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1:牢房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0      字数:2314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明、明白。”
  ;;;;狱警脖子僵硬地扭了几度,眼珠子往下转,瞧见裴叶单手将肩部的机械外骨骼关节捏变形,喉结忍不住重重滚动着咽下口水。这力量真是纯人类能做到的?明明她的手看着如此纤细。
  ;;;;“明白就带路,难道还要我请你走?”
  ;;;;裴叶拎着那根黑色电棍指着其中一个方向,嚣张跋扈的样子比狱警还像混监狱的。
  ;;;;“请跟我来。”
  ;;;;狱警忍着肩部的不适,冲着裴叶扯出一抹难堪的笑。
  ;;;;裴叶哼了一声,没将他的示好放在心上。
  ;;;;这里不是正经监狱,监狱内的狱警也不是正规狱警,裴叶的态度就随意了不少。
  ;;;;狱警引路,裴叶左手拎着黑色电棒扛肩上,少了半只袖子的右臂插在口袋,吊儿郎当地走着。她看过这具身体的手臂文身,十几头造型狰狞且张牙舞爪的黑色异兽,但不仔细看很容易会误认为是诡异图腾。不论是审美、文身效果还是文身面积,裴叶都满意,瞧着舒服。
  ;;;;不过,她舒服了,其他人舒服不起来。
  ;;;;女性在监狱太少太少了,哪怕有也活不了多久,这些犯人关在监狱憋得有些久,刚从狱警口中知道这座监狱来了个萌新,他们就想给筱青一个下马威,让她屈服,成为他们的x奴。
  ;;;;结果下马威没成功,反而被新人借着机会,当众给他们下马威。
  ;;;;听其他狱警八卦,被揍的狱警彻底废了。
  ;;;;这次的萌新看似弱小无害,下手还挺狠的呀。
  ;;;;在这个扭曲怪诞的世界,监狱里的犯人也被分了三六九等,越狠越强坐牢时间反而短,不想住监狱了,甚至能收买狱警或者监狱长提前放出去,坐牢时间长的,反而是犯错不大又软糯可欺的。裴叶那一手着实震慑了不少凶恶犯人,但大部分犯人又没亲眼看到,并不畏惧。
  ;;;;不过,当狱警乖乖走在前头领路,露出毫无防备的后背,而裴叶手脚毫无约束还拎着黑色电棒走在后边儿,像极了在大街上溜达踹摊子的恶霸……两侧牢房内的犯人忍不住嘀咕开来。
  ;;;;气势瞧着像模像样,但的的确确是个纯人类啊。
  ;;;;监狱格局简单又粗暴,跟老旧集市商城摊子一样,中间是通道,两侧则是一个个隔出来的狭窄牢房。牢房根据大小,有两张或四张悬吊木板床,角落搁着解决个人卫生的马桶。
  ;;;;大概是清洗还算勤快,空气中的异味并不重。
  ;;;;一部分犯人听到动静会用黑沉的眸子追逐裴叶和狱警的身影,但更多犯人躺在木板床上呼呼大睡,响亮的呼噜声远远近近凑成一曲凌乱的调子。裴叶将他们全部无视,专心搜集情报。
  ;;;;狱警走到路尽头,指着左边通道墙上的牌子道:“你的牢房在2b区33号,洗漱用品和换洗衣物已经放在那里了。你的朋友在3c区44号,我们往这边走,这里的犯人都不好对付。”
  ;;;;裴叶笑道:“这不挺好,耐艹。”
  ;;;;狱警果断选择了闭嘴。
  ;;;;那些犯人看到一头母兽都能生兴致,更何况裴叶是个人类女性,一个看着弱小无害的纯人类女性,怎么可能不上门找茬?他觉得吧,兴许裴叶来了,监狱住房紧张这问题就能解决了。
  ;;;;通道一路往下,没多一会儿就到了3c区。
  ;;;;路口的两套牢房分别是一个区最大的100号与小一个的99号,往内深入,降序递减。
  ;;;;鸨头所在的44号在这个区中段位置。
  ;;;;裴叶明显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越来越放肆大胆,似乎要用眼神扒掉她的衣服。
  ;;;;有个上半身全是龙虎刺青的光头冲着她吹口哨。
  ;;;;光头的脑袋擦得能反光,靠近耳侧有一道可怖的、几乎要伸到后脑勺的褐色疤痕。
  ;;;;“稀罕啊,是个女人。”他冲着狱警吆喝,“怎么不送我这来?”
  ;;;;裴叶头也不回地将黑色电棍甩了出去。
  ;;;;电棍快如闪电,精准穿透铁栏空隙撞向光头的脸。
  ;;;;后者甚至来不及做出闪躲的动作,几乎等同被大象蹄子闷了一脚。
  ;;;;光头大汉闷哼一声滚下木板床,哇了一声。
  ;;;;十数颗断裂的牙齿混合着血沫子躺在他手心。
  ;;;;“聒噪!”裴叶停下脚步,偏首用余光斜视他,“急什么?会来光顾你这破摊子的生意。”
  ;;;;唇角溢出一声轻蔑的冷嗤,扬起的唇角不带丁点儿温度。
  ;;;;狱警看着半张脸充血青肿、肿胀的嘴巴吐出牙齿残骸,心下颤了颤。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初次入监狱的新人如此嚣张。
  ;;;;这里可是3c区!
  ;;;;“别闹事。”
  ;;;;这句警告却是对着光头说的。
  ;;;;裴叶笑着哼了哼。
  ;;;;轻描淡写地扫过两侧牢房内的犯人,她又手痒了。
  ;;;;制服这些犯人,她手段多得是。
  ;;;;很快便来到鸨头待着的44号牢房。
  ;;;;光头的牢房数字比较大,鸨头又躺着睡大觉,根本没注意到前边儿的骚动。
  ;;;;直到狱警敲了敲牢房铁栏杆,动静吵醒牢房内两个犯人。
  ;;;;一个是尖嘴猴腮的鸨头,筱青的记忆有这人,另一个是陌生的黑发青年,青年一头凌乱碎发,不知多久没有洗过。他正躺在悬吊木板床上面朝墙壁睡着,听到动静才睁眼瞥了一眼。
  ;;;;鸨头暴躁又蛮横,不满狱警的态度。
  ;;;;作为生意遍布附近一片贫民窟的鸨头,他手底下的摇钱树姑娘没有一千也有九百,跟吸血虫一样趴在她们身上吸了大笔钱财。论家底,他的钱甚至能让他在富人区舒舒服服地生活。
  ;;;;待在贫民窟,不过是舍不得他的生意。
  ;;;;艺宁宁选择他当男朋友,自然也是看中他的钱。
  ;;;;贫民窟混乱无秩序,这样好赚钱、利润巨大的生意就是块人人垂涎的大蛋糕,鸨头没少花钱打点管辖这片贫民窟犯人的监狱长打关系。阎王好见小鬼难搪,他连小狱警都塞了不少。
  ;;;;这个面孔陌生的小狱警却打扰他睡觉,是不想端这碗饭了?
  ;;;;待他愤怒抬头,却瞧见“筱青”似笑非笑看着自己。
  ;;;;他先是惊愕,旋即呦了一声,抽了根烟嘲讽道,“你是收买了这愣头青来找我茬?够心狠啊,但没用,这种小角色搁在监狱没什么面子。你不要钱将自己给他,这可是亏本买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