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2:搞政变,她是专业的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0      字数:4614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已知裴叶神似当年的柔懿长帝姬,常年身穿红衣的凌晁眉宇带着当年裴朝的影子。
  ;;;;且柔懿长帝姬是先皇后,婚前跟裴朝的关系人尽皆知。
  ;;;;请问,皇帝这会儿的心理阴影面积有多大?
  ;;;;答曰:算不出来_∠)_
  ;;;;上了年纪的朝臣,不是变脸就是咳嗽掩饰内心的震惊,再不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扭开脸。
  ;;;;倒是年轻那一拨臣子忍不住在内心惊叹。
  ;;;;凌晁郡王出生宗室,父母相貌皆出众,他长得好看又有高贵气质是正常的,但裴叶将军常年在战场厮杀,出名前只是个平民百姓,居然也生得如此绝色,周身气势还稳压凌晁郡王。
  ;;;;再加上前阵子不知从哪里刮起的流言邪风先入为主,二者巨大反差更显得裴叶夺目出众。
  ;;;;“不知是谁如此坏心,那般污秽不堪的谣言都能传得满城风雨。”
  ;;;;位置站得比较偏僻的朝臣目不斜视,身子却微微向一侧倾斜,与距离不远的同僚低语。
  ;;;;“……的确是不寻常。”同僚低语,“……这个流言出来前,到处都传扬这位是先皇后所出……”
  ;;;;百姓默默吃着皇室的瓜,没多久就传出来裴叶是妖怪的传闻。
  ;;;;猎奇古怪的东西更能吸引百姓的眼球,不需要推波助澜,裴叶就被妖魔化了,全然忘了她可是在战场立下赫赫功劳的悍将。百姓再愚蠢也不会嘴碎得如此难听,必然有人刻意引导。
  ;;;;“哦,明白了,如此一说倒是有可能的。”
  ;;;;年轻朝臣站直身子,颔首低眉,眼珠子却往上转,用余光去瞥坐在龙位上的皇帝陛下。
  ;;;;将裴叶污名化,谁是既得利益者?
  ;;;;有能耐爬到这个位置的人,谁也不是蠢货,稍微点拨就能心神领会。
  ;;;;同僚轻笑道:“这种谣言经不起细究的,谁不知道裴将军曾在天门书院求学数年,交友无数。仅我知道的就有六七人,各个对她赞不绝口,说她是世间奇女子,胸襟广阔能纳山川四海。如此奇人,真要是个丑陋凶悍毫无人性的,那些人怎么会为她仗义执言?偏偏谣言还风风雨雨传遍整个玄安城,要说这背后没人推波助澜,谁会信呢?只是,这法子太落下乘了。”
  ;;;;裴叶是谁?
  ;;;;玄安城百姓中间津津乐道的风云人物。
  ;;;;她的战功和神秘出身相辅相成,风头之盛还压过了改邪归正的凌晁郡王。
  ;;;;柔慧长帝姬也不止一次在众人跟前称赞裴叶,说她教导有方,将纨绔凌晁教成五美青年。
  ;;;;如此人物却被推出去和亲,哪怕补了个帝姬的头衔,但她婚后又不在朝夏,一旦朝夏跟闫火罗再度交恶,作为维系两国和平的她必然会成为闫火罗泄怒的牺牲品,甚至会被砍头祭旗。
  ;;;;这些热血尚存的年轻臣子是坚决反对和亲的,奈何更有话语权的重臣纷纷支持,他们也无可奈何。玄安城流言四起,他们甚至有一瞬希望流言是真的,如此内心的愧疚就能轻一些。
  ;;;;结果瞧了真人才知所有赞美之词都能按在她身上,而他们却要当刽子手将她推出去……
  ;;;;年轻臣子只能轻叹。
  ;;;;内心的愧疚和自责有了养料,破土而出,疯狂生长。
  ;;;;皇帝这会儿没心情关注朝臣们又脑补了什么,宽大龙袍袖子下的手紧紧抓着龙椅扶手。纵然内心的野兽已经露出狰狞獠牙,面上依旧端着平静宽和的面具,用温和的声音嘘寒问暖。
  ;;;;裴叶看似恭敬实则漫不经心地应对,同时忽略投在她身上的各色眼神。
  ;;;;尽管有心理准备,但她还是要说一句柔懿长帝姬才是《替身冷血皇妃之狠毒暴君别宠我》的真女主吧?“筱绿”不过长了一张跟她神似的脸,居然能吸引这么多爱恨纠缠的注目?
  ;;;;她深深怀疑推销绿帽这个任务应该由柔懿长帝姬去完成。
  ;;;;莫说派发一百顶货真价实的绿帽,翻一倍都不成问题,老中青少四代通杀。
  ;;;;“……裴爱卿,朕欲收养你,册封‘德福帝姬’,从一品,择日和亲闫火罗大王,维系朝夏与闫火罗两国百年和平与安宁,你可愿前往?”皇帝询问几句前线的事儿,寒暄过后便直奔主题。
  ;;;;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裴叶不能拒绝。
  ;;;;毕竟,皇帝都扯出“朝夏与闫火罗两国百年和平与安宁”这面正义大旗了,站在正义制高点发号施令。秦老双手交叠垂于胸前,听到这话眉头一跳,原先半阖的眼眸干脆就闭上了。
  ;;;;眼不见为净。
  ;;;;站在秦老另一侧的政敌撇嘴低头。
  ;;;;裴叶正欲答应,谁料这时候跳出来搅局的人。
  ;;;;这人的身份出乎所有人预料,居然是跟皇帝一个鼻孔出气的皇太子!
  ;;;;“父皇,儿臣以为闫火罗狼子野心,与其和谈不啻于与虎谋皮,裴将军又为朝夏立下汗马功劳,乃是年轻一辈中少有的统帅将才。闫火罗点名让她和亲,更能看出闫火罗的险恶用心。”
  ;;;;皇帝的脸绿了,朝臣的脸则像是打翻的调料盘,五颜六色啥都有。
  ;;;;早之前干嘛去了?
  ;;;;非得两国谈好条件才站出来反对?
  ;;;;这位皇太子瞧着脑子不太聪明的亚子。
  ;;;;皇太子说完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蠢事,但胸腔翻滚的冲动让他顾不得许多。
  ;;;;现在不说,退朝之后再谈,再无转圜余地。
  ;;;;他双手一拱,弯身垂首,顶着皇帝能杀人的视线,不敢抬起头与皇帝四目相对。
  ;;;;荣王攥起的拳头缓缓松开,而裴叶则对皇太子露出“干啥呢老弟”的眼神。
  ;;;;皇帝冷淡斥责道:“朕瞧你是睡糊涂了。”
  ;;;;皇太子之前没有表态,但一直站在他这边,为何今日突然反水插他一刀?
  ;;;;除了太子自个儿,谁也不知道。
  ;;;;裴叶出现在朝堂的一瞬间,太子心跳如鼓心心念念多年的画中人走出了画,走到了他跟前。不是萧妃儿那种相貌相似而神不似的劣质品,裴叶的眉梢眼角与画上的人一模一样。
  ;;;;皇太子被这股强烈的感情震撼到了。
  ;;;;甚至在它的鼓动下站了出来,开口阻止和亲。
  ;;;;当他发热的脑子稍稍冷却,内心有懊悔,但更多的是对皇帝的恨意。
  ;;;;皇帝表情冷得能掉冰渣子。
  ;;;;朝堂气氛凝滞,最后还是裴叶站出来打破僵局。
  ;;;;“……若此举能为百姓带来福祉,臣愿往,只是……臣有一事不知当不当讲。”
  ;;;;太子面如土色,皇帝脸色缓和。
  ;;;;“讲。”
  ;;;;裴叶一副懵懂疑惑的表情。
  ;;;;“臣听闻闫火罗最初是为求娶陛下之女,迎做闫火罗王庭王后。但臣出身草莽,虽有陛下抬爱,也……”她顿了顿,忧心忡忡道,“太子殿下之语也不是没有道理,闫火罗野心不死,难保不会假借和亲蛊惑我等,待我等松懈之时,再发动雷霆偷袭。如此,我国处境危矣……”
  ;;;;这些担心,皇帝跟朝臣也有。
  ;;;;皇帝曾跟闫火罗大王狼狈为奸过,自然晓得此人有多阴狠反复。
  ;;;;说翻脸就翻脸,比翻书还快几分。
  ;;;;“裴爱卿的忧虑,朕也有过,却没有周全的对策。”
  ;;;;裴叶道:“臣倒是有一计,既能震慑闫火罗不轨之心,也能护得朝夏周全。”
  ;;;;皇帝急忙道:“裴爱卿请说。”
  ;;;;“请陛下遣派三五万兵将为臣送嫁,若闫火罗意图不轨,臣便率兵将敌人首级斩下。”
  ;;;;此言一出,众臣皆默,看着裴叶许久说不出话来。
  ;;;;她眉目坚毅而正值,瞧不出丁点儿儿女私情,有的只是对家国的坦诚。
  ;;;;皇帝道:“不妥……抽调边境兵力,守卫薄弱,岂不是给了他们可乘之机?”
  ;;;;裴叶道:“边境兵马动不得。”
  ;;;;皇帝一听就明白了。
  ;;;;边境兵马动不得,地方兵马也来不及抽调,能给她送嫁的就是御林军了。
  ;;;;御林军守卫玄安城和皇帝安危,怎么能交到裴叶手中?
  ;;;;荣王却站出来道:“皇兄,臣弟以为裴将军拳拳爱国之心令人动容,闫火罗不得不防,不妨让她一试。”
  ;;;;秦老几个有分量的老臣也叽叽咕咕扯一堆,表示这法子的确不错。
  ;;;;皇帝面上笑嘻嘻,心里只想mmp。
  ;;;;他也知道这法子不错,闫火罗看到送嫁队伍胆都能吓破,但调走一部分御林军,他怎么办?
  ;;;;御林军是为守护皇城与皇帝而存在。
  ;;;;裴叶那张跟柔懿一模一样的脸,他看着都渗得慌,岂会将兵权交到她手中?
  ;;;;待小朝会散去,荣王与新鲜出炉的嫡出德福帝姬并肩出了大殿。
  ;;;;皇帝没松口兵马送嫁,但又不想裴叶生出怨怼,为了安抚她,又将她往上提了提,册封为与嫡出帝姬并肩的正一品,与荣王品级一样。荣王表情淡漠,周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除了裴叶谁也不敢靠前。
  ;;;;“皇帝有些小气啊,就给了个正一品。”
  ;;;;荣王笃定道:“你先前提出的要求,他会答应的。”
  ;;;;裴叶站在他身侧,两条手臂拢进袖子、交叉胸前。
  ;;;;“他惜命,真会松口?”
  ;;;;荣王道:“他是惜命,但也盲目自大。只要御林军不是完全听命于你,而是听命于他的心腹,他便肯了。殿上没有答应,只是因为你说‘率兵将敌人首级斩下’。他听了心里当然怕。”
  ;;;;跟柔懿长帝姬相似的裴叶,敢说率兵斩下闫火罗大王的首级,难道就没可能斩他的首级?
  ;;;;直接授予兵权是不可能的。
  ;;;;但裴叶为国考虑、牺牲,皇帝不予回应也不行。
  ;;;;荣王道:“秦老几个被留下来了,估摸着就是为了商议这件事情。”
  ;;;;裴叶笑道:“御林军有十万?”
  ;;;;荣王侧首瞧着她:“十万是虚的,玄安城百姓也不过二十来万,哪里能养这么多御林军护卫皇城?不过,皇兄的确是想将御林军扩充到十万。只是这些年打仗险些掏空国库,他的想法无法付诸行动。为了名声,缩减后宫开支,御林军年长的士兵也被遣调回乡,数目锐减。”
  ;;;;御林军满打满算也就七万。
  ;;;;荣王暗中掌控着三万,真正属于皇帝的就四万。
  ;;;;只要将四万再抽调一批离开,再加上柔懿长帝姬暗度陈仓、伪装送来的兵马,政变结果毫无悬念。
  ;;;;裴叶笑眯了眼:“殿下说陛下会调拨几万给我送嫁呢?”
  ;;;;她咬重“送嫁”二字。
  ;;;;荣王脸色一沉,本就不愉悦的心情几乎要跌穿地心。
  ;;;;他道:“不会拖延到那一日的。”
  ;;;;万事俱备,只欠政变。
  ;;;;如果柔懿长帝姬连这么好的条件都能将事情办砸,那只能说她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正如荣王殿下所料,皇帝反对是担心裴叶拿了兵权反水杀他。
  ;;;;一旦将兵权交给自己的心腹,他便将大半的心放回肚子。
  ;;;;都城玄安地势特殊,易守难攻,周遭也没有能威胁都城的兵力,派出去两万御林军送嫁以示郑重,剩下五万足够护卫都城安全。圣旨下达,百姓纷纷赞扬,这让皇帝心里好受不少。
  ;;;;闫火罗这边则像是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得知只有两万御林军,闫火罗大王冷嗤一声,示意计划继续进行。
  ;;;;时间一晃便到了帝姬出嫁的日子。
  ;;;;“穿着还怪好看的。”
  ;;;;她有闲心欣赏嫁衣,一堆小伙伴却愤愤不平。
  ;;;;凌晁还被柔慧长帝姬关了禁闭,免得这小子跳出来坏事。
  ;;;;离开当日,天清气爽,秋风凛冽。
  ;;;;裴叶抬起袖子,遮掩着唇角扬起的笑意与众人道别。
  ;;;;“诸君,后会有期了。”
  ;;;;车辕驶远,烈阳西坠。
  ;;;;送嫁队伍即将靠近朝夏边境,一伙人才将装在麻袋中的萧妃儿送了过来。
  ;;;;“来得可真慢啊,她这样能瞒几日?”
  ;;;;裴叶戳了戳昏睡的萧妃儿,后者明显被灌了失神昏睡的药。
  ;;;;裴朝道:“不用多,两日便够。”
  ;;;;送嫁伺候的丫鬟侍女都是柔懿长帝姬的人,她们会替萧妃儿打掩护,不让闫火罗一方怀疑。
  ;;;;“皇宫那边交给你家姘头能行?”
  ;;;;皇帝再菜,手里还有一些御林军呢。
  ;;;;裴朝道:“她以前搞过,一回生二回熟。”
  ;;;;人家柔懿长帝姬搞政变是专业的。
  ;;;;裴叶听后拍手,笑着打了个响指。
  ;;;;“行,我们也开工吧。”
  ;;;;抽出那根在战场敲碎无数脑袋的白色长棍,裴叶随手将宽大华丽的外衫脱下,轻飘飘的婚服落在萧妃儿头上,将她半个身子盖住。
  ;;;;九片竹叶和一片小纸人伸了伸懒腰,漂浮着环绕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