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2:合作达成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30 01:38      字数:2393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这么做有什么用意?”
  ;;;;柔懿长帝姬却不是好糊弄的人。
  ;;;;除了年少相熟的人,其他人很难博取她的信任,连段干启都是费了一番功夫的。
  ;;;;“没什么用意。”
  ;;;;柔懿长帝姬嗤笑,明摆着不相信这鬼话。
  ;;;;裴叶只能无奈举起两只小胖爪,改口道:“行吧,我交代,这么做也是为了我自己。”
  ;;;;“为了你自己?这跟朝臣的朝服朝帽颜色有何干系?”
  ;;;;裴叶开始满嘴跑火车。
  ;;;;“你不好奇裴朝为何迄今还滞留人间吗?”
  ;;;;突然被点名的裴朝一脸懵逼。
  ;;;;他跟柔懿长帝姬对视一眼,后者不动声色道:“少年时听过不少鬼怪传闻,据闻鬼魂滞留阳世不肯轮回转世皆因为心中有执念,记挂阳世亲眷。元初心有遗憾,滞留阳世也正常。”
  ;;;;本该鲜花着锦的人生,骄傲宣告世人自己曾来过,结果却在年岁最好的年纪凋零。
  ;;;;柔懿长帝姬站在裴朝的角度想想,假如是她,她也不甘心离开。
  ;;;;裴朝却冲她摇头,裴叶也否了她的猜测。
  ;;;;“不是,执念再深的魂魄也会被幽冥引渡离开,这不是他滞留人间的理由。他滞留人间的真正原因是罪业深重,再加上那个巫蛊邪术有些邪门,这才被束缚在阳世无法解脱。”
  ;;;;这话倒不是骗人。
  ;;;;不仅裴朝如此,柔懿长帝姬现在暴毙也会如此。
  ;;;;“罪业深重?元初做了什么孽?”
  ;;;;裴朝心性善良、行事正值,不说功德披身,怎么也不该罪业深重。
  ;;;;裴叶道:“他的恶并非源于自身,而是源于一身的蛊虫。蛊虫吞噬龙气越多,影响国运越大,那么因为缺少国运而惹来的天灾便有他一分干系。若想解脱,得偿还清楚才行。”
  ;;;;“如何偿还?”
  ;;;;柔懿长帝姬秀眉微拧,深邃的瞳孔激起点点波澜。
  ;;;;这些罪业根本不是裴朝犯下的,为何要他偿还?
  ;;;;裴叶继续道:“罪业来源于减少的国运,也就是说如果你们能令朝夏强盛,百姓安居乐业,那么百姓的愿力也会催生国运增长。国运与百姓,二者相辅相成、互相影响。你与他感情深重,夫妻一体。只要你愿意,你能将自己的功德气运分享给他,替他还了欠下的罪业。”
  ;;;;某种意义来说,这就是“养小鬼”了。
  ;;;;她又将话题拐了回来。
  ;;;;“给朝服朝冠改颜色也是为了自己。百姓生活面貌能影响国运,而百姓生活如何又与朝中朝臣有密切干系。朝臣一心为民,办事尽心,百姓生活自然会好起来,促进国运增长。我是个世外人,即便有经天纬地的才华也无法涉足朝堂,干涉凡间朝代更迭。提建议给朝服朝冠改颜色被采纳,百官行善事也会算我一小份。我沾点儿功德红利不算过分吧?”
  ;;;;说完,裴叶给自己点了个赞。
  ;;;;这么扯的理由也能说得有鼻子有眼睛,简直棒棒的。
  ;;;;“你若不答应也无妨。”
  ;;;;柔懿长帝姬眉头一扬,黑沉的眸子瞧着裴叶,想听听她还能说什么。
  ;;;;裴叶厚颜无耻道:“我是凌晁的授业恩师,让他发个毒誓,日后给百官换一身颜色不难。”
  ;;;;凌晁不答应怎么办?
  ;;;;打一顿就乖了。
  ;;;;这小子天不怕地不怕,绝对怕她的拳头。
  ;;;;“你这么肯定孤会选择凌晁?”
  ;;;;裴叶道:“除了凌晁,殿下还有其他人选吗?”
  ;;;;“如果孤说有呢?”
  ;;;;“那我就连夜将那人砍了。您看好谁,我就砍谁。”
  ;;;;柔懿长帝姬:“……”
  ;;;;“成交么?”
  ;;;;裴叶冲着柔懿长帝姬伸出握拳小拳拳的小爪。
  ;;;;“孤应了。”
  ;;;;柔懿长帝姬也没有拒绝的余地。
  ;;;;不论是为了朝夏、为了裴朝还是为了她自己,选择跟裴叶合作是最保守的。
  ;;;;龙椅上那个垃圾当皇帝不怎么样,诡异手段倒是层出不穷,柔懿长帝姬怀疑他背后有世外邪士支撑。
  ;;;;见识过裴叶的手段,出于稳妥考虑也要试着跟她合作,免得阴沟翻船。
  ;;;;“希望孤这次没看错人。”
  ;;;;“相信我,这绝对是你一生看人最准的时刻。”
  ;;;;她裴叶可是战斗军团历任首领中最靠谱的一个。
  ;;;;不知不觉又到了蚀骨之痛发作的时候。
  ;;;;柔懿长帝姬刚放下虚软的手,掩藏在黑纱下的容颜疼得扭曲。
  ;;;;“再有半月,闫火罗会派遣使者正式来朝夏提亲,顺便签订停战盟约。”
  ;;;;她嘴角险些溢出一声压抑的痛呼,却被她硬生生咽了回去。
  ;;;;汗液从肌肤下冒了出来,将衣衫内衬打湿。
  ;;;;肌肉也因为剧痛而产生短暂的痉挛。
  ;;;;柔懿长帝姬面上却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连坐姿都不曾改变。
  ;;;;裴叶道:“我们挑在那个时候动手?”
  ;;;;柔懿长帝姬喉间溢出沙哑的笑声。
  ;;;;“你知道吗,闫火罗指明你去和亲。”
  ;;;;裴叶:“???”
  ;;;;柔懿长帝姬道:“闫火罗的停战不是出于真心,一来试探朝夏态度,二来使诈偷袭。闫火罗的大王是个极其好斗激战的暴徒,我当年与他打过交道,知道他不会真心议和。只是碍于国内贵族反战声音,不得不做出妥协。他多半是想借着停战议和哄骗朝夏放松警惕,同时蛊惑朝内停战派的耳目。再趁势发难,既能打朝夏一个措手不及,也能断绝停战派亲近朝夏的后路。而去和亲的人,十有七八会被牺牲。”
  ;;;;牺牲裴叶,她还真舍不得了。
  ;;;;“孤知道你不愿意,所以孤已经替你安排好替身,会有人替你去和亲。”
  ;;;;“谁?”
  ;;;;柔懿长帝姬吐出一个名字。
  ;;;;“你应该认识,萧妃儿。”
  ;;;;裴叶:“……”
  ;;;;柔懿长帝姬前不久还是萧妃儿背后最强代打,现在扭头就要牺牲萧妃儿了?
  ;;;;“你舍不得?”
  ;;;;裴叶莫名其妙地问:“我为何要舍不得?”
  ;;;;柔懿长帝姬道:“没有舍不得就好,欲成大事,总会牺牲一些人。”
  ;;;;裴叶:“???”
  ;;;;等等
  ;;;;“萧妃儿跟我有什么关系?”
  ;;;;“她的母亲与你生母是姐妹,你们二人是表姐妹。知道这层关系,你还能狠得下心?”
  ;;;;裴叶:“……”
  ;;;;“筱绿”父母当年投奔的绣娘亲戚是萧妃儿的母亲?
  ;;;;呵呵,游戏副本的狗血巧合还真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