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4:招魂召错人了?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0      字数:2578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意图整个天下吗?”
  ;;;;黎殊的话无意间给了裴叶灵感。
  ;;;;她将手机收起回了营帐,安静思索三个游戏副本的共同之处。
  ;;;;第一个游戏副本是沙雕灵异现代都市,隐藏主线是阻止“原女主”被厉鬼利用,防止普通人的寿命气运被进一步窃取,搜集神秘老兄尸骨归根结底还是跟“功德”、“气运”二字沾边。
  ;;;;第二个游戏副本是很正常的重生黑化复仇末世题材,但在裴叶一顿操作猛如虎的搅和下,发现末世爆发的真相,拯救了世界。尽管不知道第二个游戏副本后续,但看游戏系统给出的奖励,想必末世幸存者都活下来了。
  ;;;;救了幸存者,解决末世危机,最后也奖励大笔“功德”、“气运”。
  ;;;;那么
  ;;;;第三个游戏副本是不是也跟此有关?
  ;;;;她要完成的隐藏主线是不是也牵涉到大笔“功德”、“气运”?
  ;;;;已知裴叶碰见的“优质客户”局限在朝夏朝廷,而这些“优质客户”各个都是人才。
  ;;;;这就耐人寻味了。
  ;;;;这是暗示裴叶,朝夏要一统天下,终结乱世?
  ;;;;按照这个结局,萧妃儿重生前的世界显然达成目的了。
  ;;;;但萧妃儿重生之后呢?
  ;;;;她改了结局,让朝夏灭国,最后一统天下的人是暴君男主。
  ;;;;小说梗概没说明一统天下后百姓生活如何,但从字里行间对男主的评价暴戾阴毒性情被灭门惨祸和闫火罗皇室凶残争夺扭曲的郎昊,他最后真的能好好守住这个天下?
  ;;;;天下一统持续了多少时间?
  ;;;;小说没给出答案,只说男女主he结局。
  ;;;;爱情童话背后是婚后的柴米油盐,这对相爱相杀又性格极端的男女主he背后又是什么?
  ;;;;假设萧妃儿重生后的世界根本没有稳定一统,而是陷入更加混乱的乱世,造成更多的杀戮,那么裴叶将游戏副本主线扭回去,让朝夏完成稳定统一,百姓能安居乐业几十年……
  ;;;;二者一比较,明显是后者能赚“功德”、“气运”。
  ;;;;分析出这一点,裴叶便忍不住蹙眉嘀咕。
  ;;;;“屁个推销绿帽,老娘信了你的邪!”
  ;;;;她低声咒骂,游戏系统依旧装死,半点儿提示都没有。
  ;;;;“垃圾,你等着!”
  ;;;;这个破游戏除了压榨她家崽,让它打童工,骗她氪金,屁事儿不会干。
  ;;;;指望它给清晰线索,还不如指望第七战斗军团出个联邦元帅。
  ;;;;裴叶跟黎殊谈话过后,二人便有意识关注朝夏的时局,还真让他们发现一点儿猫腻。
  ;;;;这还要多亏秦绍和申桑。
  ;;;;他们就在都城玄安,探听朝廷消息比其他人方便很多。
  ;;;;秦绍还是秦老唯一的孙子,自带广阔人脉,再加上他也快弱冠成人,在秦老的授意下接触更高更复杂的圈子。别看秦绍年轻,但天门书院各位夫子都说他天赋不凡,假以时日必能身居高位,他自然用最短时间摸清了这些人的底子,并且将他们组成了一张复杂庞大的网络。
  ;;;;秦绍也随之发现了不对劲。
  ;;;;自家祖父一向是中立党,虽说门生遍地,但从不沾跟结党有关的事儿。
  ;;;;“祖父近些年的举动太怪异了,主张议和根本不是他能做出来的……”
  ;;;;秦绍很清楚,别看自家祖父整天佛系养生,年轻时候却是个标准的道系主战派,再加上实力了得,甚至有了一般大臣没有的特权剑履上殿。听闻他年轻时候跟人在朝堂上吵得厉害,而对方还胡搅蛮缠激怒他,气得祖父直接拔剑,一剑削了那人宝贝的胡子,自此结了仇。
  ;;;;哦,这位老臣秦绍还见过。
  ;;;;小时候还被那位长辈抱在膝上逗耍,哄他喊祖父“老货”。
  ;;;;_∠)_
  ;;;;当然,天生自带求生欲的秦绍没有喊。
  ;;;;如果秦绍判断有误,跟祖父斗了大半辈子的政敌总不会感觉出错。
  ;;;;秦老在朝堂上力挺议和之后,那位长辈一下朝就冲上门要祖父给一个说法。
  ;;;;【姓秦的,老夫看你是年纪大了脑子也糊涂了,趁着脑子还没腐朽,早点滚开给人让路。】
  ;;;;秦老正在院中侍弄花草。
  ;;;;【老糊涂的人你是,不是老夫。】
  ;;;;秦绍跟裴叶私聊道:“我听到祖父跟那位长辈说了一句这朝夏的天要变了。”
  ;;;;秦老说完便将水壶丢一边,拍了拍手让这位亦敌亦友的老家伙去书房细谈。
  ;;;;也不知二人谈了什么,那位长辈也没怎么吱声了。
  ;;;;看着这段文字,裴叶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
  ;;;;“看这情形,那位王者代打是准备从幕后走到前台?”
  ;;;;即便能,此人又是什么身份亮相?
  ;;;;政变上位多受人诟病,也会导致统治不稳定。
  ;;;;秦老明显知道点儿什么,他为何会屡屡做出不符合人设的举动?
  ;;;;“凤家军”为何能听从此人的命令,任由调动经营?
  ;;;;这人会是储君太子吗?
  ;;;;不可能,储君太子段位太低,干不过这群老成精的重臣。
  ;;;;裴叶理了理自己发现的线索和推测。
  ;;;;总结出几个特征。
  ;;;;其一,那人是皇室一脉,即使政变也能合法登基,不然那群讲究正统的臣子很难搞定。
  ;;;;其二,那人能暗地里能操控“凤家军”而不被其他人发现。
  ;;;;其三,那人能力比皇帝更强,让秦老、秦老同期的政敌都忌惮……亦或者说满意。
  ;;;;其四,那人如今的身份不能摆在明面上……
  ;;;;裴叶看着最后一条,将怀疑目标进一步扩展,不在局限于活人,连死人都算上了。
  ;;;;最后圈出了两个人选。
  ;;;;世宗、柔懿帝姬。
  ;;;;紧跟着又划掉了世宗。
  ;;;;世宗比皇帝他爹都大了十八岁呢,古代这个条件寿命普遍活不到那么老。
  ;;;;不是世宗,那么便是传闻中为生育太子而血崩难产的柔懿帝姬了。
  ;;;;虽说她在死亡名单上,但她是目前为止最符合裴叶罗列这些条件的人。
  ;;;;“会是你么?”
  ;;;;裴叶看着四个字陷入沉思。
  ;;;;普通人很难求证,但裴叶不是普通人。
  ;;;;查谁死了没,她有的是非常手段。
  ;;;;“招魂看看就知道了,如果柔懿帝姬魂魄不在幽冥滞留,也没去投胎,王者代打九成是她。”
  ;;;;裴叶手上没有柔懿帝姬相关的信物,但知道对方的名字也能试着招魂。
  ;;;;毕竟,名字是世间最短的“咒”。
  ;;;;“出来让我看看吧,隐藏背后的人究竟是不是你!”
  ;;;;裴叶一手捏诀,一手以指画符,以元凭空花了一张超级加强版的“招魂符”。
  ;;;;几息过后,帐内掀起了一阵阴风,烛火被吹得明明灭灭。
  ;;;;裴叶见此便有些失望。
  ;;;;这明显是有魂过来,看样子柔懿帝姬是真死了。
  ;;;;“不是她,又会是谁呢?”
  ;;;;话音落下,浓郁阴气凝结出一道身穿红色干练劲装、相貌格外艳丽的青年。
  ;;;;他也学着裴叶的话,含笑着道:“又会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