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4:上一辈的相爱相杀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30 10:20      字数:2466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别看皇帝在外经营自己深爱先皇后的戏码,对内也将妃嫔当成集邮手办,但该生的孩子是一个没少。再加上皇帝营销有道,妃嫔知道自己再怎么争也争不过先皇后以及先皇后留下的太子,故而纷纷见好就收,各退一步。只要能生下儿子女儿,待新帝登基她们也能有指望。
  ;;;;君不见先皇那群太妃,她们在皇帝登基后也被各个子女接出宫供养着?
  ;;;;不在深宫住着,没有规矩约束着,自己就是府上最大的老太君,老年生活别提多有滋味。
  ;;;;这些太妃就是宫妃们羡慕的对象、努力的目标。
  ;;;;熬死皇帝,跟着儿女们出宫当老太君。
  ;;;;在这样诡异而和谐的氛围下,每年都会有几个新生儿降临。
  ;;;;除却少数几个体弱生病夭折的皇子皇女,大部分都安然活下来,顺利长大,相处和谐。
  ;;;;这个比例搁在历朝历代也能傲视“群雄”。
  ;;;;当然,这也是皇帝骄傲的资本之一。
  ;;;;后宫和谐,子女繁多,前朝给力,皇位稳坐。
  ;;;;人生赢家不外如此。
  ;;;;子女多了,皇帝当然也不稀罕了,牺牲个把女儿换来十几年无病无灾,国库还能丰盈起来,他当然舍得。因此,当使者提出要让帝姬和亲的请求,他想也不想就问要挑哪个帝姬。
  ;;;;这一行为让不少对皇帝有意见的朝臣暗皱眉头。
  ;;;;闫火罗是主动求和停战,并非朝夏战败被逼和亲,皇帝这句话将诸位帝姬置于何种位置?
  ;;;;朝夏帝姬尊贵无比,哪里是菜市场上任人挑剔选择的大白菜!
  ;;;;居然还带讨价还价?
  ;;;;朝中虽有主张议和的臣子,但也有不少反对派。
  ;;;;臣子见此情形,一些脾气躁得已经扭过头,额头青筋都蹦出来了。
  ;;;;皇帝却没在意这些人的情绪。
  ;;;;在臣子看来,帝姬是朝夏皇室与皇子同等尊贵的存在,但在皇帝眼中不过是诸多庶出子女中的一个。因为后位空悬,除了名义上的太子,其他子女都是庶出。这让自小就是嫡出,并且因为嫡出身份而凌驾其他兄弟姐妹之上、备受先皇与世宗看重的皇帝将“庶”看得很轻贱。
  ;;;;他膝下儿女不少,长到能和亲的适龄女儿也多。
  ;;;;从中挑一个给予恩宠,让其为朝夏往后十数年和平牺牲,她能有什么意见?
  ;;;;使者明显是有备而来。
  ;;;;他恭敬地用最标准的朝夏礼仪给皇帝行礼,尔后才道:“国主年少时曾化名到朝夏求学。”
  ;;;;皇帝面色冷了一些。
  ;;;;“这事儿略有耳闻。”
  ;;;;哪里是略有耳闻,基本朝夏和闫火罗两国朝臣都知道这事儿。
  ;;;;闫火罗大王与其他皇子不同,他很小时候便意识到闫火罗不进步,必然会被乱世抛弃。
  ;;;;彼时的朝夏国力强盛,兵强马壮,政治也算清明,让周边小国惴惴不安,生怕朝夏皇帝哪天不爽就派兵将他们剿灭了。被赶到贫瘠之地,国民生存条件恶劣的闫火罗也不例外。
  ;;;;闫火罗大王却觉得朝夏不足为惧。
  ;;;;性格强势的世宗禅位,继位的皇帝性格过于温和,不太可能随意动兵。
  ;;;;闫火罗有足够的时间发展自身,而他就是给国家带来变革的人!
  ;;;;他的野心不仅仅是壮大闫火罗那么简单,他还想觊觎天下。
  ;;;;但碍于地理限制,想要展望天下就必须越过朝夏。
  ;;;;朝夏是闫火罗最大的绊脚石。
  ;;;;想战胜敌人就必须充分了解敌人,才能制定一系列有针对性的策略。为此,闫火罗大王化名“罗燕”,以朝夏与闫火罗两国混血的身份,几经辗转才进入朝夏五院之一的天门书院求学。
  ;;;;顶着“罗燕”马甲的他行事洒脱、生性风流,真正不做作的举动以及学霸光环,很快就打消同窗们对异族的嫌恶。学生嘛,还是比较单纯的,“罗燕”在天门书院混得风生水起,直到踢到铁板。彼时在外游学归来的柔懿帝姬一眼就说“罗燕”是个虚伪暴戾又惹人厌恶的伪君子。
  ;;;;“罗燕”生出兴趣了。
  ;;;;他在天门书院暗中勾搭过对他有意思的女郎,女郎虽矜持却没扛得住他的狂热直球。
  ;;;;新鲜一段时间就有些腻了。
  ;;;;男人喜欢的女人永远不是最美丽的,而是最新鲜又没有尝过的。
  ;;;;五官优秀得像是自带美艳滤镜的柔懿帝姬就是又新鲜又绝色的佳人,一瞬间就激起他的好胜欲。哪怕柔懿是朝夏世宗帝姬,但也是个十来岁的丫头,身边的男人不是对她毕恭毕敬就是唯唯诺诺,颜色再好看也会觉得无趣。此时来一个画风格外不同的桀骜男人,效果暴击。
  ;;;;“罗燕”是怎么想的,但现实告诉他
  ;;;;他想多了。
  ;;;;柔懿帝姬整日跟那个相貌比花魁还艳丽的裴朝影形不离。
  ;;;;某次他想约柔懿帝姬去看日出,结果人家却是从裴朝屋中出来的,“罗燕”的脸色精彩无比。
  ;;;;“且不说孤有了元初,即便日后屋内再添人,也轮不到你。”
  ;;;;“罗燕”道:“帝姬殿下这话未免太折辱人。”
  ;;;;柔懿笑道:“你觉得这是折辱吗?孤也不是什么都不懂,也曾到边境游学,见识到不少混有两国血统的混种……边境百姓是这么称呼他们的。这些人在两国百姓不待见中长大,地位几乎与下九流相同,最大的愿望便是有朝一日能被接纳。他们为了生存,脊背膝盖在日复一日的弯曲中有了弧度。他们什么脾性?你又什么脾性?胆敢在一国帝姬跟前谈‘折辱’二字?”
  ;;;;“罗燕”听后冷汗涔涔。
  ;;;;柔懿继续道:“孤虽不知你的身份,想必也是闫火罗哪个贵胄子弟。两国战火平息多年,五院闻名天下,时有他国士子前来求学,闫火罗自然也不例外。孤不会对你如何,但也希望你记住,你这两条腿踩的是哪一国的国土?待在朝夏的地方,最好还是学会‘入乡随俗’。”
  ;;;;“罗燕”听后暗下懊恼。
  ;;;;“另外再让孤知道你对书院其他女郎图谋不轨,脐下三寸那物就摘了吧。”
  ;;;;“罗燕”不屈不挠想勾搭,结果被裴朝率领一堆的打手麻衣套头殴打。
  ;;;;红衣少年笑着露齿:“你也不看看自己的脸,有小爷天生丽质吗?”
  ;;;;长得好看,就是了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