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5:在下裴朝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0      字数:2398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老兄,你是谁?”
  ;;;;裴叶看着陌生红衣青年鬼,面子有些挂不住。
  ;;;;虽说她只是个刚入门、半吊子天师,但招魂符招错魂……
  ;;;;这翻车也太惨烈了些。
  ;;;;难道是许久未画符,手艺生疏以至于画错符篆纹路?
  ;;;;这名青年没立刻回答,而是用一种打量的眼神仔细看着她,认真的神情让裴叶忍不住想起自家小伙伴凌晁。正当她准备再度发问,青年一边笑着歪脑袋,挺拔的身姿随着肌肉的放松而显得有些慵懒随性,但他的左手却暗暗压着悬挂腰间的刀。
  ;;;;“我也奇怪,你又是谁?”
  ;;;;裴叶看着红衣青年鬼防备的姿态,生出几分兴趣。
  ;;;;寻常鬼怪看到自己就吓得两股战战,这名红衣青年鬼什么来历,居然不怕?
  ;;;;不,也不是不怕。
  ;;;;只是他对自己的敌意压过了惧意。
  ;;;;裴叶迅速做出判断:“我只是好奇招魂玩玩,没想到你就来了。”
  ;;;;红衣青年鬼:“……”
  ;;;;招魂也能好奇玩玩吗?
  ;;;;现在阳世的活人还真爱作死。
  ;;;;“在下虽是孤魂野鬼,但也是鬼王,平日有理智还好,一旦失去理智就容易失控伤人。你为了好玩便惊扰亡者清净”红衣青年鬼用带着些微责备的眼神看着裴叶道,“实在不该。”
  ;;;;兴许是感觉到裴叶并无恶意,红衣青年鬼的戒备松了些。
  ;;;;“再者,这般直白看着陌生异性,不妥当。”
  ;;;;裴叶笑道:“没,我只是觉得红色衣裳果然显气色。”
  ;;;;除了凌晁这货,红衣青年鬼是他见过第二个整天红色不离身的家伙。
  ;;;;说起来,凌晁跟红衣青年鬼不仅装扮风格相似,连眉宇也有三分相似。
  ;;;;“显气色?”
  ;;;;裴叶道:“阴魂肤色不同于活人的红润,瞧着死气沉沉,而你看着不太一样。”
  ;;;;来都来了,招魂符也用了,干脆唠唠嗑呗。
  ;;;;她好奇是自己罕见翻车,还是另有隐情。
  ;;;;例如
  ;;;;传闻中的柔懿帝姬其实是男子而非女子?
  ;;;;哇,这个脑洞带感。
  ;;;;红衣青年鬼打量自己的衣袖衣襟:“哪里不一样了?”
  ;;;;裴叶笑道:“看着更鲜活一些。”
  ;;;;红衣青年鬼听后哑然:“阴魂便是阴魂,死了多年,哪还有‘鲜活’。”
  ;;;;裴叶趁势道:“死了多年了?可你瞧着年纪不大,衣裳配饰也不老,应该是当朝人吧?”
  ;;;;红衣青年鬼对此并不避讳。
  ;;;;“嗯,应该……有几年了……”
  ;;;;裴叶又问:“瞧你穿着富贵,生前也是高门大户出身吧?”
  ;;;;红衣青年富贵中透着低调,别看配饰不多,但件件都不是普通人用得起的。
  ;;;;他道:“祖上小有积蓄,也称不上高门大户。”
  ;;;;裴叶又问他:“那你,有没有听说过‘柔懿帝姬’?”
  ;;;;话音落下,刚才还温和友善的红衣青年鬼瞬间阴气爆发,全黑的瞳仁儿被浑浊猩红取代。
  ;;;;裴叶抬手用一大大大大串“定身符”和“清目明神符”将其从狂暴中拉了回来。
  ;;;;强行掐掉对方的爆发。
  ;;;;“看样子是‘柔懿帝姬’杀了你?”
  ;;;;红衣青年鬼被定在原地无法动弹,但周身爆发的阴气却将裴叶的符篆迅速腐蚀干净。
  ;;;;“你究竟是何人?”
  ;;;;裴叶道:“无名小卒一个。”
  ;;;;不是她招魂翻车,应该是这里面有不为人知的隐情。
  ;;;;裴叶重新找回自信。
  ;;;;红衣青年鬼道:“鬼鬼祟祟,不敢以真名示人。”
  ;;;;裴叶道:“我怎么就鬼祟了?我招魂招得光明正大,你是主动来的,又不是我绑你来的。”
  ;;;;红衣青年鬼不屑道:“你难道不是那个逆贼派来的?”
  ;;;;“逆贼?谁啊?”
  ;;;;红衣青年鬼见裴叶表情真诚不似作假,俊眉眉梢下压,又盯着裴叶的脸陷入某些思量。
  ;;;;“是皇帝。”
  ;;;;裴叶:“……”
  ;;;;哦吼,这位红衣青年老兄来历厉害了。
  ;;;;居然称呼一国之君为“逆贼”?
  ;;;;“你误会了,我根本没见过你口中那位‘逆贼皇帝’,我也不是他那一派的人。我只是查到一些陈年老黄历的破事儿,基于好奇心的督促来证实猜测真假。”裴叶将自己写的推测草稿拿起,怼到青年脸上,让他看个清楚,“我只是想看看‘柔懿帝姬’有没有死,没想到来了你。”
  ;;;;红衣青年鬼:“……”
  ;;;;一人一鬼面面相觑,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最后裴叶为了表示友好,主动松开青年的束缚。
  ;;;;“我们和平交流,不要动不动爆阴气,这里是军营,人口密集,你若失控会死很多人的。”
  ;;;;裴叶示意青年坐下,大家一边喝茶吃肉一边唠嗑。
  ;;;;红衣青年鬼看着裴叶的脸道:“原来你就是‘裴叶’。”
  ;;;;裴叶扬眉。
  ;;;;她还未探出青年身份,对方先说破自己的身份。
  ;;;;红衣青年鬼一边在席垫落座,一边又道:“亦或者说,该喊你一声‘绿儿’?”
  ;;;;裴叶眸色锐利地看着青年。
  ;;;;“你是谁?”
  ;;;;红衣青年鬼正色道:“在下姓裴,名朝,字元初。”
  ;;;;裴朝?
  ;;;;这名字没听过。
  ;;;;最重要的是
  ;;;;“你怎么知道我是‘筱绿’?”
  ;;;;裴朝看着裴叶的目光多了几分和蔼,死气沉沉的鬼眸泛着些许柔色。
  ;;;;“这自然是因为你的名字是我取的,不过你兴许也忘了,毕竟那是很小时候的事情了。”裴朝脸上的愧疚几乎要溢出来,声音添了几分低落,“当年还想着你年岁再大一些,便带你去寻找亲生父母的。”
  ;;;;裴叶万万没想到,原主“筱绿”的身世会在一个莫名招错的厉鬼口中得到真相。
  ;;;;“你说寻找‘我’的亲生父母,这话是什么意思?”
  ;;;;裴朝不疑有他。
  ;;;;“筱绿”走丢那年还太小了,如今这么大,不记得也正常。
  ;;;;“牙行的人说你家乡大旱之后又大灾,你的父母生活困顿,只能带着你与弟弟去投奔在大户人家当绣娘的姨母。只是半道上没了盘缠,不得不做主,将你卖入牙行,与人为奴。”
  ;;;;裴朝看到被插了草标贩卖的两三岁小姑娘,喜爱其相貌,便将她买回家了。
  ;;;;“你因为……一个两三岁小孩儿的相貌,将人买了?”
  ;;;;裴叶用一种“你是绅(变)士(态)吗”的眼神看着青年。
  ;;;;裴朝陷入了沉默。
  ;;;;隐隐还有些痛心疾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