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5:青年犯人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0      字数:2368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万万没想到,这个世界没有国家,也没有政府。
  ;;;;整个世界处于完全混乱、无序又相对平衡的诡异状态。
  ;;;;裴叶忍不住掏掏耳朵,怀疑自己年纪轻轻便有耳聋的倾向。
  ;;;;“你将你的话再重复一遍?”
  ;;;;犯人一脸懵逼地将话重复了一遍。
  ;;;;裴叶:“……”
  ;;;;犯人小心翼翼地道:“其实吧……隶朝灭国几百年了,你不会想着复辟吧?”
  ;;;;隶朝又是什么玩意儿?
  ;;;;犯人一脸便秘的表情,试图从肚子里那点儿墨水搜刮出隶朝相关的内容,但还是失败了。
  ;;;;“……我就隐约记得谁说过隶朝是最后一个封建王朝,那会儿的百姓都是皇家的奴隶……所以又被称为隶朝。”犯人也是贫民窟出身,这里的人文盲率高达80%以上,犯人还属于念过两年的,故而知道那么点儿历史,他战战兢兢用余光看裴叶,担心她突然暴起将自己脑袋砸出脑花,“……听说啊……现在说什么国家、说什么政府的……都是自由军的人,你不会也是吧?”
  ;;;;自由军?
  ;;;;裴叶歪了一下脑袋。
  ;;;;她记性好,清楚记得这个词汇在原著《娇妻小厨娘带球跑之鬼面将军别追来》出现过。
  ;;;;按照小说的定位,这个组织带着危险色彩,专门搞袭击。
  ;;;;一根制造杀戮战火的搅x棍。
  ;;;;在小说大结局前的剧情就是男主“鬼面将军”去搞自由军,九死一生才回来,女主花轻轻误会他牺牲了,趴在病床上哭泣、吐露爱意。这些直白的话全部落入刚刚苏醒的男主耳中。
  ;;;;二人解除先前的误会,紧紧相拥。
  ;;;;最后在亲友和双胞胎的祝福下步入婚姻殿堂,男主高兴地跟天下人宣布他们是夫妻。
  ;;;;花轻轻数亿粉丝知道女神名花有主,这“主”还是他们打不过的,纷纷心碎欲死,哀嚎遍野。
  ;;;;在一片欢乐的氛围中,小说迎来大结局。
  ;;;;根据梗概来看,“自由军”显然不是啥好东西。
  ;;;;故而裴叶摇了摇头。
  ;;;;“自由军是什么?”
  ;;;;犯人撇嘴道:“一群神经病,成天没事干的危险分子。”
  ;;;;他说完,裴叶敏锐注意到对面侧躺在木板床上面向墙面睡觉的青年犯人动了一下。
  ;;;;这人……
  ;;;;跟自由军有啥关系?
  ;;;;裴叶又问了一堆,但除了一些基础的、道听途说的东西,犯人嘴里抠不出什么了。
  ;;;;她叹道:“如此废物,要你何用?”
  ;;;;犯人双层下巴肉一颤。
  ;;;;他几乎用着带哭腔的声音道:“……头儿……我、我还是有长处的……巴掌那么长……”
  ;;;;裴叶抬脚踹他肩头将人踹得向后滚了两圈。
  ;;;;“滚,少在我跟前开腔,你敢开腔我也敢开枪。”
  ;;;;那么点儿也好意思在她跟前显摆?
  ;;;;犯人一瘸一拐地滚出牢房,裴叶也去了隔壁将隔壁牢房的木板床悬吊锁链拆下来,再给3c区44号那一张按上,她决定住在这里。2b区33号这个房间哪里配得上她的监狱地位?
  ;;;;鸨头?
  ;;;;这货看着虚,身子骨养得倒是不错,非常耐打,天生就是m的料。
  ;;;;“以后我们就是室友了。正所谓千年修得一屋住,要不认识一下?”裴叶自来熟地坐在青年犯人的床侧,抬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我知道你一直醒着……我叫‘筱青’,兄弟你叫什么,哪里人?犯了什么事情进来了?瞧你斯斯文文、面皮白净,怎么看也不像是搞了人命进来的。”
  ;;;;青年犯人将盖着头的薄被拉下来,双眸暗得没有一丝光彩。
  ;;;;他起身避开裴叶,从床底下拉出一份餐具。
  ;;;;“去哪儿啊,大兄弟?”
  ;;;;青年犯人见裴叶拦着自己,脚步一顿。
  ;;;;“饭点了。”
  ;;;;裴叶哦了声:“我初来乍到,还不知道食堂在哪里。餐具脸盆、被单被褥这些去哪里领?”
  ;;;;“他们送去你的牢房了。”
  ;;;;按照监狱欺负萌新的习惯,那些东西多半被同牢房其他犯人抢走,或者藏起来了。
  ;;;;例如用脸盆接尿、碗中拉屎、筷子折断、被单撕破……
  ;;;;这都是这座监狱内不成文的基操。
  ;;;;估计裴叶的室友还在洋洋得意给萌新下马威呢。
  ;;;;谁知道这货一来就挑翻了整个3c区犯人。
  ;;;;裴叶也懂这里头的“潜规则”,不管是什么时代、什么世界,别指望犯人有互助友爱的觉悟,他们只会通过欺压别人获取精神上的愉悦。拉帮结派、排挤欺凌,几乎是每座监狱的特色。
  ;;;;“那只能劳烦狱警再送一份过来了。”
  ;;;;食堂跟牢房一南一北,二者之间的区域是犯人平日放风的地方。
  ;;;;裴叶领到自己那份餐具,跟着青年犯人,一前一后去了食堂。
  ;;;;途径放风区域,其他赶着去食堂吃饭的犯人都注意到了裴叶,但看到她身边的青年又收回了目光。
  ;;;;也有人不信邪,例如某个魁梧壮硕,身高差不多三米的壮汉过来,拦住二人去路。
  ;;;;“兄弟,不想惹上麻烦就将这个女人交出来……”
  ;;;;青年犯人蹙眉道:“新来的?”
  ;;;;壮汉道:“是新来的,又怎么样?”
  ;;;;青年径直从壮汉身边绕过。
  ;;;;“没怎么样,难得看到不怕死的,有些稀罕。”
  ;;;;壮汉不由得一愣。
  ;;;;下一秒他觉得两条腿有些凉,低头一看,趿着人字拖的脚板从乌青变成了漆黑,紧跟着舌头发麻,眼前景物迅速由明转暗。刚觉得胸口有些闷,魁梧的身躯便轰然倒地,腥臭的黑红色血液从没有闭合的眼眶流了出来死状诡异。
  ;;;;裴叶吹了一声口哨。
  ;;;;“挺漂亮的偷袭,这就是生物改造?跟毒有关?”
  ;;;;青年看着无害,因此他从壮汉身边擦过的时候,后者根本没有防备他,壮汉连自己脚背什么时候被一根肉眼难以分辨的细针扎了下都不知道。
  ;;;;而偏偏是这么一根针,上面涂着毒。
  ;;;;从针擦破壮汉的脚背,毒扩散再到壮汉死亡,整个过程也就短短三四秒。
  ;;;;青年犯人道:“看到了还不离我远点。”
  ;;;;裴叶反问:“毒是好用,但你刚才有弄死我么?”
  ;;;;青年:“……”
  ;;;;他刚才从木板床上起身,绕开裴叶这一过程就下过手了,但裴叶并没有中招。
  ;;;;他又不擅长肉搏,毒针不起效,他必输无疑。
  ;;;;青年只能道:“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