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3:惨烈翻车的原女主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0      字数:2331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若是顺着这条思路,似乎很多事情都能解释清楚。
  ;;;;不过
  ;;;;这位超级代打是谁呢?
  ;;;;裴叶将小说人物在心头过了一遍,也没发现可疑目标。
  ;;;;但她的直觉告诉她,“凤家军”应该是正确线索,顺着这条线调查下去会有收获。
  ;;;;“合仲,‘凤家军’这些年发展如何?”
  ;;;;黎殊出山拿的是“凤家军”的offer,但战事吃紧,为了配合布局,又因为兵员频繁调动,黎殊便被调到正面闫火罗的第一战线。他有心认真经营,顺便给裴叶夯实基础,这些年婉拒不少其他派系的招揽。说是“凤家军”出来的,其实跟“凤家军”的联系并不多,也就一缕香火情。
  ;;;;裴叶突兀问起“凤家军”的事情,黎殊还怔了一下。
  ;;;;“这跟‘凤家军’有什么联系?”
  ;;;;“我就问问。”
  ;;;;黎殊却不信。
  ;;;;他知道裴叶不是好奇心泛滥的人。
  ;;;;突兀问这么一嘴,必然有他不知的内情。
  ;;;;黎殊也聪明地没有追问下去,只是将脑中“凤家军”近些年的现状整理出来。
  ;;;;“你又不是不知道,‘凤家军’的虎符在储君太子手中,而太子一向顺从皇帝陛下,相当于皇帝陛下通过太子间接掌控了‘凤家军’。为了抵御闫火罗的侵袭,‘凤家军’这些年趁势招兵买马,兵力从原先的十五万扩充到四十五万之多,各种军备辎重都先紧着他们……再加上十万护卫都城玄安的御林军,相当于朝夏八成兵权都在陛下手中,这还不算那些忠于陛下的将领……”
  ;;;;说到这里,黎殊忍不住笑着感慨。
  ;;;;“老夫倒是怀疑传闻真假,这位皇帝陛下是大智若愚啊。看似不显山不露水,却将最重要的兵权慢慢拢到自己手中,死死攥着。真要是平庸无能之辈,哪里能不声不响做到这些?”
  ;;;;这位皇帝也没有将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
  ;;;;将资源向“凤家军”倾斜的同时也大力提拔其他新人将领。
  ;;;;裴叶、凌晁和郎昊三个小年轻能爬得这么快,也跟这一政策有关。
  ;;;;若是搁在以前,这是想都不敢想的。
  ;;;;兵力的扩充、战力的提升以及军权的凝聚,也让黎殊对如今的朝夏有了信心。
  ;;;;哪怕朝廷操作还是那么迷_∠)_
  ;;;;裴叶看着私聊呵呵。
  ;;;;“我倒是不觉得。”
  ;;;;如果原著《替身冷血皇妃之狠毒暴君别宠我》没骗人,如今这位皇帝是真的废物,跟大智若愚的距离差了十几个凌晁。
  ;;;;如今这局面,要么是皇帝误打误撞,要么就是有人暗中推动。
  ;;;;只要揭穿这位神秘人的身份,一切谜题都能迎刃而解。
  ;;;;黎殊看着这条回复,某根神经被触动。
  ;;;;“你的意思这事儿背后有人?”
  ;;;;裴叶意有所指地道:“你不觉得当年萧妃儿伪造‘凤家军’虎符很可疑吗?”
  ;;;;若非黎殊自身就是造假大师,还有一个朋友圈的伪造大佬,谁能知道“凤家军”虎符是假的?
  ;;;;没这遭,朝夏局势如何还难说。
  ;;;;她知道萧妃儿是重生的,但黎殊不知道。
  ;;;;所以裴叶的话就被黎殊错误解读了。
  ;;;;“你的意思萧妃儿背后另有高人?只是高人藏得严实,尚未露出马脚?”黎殊刚发完这段话,他又推翻了自己的猜测,“这应该说不通。萧妃儿当年是想置‘凤家军’、储君太子与死地,根本没给他们留下一丝生路。如果引导皇帝的高人跟萧妃儿背后的高人是一个人,为何目的截然不同?你也看到如今的‘凤家军’了,跟以前相比是云泥之别。”
  ;;;;裴叶又道:“你这话听着也有道理,但我觉得二者有可能是同一人。”
  ;;;;毕竟
  ;;;;一本走套路的大女主文实在扛不起多位王者的折腾。
  ;;;;萧妃儿那点儿墨水还不被玩死?
  ;;;;裴叶说萧妃儿肚子里墨水那么点儿,还真不是黑这位原女主。
  ;;;;萧妃儿的近况足以证明这点。
  ;;;;她回到封地后,脑袋上的大女主光环像是失灵了,干什么事情都不顺利。
  ;;;;例如,她颁布一系列强大封地的措施却惹得民怨沸腾。
  ;;;;她想搞水利,修筑堤坝水库,本意是想防止干旱、应对夏汛,还主动劝说下游低洼处耕种的百姓迁徙去高地。听着主意不错,但真正实施下去就坑人了。她过于信任自己的心腹,亦或者说看人眼光不太好,任人唯亲,负责此事的心腹虚报支出、贪污银两,购入的木材石材全都是以次充好,徭役人数不够用暴力手段强征,徭役营管理不当以至于传染性疾病横行……
  ;;;;没做好预算弄什么水库、修筑堤坝关键还没搞好导致封地财政一笔糊涂账,最后连收购药材处理疾病都没钱。病情封锁不当,让疾病从徭役营传了出去,百姓病死不知凡几。
  ;;;;除了这事儿,还有其他毛病。
  ;;;;尽管低洼处有被淹没的风险,但此处淤泥后,土地肥沃,年年种植也不用担心土地变贫瘠。那些农户靠着这些祖传的地当个小富户,结果她一来就让人搬家,征收他们的土地,用中游刚开荒的土地弥补几十户百姓凑了银两,求士子写了御状,包袱款款去都城玄安告御状。
  ;;;;结果喜闻乐见。
  ;;;;萧妃儿在封地搞的一桩桩事情爆了出来。
  ;;;;众臣看得目瞪口呆,在都城述职的秦绍和申桑吃饱了瓜,每天在小群里挂文字转播。
  ;;;;这位“德纯宗姬”真是个“妙人”啊。
  ;;;;裴叶:“……”
  ;;;;当她怀疑有人给萧妃儿代打,她便开始佩服那位王者代打。
  ;;;;萧妃儿干事儿只有想法没有计划,天真又自我,这位王者代打怎么做到的,既不让外界看破萧妃儿的真实斤两,又成功瞒着萧妃儿,让她看到自己的“计划”顺利完成……
  ;;;;真是太难了。
  ;;;;裴叶忍不住对这位素未谋面的王者报以崇高敬意。
  ;;;;黎殊许久才发来一条私聊。
  ;;;;“你觉得二者能是一个人?”
  ;;;;裴叶不负责任地道:“直觉告诉我,几率很大。”
  ;;;;手机玩得多了,黎殊也知道“直觉”为何物。
  ;;;;他不信这个,但说话的人是裴叶,一个拥有极多非人手段的神棍,他半信半疑。
  ;;;;“若真想真如你所说,那这人的所图极大。不局限于一个朝夏,意在整个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