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1:入城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0      字数:2355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他们的话被人扭曲,再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传得原主都怀疑人生也让裴叶的绯闻男友女友几乎涵盖了天门书院最优质的学生,上到皇室贵胄,下到寒门贵子,一网打尽。
  ;;;;婆子意犹未尽。
  ;;;;“……瞧她也不如何,也不知那些年轻后生怎么都迷她。”
  ;;;;她忍不住挺直脊梁,早已下垂松垮的事业线晃了晃那个怪物都能迷倒这么多年轻上进又有前途的少年郎,她的魅力虽不能跟皇室贵女相比,那也能甩怪物八十一条街啊!!!
  ;;;;不贪心玩弄这么多少年郎,分她一个也好。
  ;;;;萧妃儿:“……”
  ;;;;她忍不住头疼扶额,焦急等待一整个晚上,结果等来这么一堆没有屁用的垃圾八卦?
  ;;;;除了裴叶是女,认识诸多年轻俊杰,婆子的话没有一个字是真的,包括句读。
  ;;;;“她和亲是什么时候?”
  ;;;;婆子道:“这个倒是不知道,不过听城门守卫家的婆娘婶婶说,那位明日就要入城了。”
  ;;;;萧妃儿一怔。
  ;;;;“明日?”
  ;;;;婆子下去,贴身侍女轻声上前,用手指替她揉额头。
  ;;;;“娘子,明儿可要出去看看?”
  ;;;;萧妃儿冷笑道:“去看她?不看。”
  ;;;;哪怕今世发展早已不同,她也没有被渣男前夫坑,但萧妃儿对裴叶那张脸还是喜欢不起来。
  ;;;;裴叶和亲闫火罗?
  ;;;;呵呵,闫火罗大王可是个短命鬼。
  ;;;;谁嫁过去谁就要守寡。
  ;;;;萧妃儿没记错的话,闫火罗这位大王会死在几个儿子掀起的宫廷政变之中,最后上位的人不是这场政变的谋划皇子,而是蛰伏已久的闫火罗的私生子。那位私生子心狠手辣,将剩余的兄弟姐妹屠戮个一干二净,反对他的臣子也被他施以车裂之刑,乃是乱世赫赫有名的暴君。
  ;;;;尽管这一世没听到闫火罗有这么个儿子……
  ;;;;想想也能理解,那位暴君登上乱世舞台前一直韬光养晦,存在感低微,萧妃儿没听过正常。
  ;;;;怀揣着这样的想法,萧妃儿对裴叶入都城的事情兴致缺缺。
  ;;;;倒是百姓和都城高官后宅对裴叶兴致勃勃,恨不得伸长脖子围观这个怪物的模样。
  ;;;;也不知道闫火罗是怎么想的,为何要指明跟这样的丑八怪和亲。
  ;;;;身高一丈三尺啊,这个头随便一跳都能扒上小城城垛了,哪个男人敢跟她同居一屋?
  ;;;;甚至还有不少百姓恶意揣测二人洞房花烛的画面。
  ;;;;“……只见这位杀神往床榻一坐,被子只盖住她的腿,新郎呢,哈哈哈,压着找不到了……”
  ;;;;诸如此类的谣言甚嚣尘上,浑然忘了“裴叶跟先皇后一个模子刻出来,乃是先皇后与裴朝之女”的传闻。不过百姓就喜欢这样猎奇的八卦,以病毒式传播速度向都城内扩散……
  ;;;;这一天,碧空如洗。
  ;;;;八卦的百姓早早过来,伸长了脖子,想要看看传闻中的怪物是什么模样。
  ;;;;秦绍二人也在其中。
  ;;;;“裴先生估摸着要气坏了。”
  ;;;;秦绍看着静悄悄、风声鹤唳的抠脚群,眉头耷拉下来。
  ;;;;申桑道:“谣言止于智者,这些百姓也不过是人云亦云,见到真人便会晓得自己错得离谱。”
  ;;;;裴叶的肚量还不至于跟这些愚民计较。
  ;;;;他猜对了。
  ;;;;裴叶不仅没计较,还在城外落脚的时候还给自己打扮了一番,眼波流转间全是风流。
  ;;;;凌晁觉得自己被比下去了。
  ;;;;尽管裴叶没有穿大红骚包衣裳,但骨子里流出来的骚包跟开了屏的孔雀一般张扬。
  ;;;;“看,孤装扮如何?”
  ;;;;她张开袖子在凌晁跟前转了一圈。
  ;;;;今日的衣裳是特地挑选过的,光是上身便有三层,第三层是轻薄的丝绸,能投出第二层的绿衣,衣袖肩膀处是精致细密的黑竹绣花。下裙宽松而轻盈,裙摆也有同样风格的绣花。一头乌黑光滑得自带一圈光环的黑发松松挽起,再用墨绿玉冠束好,露出白皙纤细的脖颈。
  ;;;;如此干净、如此清爽,发丝被微风吹起,似乎能带来她身上的幽香,惹人面红耳赤。
  ;;;;凌晁:“……”
  ;;;;输了输了,比骚包风流这点,他输得心甘情愿。
  ;;;;郎昊看了看裴叶,再看看凌晁,暗暗反省自己要不要也打扮打扮。
  ;;;;跟在这俩胡乱散发魅力、勾魂摄魄的家伙身边,他长得再好也被压成了跟班小厮。
  ;;;;使者看着商业互吹的三人,继续面无表情。
  ;;;;按照宗室宗姬、帝姬一贯的风流作风,婚前勾搭三五个情人简直不要太正常。
  ;;;;而且长相不分伯仲的青年男女,光是站着就是靓丽风景线啊。
  ;;;;不过
  ;;;;他们是不是忘了什么?
  ;;;;又不是大军凯旋,有必要如此装扮自个儿?
  ;;;;事实告诉使者,有必要,真有必要。
  ;;;;裴叶作为皇帝亲封的德福帝姬,不管这个帝姬是拿来干什么的,她在使者队伍中的地位仅次于皇帝幼弟荣王。因此,进城之时便是二人驾马并肩,其余人根据地位身份依次入城。
  ;;;;“哟,还挺热闹。”
  ;;;;裴叶骑在高头大马上,都城玄安的繁荣景象如画卷般在她眼前缓缓展开。
  ;;;;她扫视那些看热闹的百姓,百姓们也睁大了眼睛想要找到身高一丈三尺的裴叶。
  ;;;;结果嘛,高大怪物没有看到,倒是看到一位相貌风流英气的年轻女郎骑在高头大马上,眉梢唇角都噙着笑。当她的视线从自个儿身上扫过,几乎每个人都以为裴叶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秦绍惊得掉了茶碗。
  ;;;;“这是裴先生?”
  ;;;;那个一言不合就让凌晁用脸刹车的裴先生?
  ;;;;申桑也怔怔道:“是、是啊,还真是没想到。”
  ;;;;好一个红唇齿白、眉眼含俏的风流少年郎。
  ;;;;人群也哑然无声。
  ;;;;直到不知哪位娘子的香帕被丢了出去,如柳絮般轻飘飘精准落入少年郎怀中。
  ;;;;她抓着香帕,笑容堪比碧空晴日那般温暖刺眼。
  ;;;;“多谢!”
  ;;;;她遥遥一礼,却听投出香帕的少女呐喊道:“小女子苦慕先生久矣。”
  ;;;;裴叶:“???”
  ;;;;等等
  ;;;;小姑娘,你的性别是不是错了?
  ;;;;有了那位小姑娘开头,潜伏在八卦百姓中的粉丝也跟按下开关般纷纷跳出来。
  ;;;;使者面无表情。
  ;;;;荣王笑意渐浓。
  ;;;;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