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4:皇弟,久等了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30 10:20      字数:2343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柔慧长帝姬道:“当然,你生父生母情况特殊,你还是要随你母亲姓的,日后便是司晁。”
  ;;;;凌晁跟他的小伙伴又懵了。
  ;;;;司?
  ;;;;这是朝夏国姓啊。
  ;;;;秦老见了不忍直视:“殿下,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郡王殿下显然还不知发生了什么。”
  ;;;;没瞧见凌晁就跟被娘抛弃的狗崽一样可怜巴巴么?
  ;;;;人家根本没在状态,说得越多误会越多。
  ;;;;柔慧长帝姬一拍额头笑道:“孤也是太欢喜了,一时忘了。”
  ;;;;凌晁这下是欲哭无泪了。
  ;;;;母亲不认他这个儿子,还发自内心地欢喜……
  ;;;;郎昊眼珠子忍不住转向凌晁。
  ;;;;他只知道凌晁是荣王殿下挑选好的继承人,未来躺赢的人生赢家,却不知这小子还有隐藏身世。他居然随母姓“司”?难道是哪位宗室女子的孩子,阴差阳错让长帝姬殿下抚养了?
  ;;;;如今快要身世大白?
  ;;;;凌晁根本不能接受这个现实,他更愿意相信是长帝姬生气暴怒下的冲动狠话。
  ;;;;秦老笑着道:“殿下,待尘埃落定之后,自然有人为您解惑,您现在要做的就是等。”
  ;;;;凌晁压抑着胸腔燃烧的无名怒火。
  ;;;;“等什么?小爷怎么就不是母亲的亲生子?”
  ;;;;柔慧长帝姬抿了一口茶:“事到如今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孤为何只有你一个孩子,你可知?”
  ;;;;凌晁道:“自然是因为母亲不忍儿子受委屈。”
  ;;;;自家母亲后院养了不少面首,凌晁起初也有些别扭,但想想驸马爹一院子的小妾和没名没分的庶出子女那些他名义上的弟弟妹妹,凌晁便觉得能接受母亲养面首了。在如今这个贵女风气开放,婚前能谈恋爱的氛围下,朝夏长帝姬作为世上最尊贵的女子之一,养个几个面首咋了?且母亲的面首极少在他面前露面,即使偶尔撞见也毕恭毕敬,没让他糟心过。
  ;;;;他以为这些都是母亲待他的体贴。
  ;;;;难道……
  ;;;;他想多了?
  ;;;;凌晁眨巴着眼睛,盯着长帝姬的嘴,生怕她说出什么惊世之语。
  ;;;;柔慧长帝姬道:“孤天生便没有孕育子嗣的宫室,自然不会诞育子嗣。不过,晁儿孤待你这些年也是真心的,不是将你待若亲子,你在孤眼中就是孤生下来的孩子,唯一的血脉。”
  ;;;;凌晁懵了,其他人也懵了。
  ;;;;他们都被这个八卦震惊了。
  ;;;;秦老很快便反应过来,苦笑着道:“原来如此,难怪殿下如此坚定不移地支持着那位。”
  ;;;;且不说柔慧出身如何,光是一项不能生就能断了她继续往上的可能。
  ;;;;柔慧长帝姬道:“孤支持皇姐可不是因为这个,而是为了打小玩到大的手足情分。”
  ;;;;凌晁跪在地上垂着头不说话。
  ;;;;“晁儿”柔慧念了一声,失笑道,“这名字,孤念了这么多年,还是不太适应。”
  ;;;;裴朝,凌晁。
  ;;;;柔慧长帝姬最疼爱后者,但对前者没什么好感。
  ;;;;“你的名字是你的母亲取的,意在跟你生父名讳同音……孤虽不是你生母,但论辈分也是你姨母。你的生母是孤的皇姐,她当年冒死生了你,孤经过她的同意才将你抱养过来抚养。”
  ;;;;凌晁轻声问道:“母亲不是一时气言?”
  ;;;;柔慧长帝姬失笑道:“傻儿子呦,为娘再生气也不会口不择言,故意用这种话伤害你。”
  ;;;;凌晁脑子很混乱,跪在地上手脚也软得没有力气起来。
  ;;;;但他知道母亲这话是真的。
  ;;;;真相就是他不是母亲亲生的,而是抱养来的。
  ;;;;“不知儿子生母是谁?”
  ;;;;既然是母亲的皇姐,也是皇室出身,为何要隐瞒真相,篡改玉牒?
  ;;;;往大了说,这可是混淆皇室血脉的大罪。
  ;;;;干出这事儿,说明生母和生父犯了什么罪,不被皇室所容,母亲才偷偷抱养了自己。
  ;;;;但凌晁怎么想也想不出来符合条件的人。
  ;;;;柔慧长帝姬神色温柔许多。
  ;;;;她缓慢却又坚定地道:“很快、我们很快便能看到她,晁儿为娘与她,都深深爱着你。”
  ;;;;凌晁看着与平日一样慈爱的长帝姬,眼泪刷得滚了下来。
  ;;;;此时,管家急忙冲了进来道:“老爷,城外着火了!”
  ;;;;城外着火,御林军和一些不明人士跟御林军自个儿打起来了。
  ;;;;着火?
  ;;;;凌晁踉跄着起身跑出去,果然看到城外方向的天空一片橘黄。
  ;;;;“那是御林禁卫军大营方向!”他第一时间认了出来,“难道是闫火罗那起子小人干的?”
  ;;;;危机当头,哪有多余心思关心其他?
  ;;;;他随手抢走某护卫的刀。
  ;;;;“娘,秦老,你们待在府上别乱跑,我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御林军跟神秘人士还有御林军自己打起来?
  ;;;;闫火罗那帮莽夫什么时候还会搞策反了?
  ;;;;御林禁卫军驻扎在都城不远处,这个距离若是对都城发起攻击,这跟赤身luo体抗敌人戳心窝的刀子有什么区别?皇帝什么的他顾不上,但这一屋子的人可都是他最重要的人。
  ;;;;凌晁风风火火要闯出去,结果被小伙伴郎昊眼疾手快拉住手,柔慧长帝姬也抓了他的衣裳。
  ;;;;只听撕拉一声,最外层的薄衫被撕裂了。
  ;;;;“你们别拦我!”
  ;;;;郎昊道:“你出去送死吗?”
  ;;;;这都要躺赢了,这小子打算这个节骨眼送一波人头?
  ;;;;柔慧长帝姬更直接,一巴掌拍他头上,声音上扬道:“待着,哪儿都不许去!”
  ;;;;“娘!”凌晁不敢挣扎,生怕将人伤到了,“季苍,你放开我!”
  ;;;;郎昊道:“你傻吗?有人政变了,你出门送死?”
  ;;;;政变?
  ;;;;不是闫火罗搞事?
  ;;;;凌晁停下挣扎的动作,懵逼看着小伙伴和看傻子一样恨铁不成钢的母亲。
  ;;;;“什么政变?谁去政变了?”
  ;;;;柔慧长帝姬整了整华裳,轻咳两声道:“你娘。”
  ;;;;凌晁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家娘亲。
  ;;;;“娘,你终于忍不下我那脑子不太灵光的皇舅要政变上位了?”
  ;;;;要是成功他就成皇储了?
  ;;;;凌晁用敬佩的目光看着自家娘。
  ;;;;柔慧长帝姬:“……”
  ;;;;傻儿子,此娘非彼娘啊_∠)_
  ;;;;府外杀喊声渐渐远去,但天边的橘红火光越发耀眼,都城百姓人人自危,缩在屋内不敢动。
  ;;;;御林军涌入皇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占领各处宫门关口。
  ;;;;刚跟妃子缠绵结束的皇帝被这阵动静惊醒。
  ;;;;他刚走出妃嫔寝宫,迎面而来的是密密麻麻的火把和带刀乱贼,宫殿被团团包围。
  ;;;;“这么多年,你怎么跟当年一样废物?”
  ;;;;一道沙哑陌生的声音从人群传来。
  ;;;;乱贼迅速分开,一个浑身裹着黑纱的神秘人走出来。
  ;;;;步履虽慢,但每一步都走得非常坚定。
  ;;;;她对着皇帝浅笑道:“皇弟,久等了。”
  ;;;;声音陌生,但这语气却熟悉得刻入骨子。
  ;;;;皇帝面色煞白如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