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6:真相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6 02:19      字数:2363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这孩子这些年过着什么日子啊?
  为什么挺温馨的事儿被如此曲解?
  正常人的逻辑不应该是觉得小孩儿长得可爱才想收养么?
  “因为,你小时候与我的……嗯……你的义母,颇为相似。她心情抑郁,我才想着买个年龄与……小儿差不多的稚儿,让她开开怀。”裴朝说出这段话的时候,出现数次可疑的停顿。
  裴叶“哦”了声,表示明白。
  这个世界的替身梗无处不在。
  果真,这个世界的妹子都是一个流水线下来的。
  只是脸蛋相似嘛,基操,勿惊。
  “那之后为什么……‘我’会在一个偏僻的小村子长大?”
  中间又生出什么变故?
  裴朝身上的红衣似乎被阴气感染,衬得格外阴冷。
  “那日上元节,你的……义母,病情好了些,便想带你们都出去耍耍散心。结果……”
  “结果人太多了,‘我’走失了?”
  “不是。”裴朝摇头,“是我抱着你去街对面买糖,结果……死了,你无人看管走丢了……”
  他突然倒下,在众目睽睽下尸首爬出无数诡异的虫子,上元节出来的游人也被吓了一跳。
  谁也不敢上来查看,上元节游人如织,人群密集,谁都往外撤,自然更挤。
  混乱中,“筱绿”想挤出人群去找“义母”救裴朝,结果走丢了。
  而家中人也因为裴朝突然离世而乱成一团。
  待众人稍稍冷静下来才发现“筱绿”不见了。
  之后也没她的消息。
  裴朝愧疚道:“听廷长说起过,你这些年过得不好。”
  裴叶沉默不语。
  原主“筱绿”已经不在了,裴叶没资格代替她原谅谁。
  根据裴朝的描述,这事儿也怪不了他,怪不了任何人。
  “那你为何能认出我?因为这张脸?”
  裴朝摇头道:“世上相似之人那么多,小时候与长大后也不一样,哪能靠这个认人?认得出来,自然是因为廷长说你在军中效力,改名为‘裴叶’。哈哈,听到这名字的时候,我还以为你记起小时候的事情。顾廷长那厮还怀疑你是我女儿,我倒是想有你这么一个女儿……”
  发现她是“裴叶”,裴朝就知道她是自己养过几年的义女了。
  没想到当年那个胆怯的孩子,如今也成了征战一方的悍将,也让他极为欣慰。
  “廷长还说你脾气不太好,大字不识,那厮真是张口就污蔑人,想想还是蛮讨厌的。”
  裴叶:“……”
  顾廷长……
  这名字没记错的话……
  “你认识顾央?”
  裴朝笑道:“年少同窗,也算是相识多年的至交好友。论辈分也算你长辈,别直呼其名。”
  裴叶没听后面一句。
  “筱绿”有长辈,但她裴叶可没有。
  “顾廷长知道你以这样的形态存活于世?”
  裴朝摇头:“他是普通人,自然是不知道的。”
  裴叶又问道:“那他跟谁说起了我,而你又恰巧听到?”
  搞清楚“筱绿”的身世,裴叶将话题转了回来。
  裴朝:“……”
  裴叶不去看青年的表情,继续追问:“而你为什么会死?我刚才招魂‘柔懿帝姬’,结果却招来了你,这说明你们两个之间有什么特殊联系。一般而言,要么是你夺了她的命轨,要么就是你替她而死,或者你们俩在生死簿上的名字调换……你恐怕没注意到,你刚才试图挣脱,露出一瞬的‘死相’……”
  浑身上下全是蛊虫,被啃噬得只剩一张人皮。
  裴叶没接触过这玩意儿,但也知道身体被如此多蛊虫占据,会何等痛苦!
  裴朝绝对是被蛊虫搞死的。
  这种蛊异常阴毒,不仅要人命,还要将人活活折磨而死。
  瞧裴朝的面相也不是冲动易怒、喜欢与人结仇的,是谁这么狠心?
  裴叶倏地想起裴朝刚才说过的话。
  “难道是皇帝?”
  裴叶提及“柔懿帝姬”,裴朝就爆发阴气要杀人。
  这反应,有可能是因为“柔懿帝姬”是他的仇人,但也有可能是为了维护“柔懿帝姬”。
  裴朝也说过收养“筱绿”是因为“筱绿”小时候跟那位“义母”很像,故而“喜爱其相貌”。
  裴叶忍不住大胆假设——
  如果这位“义母”就是“柔懿帝姬”呢?
  裴朝愕然又无奈苦笑。
  裴叶能招魂能对付厉鬼,自然也能看出他是如何死的,有些事情瞒不住她。
  裴朝干脆就承认了。
  “是那个逆贼下的阴手,不过他的目标不是我。”
  “是‘柔懿帝姬’?”
  裴朝叹道:“是啊,正面赢不过便用这种方外邪术,让这种人坐上九五之尊的位子,是天下百姓的不幸。我也冷眼看着他治理的朝夏,百姓生活愈发困难……这种人,令人不齿。”
  “但最后中招的人却是你。”
  裴朝倏地露出一抹温柔的笑意。
  “为她而战、为她而死,是我毕生的荣耀。”
  裴叶:“……”
  (╯‵□′)╯︵┻━┻
  为什么要喂她狗粮!!!
  “我知道你们有一腿。”
  “是两情相悦。”裴朝皱眉纠正,“我与她不仅有男女之情,也有君臣之谊,实现她的抱负是我这一生都追求的宏愿。她生来高贵且骄傲,哪怕是死,我也希望她能有一场轰轰烈烈的盛大死亡,而不是被小人算计,被蛊虫折磨得没了自我,在无人知晓的阴暗角落,痛苦等死……”
  皇帝用巫蛊邪术夺了本该属于她的胜利,还用这种手段折磨她,希望她能垂下高傲的头颅。
  裴朝岂能答应?
  他想尽办法找了破解之术。
  唯有一命换一命,将阴毒的蛊引到自己身上,才能让她活着。
  她活着,便有办法夺回属于她的一切。
  但裴朝万万没想到——
  “我也是在死后才知道,逆贼给她下的狠手,可不仅仅是蛊那么简单……”
  “还有什么?”
  裴朝道:“帝王也不是什么好差事,当得好是应该的,万民气运护身,当得不好了,死后一入幽冥便会清算功德罪业,用生生世世去还债。柔懿是天命钦定的中兴之主,本该造福万民,令天下兴盛,结果却被逆贼用邪术窃走了帝运,而帝运被窃的后果却要柔懿承担,承受一切的反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