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8:荣王的另一面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0      字数:2366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柔懿长帝姬自恃识人无数,极少有看走眼的时候。
  ;;;;但她的自信在两个人面前栽了跟头。
  ;;;;一个是裴叶,一个就是荣王。
  ;;;;前者倒还好说,身怀世外术法,本就不能用凡人常理揣度。
  ;;;;荣王又是怎么回事?
  ;;;;“皇弟要闫火罗大王的项上人头?为何?”
  ;;;;柔懿长帝姬不由得定睛细瞧荣王的反应,试图从他淡漠的脸上发现蛛丝马迹。
  ;;;;结果令人沮丧,因为荣王根本没给她丁点儿反应。
  ;;;;柔懿长帝姬又试探道:“按照孤的布局,闫火罗迟早是囊中之物,皇弟何时要他人头都行。”
  ;;;;荣王终于肯吝啬表情了,吐出的话却让柔懿再度愣了一瞬。
  ;;;;“孤要他的人头,越快越好必须在和亲之前,否则的话,皇姐也别怪小弟不念情。”
  ;;;;柔懿长帝姬的行踪一旦暴露在皇帝跟前,她所有的布置都会打水漂。
  ;;;;不仅性命不保,朝夏国运也会被皇帝的骚操作彻底断送。
  ;;;;柔懿长帝姬终于露出一丝厉色。
  ;;;;“皇弟这是在威胁孤?”
  ;;;;荣王道:“您心里清楚就好。”
  ;;;;柔懿长帝姬冷笑复问道:“为何非得挑在和亲之前?”
  ;;;;荣王倏地面向房间某个角落,语气森然道:“那么,皇姐为何又将厉鬼供在屋内?”
  ;;;;柔懿长帝姬眼底闪过寒意。
  ;;;;外人皆知的盲眼荣王居然能精准找到裴朝的位置。
  ;;;;他也跟裴叶一般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你究竟是谁!”
  ;;;;她又想起柔慧长帝姬先前写来的密信。
  ;;;;柔懿长帝姬对荣王的“来历”半信半疑,始终不敢卸下心防。
  ;;;;特别是荣王精准找到自己的下落,一上来就以强硬态度威胁的时候,她脑中警铃大作。
  ;;;;“孤是谁,皇姐还是别问得好。一家人真要斤斤计较,易伤感情。孤不过是威胁皇姐两句,但皇姐当年却是真正将孤推入死境的帮凶。”荣王垂首整理微皱的袖子,轻柔如云的锦缎盖着过于苍白的手腕,他慢条斯理地道,“孤只要闫火罗大王的人头,必须要在和亲之前。答应这条,孤……不,臣弟愿将您与裴元初之子凌晁拱上帝位。而这不是正是你们谋算的?”
  ;;;;他就是在威胁人,但也没提太过分的要求。
  ;;;;这样都不答应,也别怪他主动破坏规则。
  ;;;;话音落下,缩在角落的裴朝一边试着将自己隐身,一边在爱的鼓励下对柔懿发了暗示。
  ;;;;柔懿长帝姬没错漏裴朝的提示。
  ;;;;但正因为看懂了,她才会懵得没反应过来。
  ;;;;“你……你的目的并非闫火罗人头,而是破坏和亲?”
  ;;;;只要将新郎宰了,这个和亲自然是和不成,简单又粗暴的逻辑。
  ;;;;荣王纠正道:“不是破坏,这桩和亲本就名不正言不顺。”
  ;;;;柔懿长帝姬道:“皇帝亲自下的和亲圣旨,如何名不正言不顺?”
  ;;;;“他配?”轻蔑的尾音在他舌尖打了个转,流畅地滑出,“他不配。”
  ;;;;柔懿长帝姬:“……”
  ;;;;的确,那个垃圾皇帝配不上。
  ;;;;柔懿长帝姬闹清楚荣王来闹一场的根源,顿时有了头绪。
  ;;;;她安抚道:“此次和亲是必须的,必须有这么一个人去安抚、迷惑闫火罗,以免闫火罗骤然发难,再度侵略朝夏边境。待我等处理好‘家事’,自然能空出人手全力施压闫火罗。”
  ;;;;她用闫火罗的士兵,将生锈钝掉的“凤家军”再度打磨锋利。
  ;;;;绝对能一刀子捅进闫火罗的心脏!
  ;;;;荣王道:“看样子皇姐是没将孤的警告放在心上。”
  ;;;;柔懿长帝姬又道:“和亲之人不是那位裴将军,名义上是她,但天底下相似之人何其多,随便找个替身顶上去就行。裴将军作战英勇、且胆识过人,孤还希望她能在之后的行动中出份力,打你那位皇兄一个措手不及。哪里会舍得牺牲她?”
  ;;;;荣王听后容色稍缓。
  ;;;;旋即又道:“凡胎,伪装不出裴先生的神韵。”
  ;;;;柔懿长帝姬:“……”
  ;;;;┻━┻
  ;;;;这厮的目标果然是裴叶那货。
  ;;;;好歹也是朝夕的荣王,能不能别用那么淡定的表情说如此痴汉的话?
  ;;;;柔懿长帝姬陡然有些牙疼的错觉。
  ;;;;“无需神似,相貌相似便可。”
  ;;;;荣王还有些不情愿,但也识趣没有继续抬杠。
  ;;;;“替身是谁?”
  ;;;;他知道柔懿长帝姬是个狡猾的人,不盘根问底,鬼晓得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柔懿长帝姬道:“德纯宗姬,萧妃儿。皇弟应该有所耳闻。”
  ;;;;荣王却道:“那个女人?污了孤的耳朵,不听,不识。”
  ;;;;柔懿长帝姬笑容僵硬在脸上。
  ;;;;分分钟将天聊死的男人,他要是能得偿所愿,自个儿便将自己的名字倒过来写。
  ;;;;荣王临走前道:“皇姐布局如何了?”
  ;;;;柔懿长帝姬冷笑道:“你那位皇兄怕死得很,守卫皇宫与都城的御林军不引开,略棘手。”
  ;;;;她倒是有办法,但荣王主动跳进来。
  ;;;;不好生利用一番,她也太亏了。
  ;;;;柔懿也想看看这位“皇弟”,这些年究竟经营出多大的势力。
  ;;;;荣王道:“御林军副将是臣弟早年安插进去的人,皇姐若要调用,便拿去用吧。”
  ;;;;他长袖一甩,一枚精巧的私印稳稳落在正厅右侧的席垫上。
  ;;;;说罢,荣王头也不回地离开,离时步履轻盈。
  ;;;;柔懿长帝姬起身将那枚私印捡了起来,确认是真印后忍不住嗤笑。
  ;;;;“这位皇弟究竟图个什么?”
  ;;;;经营这么多年的底牌说亮就亮出来了,也不怕她反手出卖队友?
  ;;;;裴朝看着荣王离去,这才站起身,拍了拍胸脯,一副饱受惊吓的小可怜样儿。
  ;;;;“谁知道呢,但这位荣王是真的不好惹。”
  ;;;;柔懿长帝姬扭头问裴朝:“他不是瞎子?”
  ;;;;“是瞎子,他眼睛看不到,但有些人看东西也不是靠眼睛的。这位荣王……平日跟活人别无二致,我也没发现他哪里有异常。方才他面向我,我才发现他身上萦绕的业力……”裴朝顿了一下,不知该如何形容刚才的感觉,“那样浓郁的业力,大概要将天下各国来来回回……”
  ;;;;“来来回回什么?”
  ;;;;“来来回回灭个千八百遍吧……大概……总之就很可怕……”
  ;;;;柔懿长帝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