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风评被害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0      字数:2367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你说谁被封为帝姬了?”
  ;;;;萧妃儿正在宗姬府邸内品茶,仔细翻看着本月的账目支出。
  ;;;;账目错漏太多,看得她越来越气,更让她火大的还是府邸内仆从欺上瞒下的事儿。
  ;;;;这些下贱坯子最会扒高踩低,对上对下两张嘴脸,她得势风光的时候对她谄媚迎合,她失势被申饬,他们就忙不迭去找下家出路。那些没人要的,居然昧了她的俸银,偷她的库藏。
  ;;;;萧妃儿不得不忍着头疼和麻烦,将以往账目全部翻找出来仔细核查。
  ;;;;哪个刁仆偷了她的、骗了她的,一分一文都交出来,不然就让他们尝尝被打个半死的滋味。
  ;;;;以往没怎么关心,府上周转也绰绰有余,现在开始抓了,结果却闹得她一个头两个大。
  ;;;;账目混乱不说,还胡乱报价申报,连她每月的俸银都记得乱七八糟。
  ;;;;萧妃儿也不是小气的主儿,她知道仆从都有自己的小心思,蝇头小利她也不介意她们跟着沾沾光。万万没想到,她失势后这些下贱坯子不仅没有与她同患难,还一个一个恩将仇报。
  ;;;;她忍着火气将账目清算大半,耳尖听到屋外有人在窃窃低语。
  ;;;;隐约听到“册封帝姬”之类的字眼。
  ;;;;火气蹭得冒上来,萧妃儿声音微扬,贴身侍女心神领会将嘴碎惊扰宗姬的丫头揪了进来。
  ;;;;一个穿着黑色长衣、头戴大黄菊花的年长婆子。
  ;;;;一个鬓发插着支素银簪子、身穿秋香色掐腰短衣的门庭洒扫小丫鬟。
  ;;;;“你们刚才在屋外叽叽喳喳什么?”
  ;;;;萧妃儿端坐在正厅上座,左手搁在一旁茶案上,右手卷着账册,明眼人都瞧出她心情不好。
  ;;;;两个会察言观色的下人也吓得低垂头颅,支支吾吾简述了刚才的八卦。
  ;;;;驻守边疆,抵抗闫火罗的裴杀神被圣上收为养女,册封德福帝姬,和亲闫火罗。
  ;;;;萧妃儿听了一懵。
  ;;;;她耳朵出问题了?
  ;;;;裴叶被册封为德福帝姬?
  ;;;;还让她和亲闫火罗?
  ;;;;这是什么荒谬展开啊?
  ;;;;“什么时候的事情?”
  ;;;;老婆子小声地道:“一个多月前的事情了。”
  ;;;;一个多月前?
  ;;;;“为何我不知道?怎么无人告诉我?”
  ;;;;仆从一脸为难之色。
  ;;;;那段时间萧妃儿被刁奴偷窃库藏的事情气得不轻。
  ;;;;宗姬府邸上上下下都被她闹腾一遍,从看守大门的门房、护卫家丁到后院洒扫婆子丫鬟,期间还有刁奴沆瀣一气、互相包庇,还被传扬出去,让外界看了宗姬府邸这一地鸡毛的笑话。
  ;;;;百姓和高官后宅妇人都嘲笑她御下不严,连自家养的仆人都压不住,养得奴大欺主,又说她抠门,被刁仆抠了点儿油水就要将仆从家底都翻腾一遍,气得萧妃儿好几天胃口不怎么样。
  ;;;;宗姬府邸风声鹤唳,谁还敢在她跟前说这些事儿啊。
  ;;;;萧妃儿理清这点,最近轻减尖瘦不少的脸蛋儿瞧着更尖刻了。
  ;;;;“你们下去再探听一下消息,将德福帝姬的事情都查查。”
  ;;;;萧妃儿看着唯唯诺诺又木楞的仆从轻叹一口气。
  ;;;;她以前这么叮嘱,下人总能心神领会,不用她说得太明白就能将消息查好,效率也高。
  ;;;;现在么
  ;;;;一个一个见她失势就懒怠了,办事儿不尽心,还一个劲儿糊弄她。
  ;;;;所幸德福帝姬的事情并不难探听,出门往大街茶舍一座,随便打听就能听到不少情报。
  ;;;;萧妃儿心情复杂了一宿,第二天才听到未经整理、乱七八糟的情报。
  ;;;;有些还有几分可信,有些则是嘴碎小人胡乱编撰的。
  ;;;;其中又以裴叶的相貌与个人感情最为注目。
  ;;;;百姓说裴叶身高一丈三尺,肩宽六尺,肌肤颜色像极了古铜,双臂肌肉如花岗岩一般粗壮坚硬,没有胸脯只有厚重的肌肉,胯大腰身粗如水桶,大腿便有成年男子腰身那么粗硬,大脚比妇人小臂还长。面貌倒是方方正正,双目赤红,双眉粗黑,鼻宽嘴阔,声音如洪钟响亮。
  ;;;;萧妃儿:“……”
  ;;;;┻━┻
  ;;;;裴叶要是长这个鬼样,前世的渣男太子前夫怎么会为了她而狠心对待自己和孩子?
  ;;;;萧妃儿听得脸黑,婆子还在吧吧不闭嘴,越说越起劲。
  ;;;;八卦除了对裴叶相貌的遐想,还有描述她杀人时的凶悍。
  ;;;;“……据听闻,这位裴将军杀人啊,直接用手捅穿敌人的胸膛,连铠甲都挡不住,一手一掏就是脑袋大的口子,手指再那么一抓,直接将人心脏连肠子都带出来……”婆子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挥舞着手比划那个情形,表情也是活灵活现,“……她喜杀人吃心脏,每吃一个人就多一份邪性,杀人就越勇猛,一场仗打完啊,浑身跟个血人一样,每日两餐都要烹煮俘虏心脏。”
  ;;;;萧妃儿:“……”
  ;;;;这时候,曾经被裴叶所救的丫鬟轻笑着纠正。
  ;;;;“那位裴将军哪有你说得那样。”
  ;;;;婆子虎着脸道:“你又没见过,你怎晓得她生得如何?若非这般怪模怪样,哪有这样战功?”
  ;;;;这位裴杀神跟传闻中的夜叉也差不多了。
  ;;;;丫鬟道:“我当然见过,那位是娘子同窗,生得可俊俏了。”
  ;;;;婆子听了表情一僵,后知后觉才想起这茬。
  ;;;;那位跟宗姬一样都在天门书院求过学的。
  ;;;;婆子便讪讪笑道:“婆子也不懂,只是听街坊妇人都这么讲……还说得有鼻子有眼睛的……”
  ;;;;萧妃儿揉着眉头道:“除了这些,还有什么?”
  ;;;;婆子继续说她听来的八卦。
  ;;;;什么裴叶并非活人,乃是某个妖怪跟妙龄女子所生的怪胎,天生异相。
  ;;;;光是身世就有七八个不同的版本,核心却是一样的
  ;;;;她是个怪胎。
  ;;;;最让人津津乐道的还是她丰富无比的感情史。
  ;;;;先前说过,裴叶在天门书院建立了不小的人脉网,这些人都是系统认定的优质客户。
  ;;;;而他们也没有辜负系统的评估,不是入了朝堂为朝夏事业添砖加瓦,就是成了风流名士在圈子里崭露头角,成了文人与寻常百姓追捧的爱豆、时尚的风向标,朝着人生赢家稳定前进。
  ;;;;他们跟裴叶的关系很铁,哪怕相处时间不如秦绍几个多,但这并不影响他们的关系。
  ;;;;一些好事者向他们打听裴叶,他们便帮朋友说了好话,试图澄清误解。
  ;;;;结果坏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