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5:散步散过来的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0      字数:3723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怎、怎么会是你……”
  ;;;;皇帝声音颤抖嘶哑,下颌也在不停打着颤。
  ;;;;只穿着一袭寝衣的他在叛贼包围下显得弱小无助又可怜,前不久还在寝塌上将他伺候得舒舒服服的爱妃更是花容失色,惨叫一声便被人拿下,嘴里还被塞了一条不知哪里来的黑布。
  ;;;;柔懿低哑笑着,心情愉悦道:“听闻皇弟日日思念着孤,孤被这番诚心打动,回来看看你。”
  ;;;;皇帝听了牙根发酸,见鬼一般脚步踉跄地向后退了两步。
  ;;;;眼前这人的嗓音嘶哑而干涩,与记忆中那人截然不同,但……语气却一模一样!
  ;;;;皇帝一听便浑身不得劲,往日的阴霾铺天盖地朝他涌来。
  ;;;;“你这怪物……你究竟是谁?”皇帝瞪大了眼睛,额头、眉毛、太阳穴都浸着汗液,连眼皮也是一层水光,表情惊恐中带着凶悍实打实演绎了何为“色厉内荏”,全无半点天子的气魄。
  ;;;;他又仓皇地环顾四周,高声郎叫。
  ;;;;“来人,来人给朕将这些妖物逆贼全部拿下!”
  ;;;;柔懿冷漠道:“别喊了,胆敢反抗的孤的人、护着你的人,通通下了阴曹地府,你脚程快,兴许还能赶上他们。而那些临阵倒戈的,巴不得将你杀了,再向孤投诚。皇弟啊,你以为你是谁?当年皇舅护着你,孤也饶你一命。如今母亲与皇舅都不在人世,谁还能阻拦孤杀你?”
  ;;;;皇帝脸色煞白地看着柔懿和她身后的人,还有包围着自己的人……
  ;;;;孤立无援的滋味从脚底板直冲脑门。
  ;;;;此处是后宫,进入这里必须要穿过禁军把守的宫门……这些反贼大摇大摆在这里聚集,显然……皇宫禁军都已经……皇帝有种时光倒流的错觉,当年的他也是被这位皇姐反将一军……
  ;;;;皇帝咬牙道:“你这是造反!”
  ;;;;柔懿淡漠地道:“孤知道,还是第二次,这又如何?帝位本该就是孤的,若非你篡改皇舅诏书又趁着他病重将他软禁起来,你还是太子的时候就被废了。谁是造反逆贼,你心里清楚。”
  ;;;;尽管掺杂着皇家权力斗争,但世宗跟先皇的感情是真的好。
  ;;;;二人差了近二十岁,与其说先皇是世宗的弟弟,倒不如说是世宗一手养大的儿子。
  ;;;;为了安抚朝臣,世宗在位十多年都没有身孕。
  ;;;;直到禅位给弟弟之后,她才以四十出头的高龄生下唯一的女儿柔懿。
  ;;;;先帝有一堆儿女,但不是年纪实在太小,便是能力过于平庸,扛不起重担。但先帝又有些私心,希望帝位能一直在自己这一支延续下去。柔懿嫁给皇帝之后,也能辅佐他打理天下……
  ;;;;世宗深知弟弟心思,虽有些不赞成,但她年事已高,早年操劳国事,每日睡眠不足两个时辰,四十出头又勉强生了柔懿,身体亏损得厉害。她能活到柔懿十二三岁也是强撑的结果。
  ;;;;柔懿年纪太小,世宗自个儿又寿数不多,无法给予女儿在权利这条路上太多支撑。
  ;;;;对弟弟那点儿私心,她只能选择默认。
  ;;;;当然,人的决定总会随着时间和阅历的增长而变化。
  ;;;;先帝也慢慢到了当年姐姐的年纪,深知让一个不算太强也不算太弱的国家在乱世延续下去有多困难。太子是青铜段位,盛世太平中当个普普通通、史书没啥存在感的皇帝也行,但朝夏国力渐弱、邻国国力渐增的背景下,柔懿才是更好的选择。所以他动摇了,并且改了诏书。
  ;;;;预备择良辰吉日,废太子,禅位柔懿。
  ;;;;→_→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拖延症会害死人。
  ;;;;改诏书这事儿被太子安插在先帝身边的内侍泄露,太子彻底慌了。
  ;;;;一不做二不休,对亲爹下了毒手。
  ;;;;御医只查出来先帝是积劳成疾,身体渐渐被掏空,直至一病不起,老年顽疾才一一找上门。
  ;;;;太子又趁机换了诏书、伪造一份赐婚的婚书。
  ;;;;将皇帝之位传给他,伪造先帝口吻,希望在病逝前看到柔懿成他儿媳。
  ;;;;柔懿那时候刚办完南边儿太子门徒惹出来的天大贪污案,匆匆赶回的路上听到这消息,果断召集自己的人马。一面蛊惑太子,佯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一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动思门政变,将太子以及一干心腹全部拿下,并且搜集到太子毒害先帝的一系列证据……
  ;;;;要说当年犯了什么错,约莫是先帝为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向她求情,她心软答应了。
  ;;;;未料到太子还藏了一手。
  ;;;;“朕的父皇是皇帝,朕就是名正言顺的皇帝,有何不对?你篡位便是造反。”
  ;;;;柔懿用“这人脑子不好使”的眼神看着这位脑子确实不好使的皇弟。
  ;;;;弟中弟。
  ;;;;“孤的母亲也是皇帝。”
  ;;;;皇帝气急败坏道:“那个女人的帝位来得名不正言不顺,她算哪门子皇帝?”
  ;;;;柔懿嗤笑:“这就是你掘了母亲帝陵,扰她清净,还将邪物放置帝陵的原因?”
  ;;;;皇帝倏地睁圆眼眸,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他没想到柔懿居然会知道这事儿。
  ;;;;“朕是为了国家好才这么做……”
  ;;;;柔懿冷哼道:“你这蠢货,现在了还相信这些虚无缥缈的哄骗?若治国强民是这么容易的事情,先朝帝陵早就被掀翻天了,还轮得到你做白日梦?孤不是你,没你这么心胸狭隘。你这些年做过什么事情,好的坏的,孤都会如实昭告天下,让世人与后人评判你这人的功过是非,不用担心孤会跟你一样恶意抹黑人。不过,孤思来想去,果然还是‘蠢’这个谥号适合你。”
  ;;;;用二十八字谥号恶心她,她就回敬一个字……
  ;;;;果然她还是太大度了。
  ;;;;皇帝听了整张脸都扭曲了。
  ;;;;他此时此刻不介意自己的生死,他介意柔懿要给他的谥号!
  ;;;;呸!
  ;;;;他是人间天子,受命于天的天子,万万岁的天子,哪里轮得到叛贼给他定谥号。
  ;;;;“你不会得逞的。”
  ;;;;整个皇宫,乃至皇城都被她拿下,城外皇帝的御林禁卫军也被降服,柔懿心情大好。
  ;;;;心情好了,也不介意让这蠢货多呼吸一下阳间的空气,让他多感受一下何为绝望。
  ;;;;“你是指望着帝陵那物翻盘?同样的坑,孤岂会栽上两次?”
  ;;;;皇帝狞笑:“那可未必。”
  ;;;;皇帝注定要被打脸了。
  ;;;;柔懿前脚发动政变,后脚便派人,预备将世宗帝陵附近的三千兵马全部擒拿。
  ;;;;她速度不慢,但有人比她更快。
  ;;;;裴叶跟裴朝赶到的时候,几乎要被帝陵附近浓郁到吓人的阴气呛着。
  ;;;;“这是雾霾吗?”
  ;;;;裴叶忍不住吐槽。
  ;;;;pm2.5高得过分了呀。
  ;;;;裴朝刚一靠近便忍不住双目猩红,露出厉鬼特有的体貌特征。
  ;;;;他勉强控制住理智。
  ;;;;“此处阴气比先前暴涨不止千万倍,活人在此处根本无法生存……不是被阴气浸染成活死人,便是被侵蚀得丧命。想必原先驻扎在这里的御林禁卫军全都已经……”裴朝嘴角扯了扯,忍不住吐槽道,“那个皇帝也是脑子清奇,居然想要以活人聚拢的阳气抑制帝陵内的阴物……”
  ;;;;镇压一时半会儿没问题,但活人不能长时间在阴气浓郁的地方生存。
  ;;;;逐渐体弱、神智恍惚还是小问题,怕就怕魂魄与肉身粘着性降低,隔三差五走丢。
  ;;;;失魂这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魂魄长时间远离肉身,肉身又在阴气旺盛的阴邪之地久待,肉身容易尸化。
  ;;;;裴叶道:“不然怎么说青铜呢。”
  ;;;;她一接近帝陵位置便发现了熟悉的气息。
  ;;;;呵呵……
  ;;;;被人碎尸万段,身份成疑的老兄。
  ;;;;生前是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居然被分成一份一份乱丢。
  ;;;;这不,又闹出麻烦了。
  ;;;;裴朝在浓郁阴气的萦绕下,魂魄浓郁得近乎化成了实质,但理智也在摇摇欲坠。
  ;;;;他喘息着道:“我不能再靠前了……”
  ;;;;继续靠前,分分钟成团战搅屎棍,专门害队友。
  ;;;;活物对失去理智的厉鬼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方圆数里就裴叶一人,不打她打谁?
  ;;;;关键是裴朝还打不过,大概率会被人家打得魂飞魄散。
  ;;;;于是,他就不勉强了。
  ;;;;“你待在这里,我进去就行。解决完事情,你记得让你家那个姘头在帝陵附近多栽树种草,将这里绿化弄起来。这光秃秃的,也不怕一场大雨引发泥石流,让她亲妈棺椁漂在水上。”
  ;;;;裴叶挥挥手,示意战五渣退场。
  ;;;;裴朝:“……”
  ;;;;柔懿要是听了这话,分分钟狂暴信不信?
  ;;;;裴叶当然信,但又奈她何?
  ;;;;柔懿还能隔着次元壁跳起来打她?
  ;;;;显然是不能。
  ;;;;裴叶拿了帝陵的图纸,招呼九片竹叶和小纸人继续上路,一边走还一边低头在群里发了几条群聊。估摸着这个任务结束,她也该离开了,派发出去的手机没收回来,也不晓得黎殊几个能不能继续用。最重要的是相识几年,临走前不知会一声,人家还以为她是失踪人口。
  ;;;;【再见了,朋友们】
  ;;;;系统通知,群主“裴叶”将群主移交给群成员“黎殊”。
  ;;;;系统通知,“裴叶”退出了【抠脚六人组】。
  ;;;;黎殊是第一个发现这一消息,凌晁四人则晚一些。
  ;;;;越靠近帝陵,尸化的御林禁卫军就更多。
  ;;;;裴叶开启宏技能,一大大大大串符篆将他们炸掉,来年化作春泥更护花。
  ;;;;直到帝陵盗洞门口。
  ;;;;竹叶们纷纷发出警报。
  ;;;;裴叶抬起头,发现在这片浓郁阴气笼罩下的死地,出现了个人,还是熟人。
  ;;;;“荣王殿下怎会在此处?”
  ;;;;荣王笑道:“裴先生又来此处作甚?”
  ;;;;裴叶指了指一人多高的盗洞。
  ;;;;敷衍道:“半夜宵夜吃多了,散步散到这里。来都来了,那就进去看看呗。”
  ;;;;此时的荣王一身冕服正装,瞧着贵气无双又威严,凛然不可侵犯。
  ;;;;“巧了,孤也是如此,不如孤与先生结伴而行?”
  ;;;;“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