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8:劫狱,越狱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0      字数:3645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监狱长办公室。
  ;;;;办公室面积很大,整体风格也与简陋粗糙的监狱格格不入。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来到哪位暴发户的会客厅,面积大、装潢富丽。
  ;;;;此时办公室内空无一人,静悄悄的。
  ;;;;“嘿咻”
  ;;;;一点儿白色从门缝悄悄探出头。
  ;;;;却见是两只短短的爪子,爪子费劲儿扒着门框,将半截身子从门缝拖出来。
  ;;;;小纸人爬出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飘飞着来到监狱长办公室电脑桌跟前,熟练打开电脑。
  ;;;;熟练输入复杂拗口的密码,打开监狱内部系统,调出傅淼的相关文件。
  ;;;;一目十行将内容记下,再熟练将操作过的痕迹全部抹除。
  ;;;;关闭电脑,按照原路返回。
  ;;;;贴着墙面爬回牢房3c区44号牢房。
  ;;;;小纸人回去的同时,裴叶也收回了附着的意识,半阖着眼假寐的她睁开了眼睛。
  ;;;;室友傅淼正捧着本书聚精会神看着,她便伸了个懒腰,从口袋掏出烟盒,准备抽根烟醒醒神。
  ;;;;“傅淼,从监狱出去,你打算做什么?”
  ;;;;监狱这地方做什么事情都不可能完全沉溺其中,更不能放松对外界的戒备。
  ;;;;傅淼自然也不例外,他长着一张清隽秀丽的脸庞,身材偏瘦肉,气质瞧着斯文干净,在这个几乎都是男人的监狱可是别人想“男上加男”的理想对象,一个疏忽兴许就节操不保了。
  ;;;;裴叶询问,傅淼一边翻页一边回答。
  ;;;;“贫民窟出身,也没多少事情能干。”
  ;;;;这个世道出路太少了,贫民窟的人,一年到头只能领取七大家族分派的微薄救助金。
  ;;;;用微薄救助金换取劣质营养剂。
  ;;;;不正经的生意,例如鸨头这种家伙会通过压榨贫民窟女性,用女性资源从其他贫民窟男性手中换取钱财。
  ;;;;正经点儿的生意,也不过是给人修房子、看场子、走街串巷贩卖从富人垃圾场淘换回来的二手货……
  ;;;;例如“筱青”原先就是给人搬砖修房子的,靠出卖体力劳动换取一天几块钱的收入。
  ;;;;这种好工作也不是每天都有活。
  ;;;;裴叶叼着烟,托着腮。
  ;;;;“……外面那么多地……”
  ;;;;意识到裴叶在试探自己,傅淼翻书的动作顿了一下。
  ;;;;“种地耕作是黑塔条例禁止的,你找死么?”
  ;;;;是的,在生存资源有黑塔给予的世界,人们种地是犯法的。
  ;;;;所谓黑塔条例是七大家族在黑塔隐退没多年联手制定的,据闻当时还进行了全民公投。
  ;;;;每条都有百分之六十以上的人赞成,其中一条就是禁止人类使用土地耕作。
  ;;;;没有土地农作物产出,自然没有加工工厂提供工作岗位。
  ;;;;这个世界的闲人……
  ;;;;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多!
  ;;;;贫民窟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口都是靠着七大家族分发的救济金混日子的。
  ;;;;不用劳作就能生存,每天跟条咸鱼一样,睁眼发呆,闭眼睡觉,小日子美滋滋……
  ;;;;个屁啊!
  ;;;;裴叶再一次被这个世界的设定惊呆了。
  ;;;;“……难道就当一条咸鱼吗?”
  ;;;;傅淼讥诮道:“不用辛劳的人生不好么?”
  ;;;;裴叶砸了咂嘴,将烟蒂丢到垃圾桶。
  ;;;;“如果我不是在贫民窟长大,我真是信了你的邪。”
  ;;;;裴叶看看仍旧沉浸在书本世界的傅淼,再想想从监狱系统看到的文档内容,她吐出最后一口烟圈,问傅淼道:“你知不知道监狱这边似乎开始怀疑你的身份了?你被他们盯上了。”
  ;;;;傅淼面无表情地抬眼看裴叶,眼神仿佛在问她乱说什么。
  ;;;;“他们准备将你调到另一个管制更严格的监狱看管。”
  ;;;;傅淼嗤了一声,嘲笑裴叶抽风。
  ;;;;一切都表现得很自然,但这点儿演技骗别人没问题,骗裴叶却是不够的。
  ;;;;“……傅淼,我不知道这是你真名还是假名,姑且这么喊你。你的父母是自由军研究所研究农作物种植的专家吧?你会用毒,其实是经过生物改造,让你拥有了使用变异蛇毒的能力……”
  ;;;;裴叶还未说完,刚才还文静看书的傅淼突然发难。
  ;;;;往日总是噙着浅笑或者面无表情的脸,此时却是淬了毒般的杀意。
  ;;;;裴叶并不怕毒。
  ;;;;压制傅淼轻轻松松。
  ;;;;她将傅淼束住双手和双脚,按在木板床上,令他动弹不得。
  ;;;;压低身子在傅淼耳边笑着低语。
  ;;;;“还是太年轻了,沉不住气啊。”
  ;;;;傅淼见挣扎不开又毒不到裴叶,便咬牙道:“你想做什么?举报我?”
  ;;;;裴叶忍不住失笑。
  ;;;;“别啊,被害妄想症要不得,我可从没有说过要伤害你的话,这都是你自己臆想出来的。”
  ;;;;傅淼眼底泛着不信任的色彩。
  ;;;;“我们好歹也当了这么久的室友,也算共患难,这么点儿信任都吝啬给予?如果我对你有恶意,你早被监狱带走强杀,还有功夫在这里跟我闹小性子?我告诉你这件事情,自然是站在你这边的。”裴叶倏地正色道,“我不知道自由军究竟是什么立场,但目前看来并不太讨厌。”
  ;;;;傅淼垂下眼睑问她。
  ;;;;“为何?”
  ;;;;裴叶道:“贫民窟出身,咸鱼一条。既然闲着也是闲着,为什么不试一试找一条能让所有人生活更好的路?”
  ;;;;总该给自己找个目标的。
  ;;;;例如
  ;;;;去会一会所谓的黑塔,看看它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
  ;;;;傅淼道:“我不会信你。”
  ;;;;裴叶无所谓道:“信不信无所谓。”
  ;;;;她干事情又不是非得获得目标对象的信任才能办。
  ;;;;傅淼:“……”
  ;;;;二人正僵持不下,牢房门前路过个犯人。
  ;;;;犯人动静也惊动了裴叶二人,二人齐刷刷望向那位犯人。
  ;;;;被监狱两大狱霸盯着,那位犯人腿软的同时,讪笑连连,不停给二人道歉。
  ;;;;“我什么都没看到……您二位继续、继续……我什么也没听到……眼瞎耳聋了,我走了……”
  ;;;;裴叶:“……”
  ;;;;傅淼:“……”
  ;;;;裴叶松开对傅淼的钳制,后者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看。
  ;;;;“真不用我帮你?”
  ;;;;傅淼应该只是被怀疑,一旦他露出异动就有性命之忧。
  ;;;;“不用。”
  ;;;;他不知道自己被怀疑,但监狱也有自由军的耳目。
  ;;;;一旦他有危险,绝对会有人来营救。
  ;;;;傅淼冷静下来问裴叶:“你也想加入自由军?”
  ;;;;裴叶摇头:“暂时还没做决定,我不知道你们自由军只是想争取种田的权利,还是另有打算。没有了解实情之前,我不会彻底站队。但从我目前了解到的情报来看,你不应该死。”
  ;;;;最重要的是
  ;;;;裴叶几乎能确定傅淼就是系统那个没头没脑的任务线索。
  ;;;;没看到她将监狱上下人口都折腾了一遍,犯人陆陆续续换了一波,但系统提示依旧高亮。
  ;;;;傅淼冷笑道:“你的情报大多来源于我,如果出去后意识自己救了一条毒蛇……”
  ;;;;裴叶重新抽了根烟。
  ;;;;哼笑着道:“杀个把人有多难。”
  ;;;;傅淼被噎得说不出话。
  ;;;;裴叶无意间探听到傅淼要被转移的消息,而自由军安插在监狱的耳目知道更早。
  ;;;;她刑满释放前一天晚上,监狱的警报拉响。
  ;;;;裴叶蹭得坐直身体。
  ;;;;“你的同伴都这么莽吗?”
  ;;;;这劫狱动静也太大了,准备从监狱大门一直平推到监狱牢房?
  ;;;;傅淼温吞道:“实力强,莽。实力弱,智取。”
  ;;;;裴叶:“……”
  ;;;;为什么劫狱不能等明天?
  ;;;;服刑是每一个犯人都该执行的,作为良好公民的她真不想体验坐牢越狱一条龙套餐。
  ;;;;刚吐槽完,各处巡逻的小纸人反馈回来的消息却让裴叶冷下脸来。
  ;;;;“傅淼。”
  ;;;;“嗯?”
  ;;;;“你确定你的同伴是来劫狱救你,而不是准备来杀你的?”
  ;;;;傅淼一怔,不解其意。
  ;;;;裴叶也来不及解释,抓起傅淼往肩头一抗,一脚踹翻牢房大门,按照两点之间线段最短的原则,遇墙推墙,很快便出了牢房区域,拎着傅淼跳上高处。后者发型凌乱,脸色不愉。
  ;;;;“给个解释。”
  ;;;;裴叶道:“劫狱的人是来杀你的,不是来救你的。”
  ;;;;这就是小纸人听到的话。
  ;;;;强闯监狱的人共有十二人,每一个都带着重型火力武器,将监狱炸上天都够了。
  ;;;;沿路阻拦的狱警和犯人无一生还。
  ;;;;最重要的是,裴叶听到他们蒙在面罩下的无线对话,他们是来灭口的。
  ;;;;傅淼脸色变得更难看了,这次倒是没有质疑裴叶的话,反而笃定会有这么一拨人。
  ;;;;“是他们……”
  ;;;;“谁?”
  ;;;;傅淼咬牙道:“暗杀我父母的自由军叛徒,他们是七大家族的内应。”
  ;;;;父母一生的研究成果都在他这里,那伙人没拿到,自然会将目标对准他这条漏网之鱼。
  ;;;;裴叶忍不住吐槽:“那也不用大半夜揣着这么猛的武器来炸监狱吧?他们假装来救人,半路冷不丁给你一刀子,多简单?要是连这点儿智商都没有,当什么内应……业务能力太堪忧。”
  ;;;;为什么一个美食恋爱文会有这样的隐藏线?
  ;;;;紧张气氛被裴叶摧毁个一干二净。
  ;;;;傅淼道:“你以为这些监狱是什么地方?”
  ;;;;七大家族方面有黑塔支援,科技水平远比自由军这边先进,监狱方面的监控也是如此。
  ;;;;要么走正常渠道被抓进来,要么从外部强闯,基本没有混进来一说。
  ;;;;裴叶道:“纸糊的地方。”
  ;;;;她家小纸人整天巡逻抓纪律,从没被抓过。
  ;;;;要不是裴叶要服刑,她悄无声息越狱也是分分钟的功夫。
  ;;;;傅淼:“……”
  ;;;;他完全有理由怀疑裴叶上辈子是杠精转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