。”
  她太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