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0:PTSD患者和二次元爱好者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0      字数:2478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一封封或好或坏的战报送到皇帝桌案前。
  ;;;;此时此刻,它们的分量完全比不上心腹送来的密报。
  ;;;;贴身伺候的内侍垂手站在一侧,连呼吸都不敢大声,生怕惹怒了皇帝引来杀身之祸。
  ;;;;外人都以为皇帝才能平庸但性情好,不会动辄暴怒杀人。
  ;;;;真相如何,只有他们这些贴身伺候的内侍才知道。
  ;;;;“来人!”
  ;;;;皇帝收回目光,冲着贴身内侍招手。
  ;;;;内侍心神领会上前,垂手弯腰恭听圣意。
  ;;;;“派人去查查这个叫裴叶的,看她是什么来历。”
  ;;;;心腹内侍道:“喏,奴婢这就去办。”
  ;;;;裴叶的身份并不好查。
  ;;;;他们只查到她以裴叶身份行走于世的情报,并不知道“筱绿”时期的消息。
  ;;;;倒不是帐下的人太废物,而是顾央先下手为强,将许多关键线索都抹掉了。
  ;;;;如此一来,倒是让“筱绿”普通身份蒙上一层神秘薄纱。
  ;;;;再加上皇帝自个儿的脑补
  ;;;;emmm
  ;;;;看着搜集上来的情报,再看看心腹传递回来的消息,皇帝周身笼罩的气场阴沉了无数倍。
  ;;;;“来人,去凤梓宫!”
  ;;;;心腹内侍心神领会,将龙案上的东西全部收拾整齐,一起带去凤梓宫。
  ;;;;凤梓宫是距离皇帝最近的内苑宫室,也是先皇后孝恭皇后的寝宫,孝恭皇后生前的遗物画像都被皇帝转移到这里供奉。
  ;;;;皇帝带人过去的时候碰见一脸愁容的太子从凤梓宫出来。
  ;;;;“儿臣见过父皇。”
  ;;;;皇帝收敛怒容,威严低沉地道:“你也成家了,别天天来打搅你母后。”
  ;;;;太子行礼姿势顿了顿,低声道:“儿臣遵旨。”
  ;;;;“下去吧。”
  ;;;;皇帝头也不回地迈入凤梓宫,宫殿大门在太子眼前缓缓合上。
  ;;;;太子温和的容色染上些许阴霾。
  ;;;;服侍他的小内侍劝慰他。
  ;;;;太子抬手示意他闭嘴。
  ;;;;“孤心里有数,父皇是想念母后了。”
  ;;;;搁在后世兴许能调侃一句“父母是真爱,儿子是意外”。
  ;;;;但太子心里很清楚,皇帝跟那位孝恭皇后之间有个屁的真爱。
  ;;;;“走吧,迟了宫门要下钥了。”
  ;;;;太子带人离开,离开皇宫前还不忘回头看一眼凤梓宫的方向。
  ;;;;世人都说皇帝深爱已故先皇后,为了皇后封了旧宫,不再立后,爱屋及乌宠爱太子。
  ;;;;一切都如童话一般美好。
  ;;;;唯独太子知道自己身处一个怎样荒诞的家庭。
  ;;;;连皇帝都不知道,太子其实知道自己不是先皇后所出嫡子。
  ;;;;他四岁时候,课业达不到太傅预期被罚,又被皇帝训斥,悲愤委屈之下逃入凤梓宫。
  ;;;;年幼的太子希望从亡母画像汲取些许安慰和力量,哭着哭着哭睡过去。
  ;;;;待他醒来却发现凤梓宫多了一人,他的父皇。
  ;;;;外人脑补情深款款的父皇,这时却站在母后画像前撒泼咒骂,骂到动情处还口水喷溅。
  ;;;;太子惊愕地睁大眼睛,张着嘴。
  ;;;;他何时见过这样的父皇啊?
  ;;;;一国之君,居然丢下所有教养与矜持,冲着亡妻画像咒骂,活生生像个疯子。
  ;;;;太子这才知道自己原来不是先皇后的孩子,而是皇帝白龙鱼服时与卑微雏ji所出的私生子。
  ;;;;真正的先皇后在他出生前就死了,死在一场大火之中。
  ;;;;而皇帝瞒天过海,让先皇后为诞育皇太子难产血崩而死。
  ;;;;羞辱她引以为傲的血统,践踏她的尊严与名声。
  ;;;;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太子都无法理解皇帝对先皇后扭曲的恨意与恶意。
  ;;;;多深的恨才能催生如此扭曲污浊的恶?
  ;;;;随着年虽增长,太子逐渐明白皇帝情深义重下的虚伪,明白二十八个字的谥号承载着怎样的恶意。
  ;;;;同样的
  ;;;;太子也渐渐发现自己真是皇帝的亲生子,骨子里便带着无法抹去的恶。
  ;;;;一想到皇帝此时在凤梓宫做什么,太子便无法抑制内心翻滚的愤怒。
  ;;;;回到府邸,又有不长眼的妾侍上赶着跟他说什么
  ;;;;“皇帝陛下与先皇后鹣鲽情深,是好事啊。”
  ;;;;皇帝越爱先皇后,他们所出嫡子地位才会越牢固。
  ;;;;太子扯了扯嘴角。
  ;;;;如果不知道真相,他兴许会认同这话。
  ;;;;“闭嘴,退下去!”
  ;;;;太子呵斥妾侍,将其赶了出去。
  ;;;;他径自去了书房,从书房秘密隔层取出一幅画像。
  ;;;;这副画像赫然就是从凤梓宫供奉的先皇后画像临摹下来的,与原版分毫不差。
  ;;;;太子双目痴迷地看着画像上的女子。
  ;;;;他低声喃喃。
  ;;;;“……父皇不值得……但孤一定值得……”
  ;;;;谁也想不到,太子爱上了一副画像。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幅画成了冰冷后宫唯一能给予他温暖与力量的陪伴。
  ;;;;只可惜,世上女子千千万,能与画像比肩或者得其三分精髓的女子,一个都没有。
  ;;;;唯一一个长得像的萧妃儿也是故作清高,见到太子就跟见到杀父仇人一样,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那样一张脸怎么会露出那样冰冷无情的眼神?
  ;;;;萧妃儿简直是在浪费他心上人的颜值!
  ;;;;空有一张皮囊,毫无内在精髓。
  ;;;;太子暗中撩拨几次,很快便没了兴趣。
  ;;;;与其追求容貌相似而神不似的替代品,倒不如将她画在纸上,眼神温柔、深情款款。
  ;;;;这才是太子的心上人啊。
  ;;;;太子沉迷画像,皇帝在凤梓宫暴跳如雷。
  ;;;;“你真是不要脸了”
  ;;;;他指着画像上含笑的女子咬牙。
  ;;;;“一国之母却给不知名的野夫生了个孽种……”
  ;;;;以裴叶十七八岁来算,她极有可能是先皇后的私生女!
  ;;;;说不定这个女儿还是她在宫内跟哪个侍卫通jian所生。
  ;;;;当年宫殿火焚,多半是为了遮掩孽种的存在!
  ;;;;皇帝一想到搜集上来的情报便暴躁地想要摔东西,将挂墙上的画像摘下来多踩两脚。
  ;;;;“你不会得逞的!”
  ;;;;皇帝确信画像上的女人死了,哪怕当年是诈死出宫,她也活不下来。
  ;;;;毕竟,当年那个巫蛊咒术可是奔着女人性命而来的。
  ;;;;除非有真正深爱她的人愿意为她替命而死。
  ;;;;女人死了,但她留下的女儿……
  ;;;;先不管那个叫裴叶的女子是不是柔懿的女儿,皇帝都不会让她活着碍自己的眼!
  ;;;;不过,皇帝还有三分理智。
  ;;;;他再想杀人也不会这个时候动手。
  ;;;;他还需要裴叶这个横空出世的悍将替他稳固江山,机会日后再寻。
  ;;;;而这个机会,并没有让他等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