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9:今晚的月亮姿色平庸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0      字数:2417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裴先生,许久不见了。”
  ;;;;荣王在外人跟前非常高冷,如高山雪莲般凛然不可侵犯,私底下却相当温和。
  ;;;;元帅目光诧异地瞧了一眼裴叶。
  ;;;;要知道裴叶进入帐中就没说过话,而荣王却能靠着脚步认出人,还准确“望”向她的方向。
  ;;;;要说这俩不熟悉,谁相信呢?
  ;;;;众人目光都落在裴叶身上,好奇她会如何应对。
  ;;;;裴叶道:“是许久不见了,荣王殿下近来可安好?”
  ;;;;“甚好。”荣王旁若无人地道:“孤听闻先生在前线屡立奇功,便向皇兄要了这份差事。当年初见先生便觉得先生不是寻常池中物,来日必有际会风云化龙之时,果真让孤等到了,于情于理也该亲自来祝贺先生。”
  ;;;;众人面无表情地听着。
  ;;;;荣王殿下,您当着众将士的面明说屁颠颠跑来前线是为了“裴先生”,让其他人怎么想?
  ;;;;“小事小事,不足挂齿,哪值得荣王殿下这般夸赞?”
  ;;;;众人继续面无表情。
  ;;;;人比人,气死人。
  ;;;;裴叶这段时间立下的功劳,兴许是其他人一辈子都挣不来的。
  ;;;;荣王笑着道:“先生勿要妄自菲薄。先生之事早已传到皇兄那边,连皇兄也赞先生是年少英才。”
  ;;;;听着这两人尬聊尬吹,其他人根本插不进嘴。
  ;;;;这时,裴叶发现两道陌生又带着些恶意的目光,不由得扭头看去。
  ;;;;她动作突然,偷窥者被抓了个正着。
  ;;;;此人是跟荣王一道来的使者,也是皇帝一派的心腹。
  ;;;;作为皇帝心腹,他当然知道皇帝一直不喜欢这位幼弟,也一直忌惮着他。
  ;;;;尽管荣王目盲绝了登基的可能,但他这些年在朝堂的声望不降反升,依旧将各方面平庸得毫无亮点的皇太子压得死死。
  ;;;;不少老臣依旧秉持观望态度,这让皇帝和太子都恼怒非常,太子也不好再对荣王下手。
  ;;;;荣王主动来前线当使者,皇帝答应这么痛快,也有将荣王支开,让太子有发挥余地的意思。
  ;;;;但皇帝又担心荣王跑去前线搞事情,例如拉拢前线将领逼宫尽管可能性不高,但也不得不防所以皇帝便以辅佐荣王的名义,派了自己心腹跟着过来,实际上是为了监视荣王。
  ;;;;心腹兢兢业业地执行自己的使命。
  ;;;;庆幸荣王一路上安安分分,没有丁点儿惹人怀疑的举动。
  ;;;;他刚想松口气,却见到一个能让他一口气提不上来、原地噎死的人。
  ;;;;这张脸
  ;;;;他没看错吧?
  ;;;;皇帝心腹被裴叶逮了个正着也不慌,反而不自然地笑着问:“这位可是德纯宗姬?”
  ;;;;朝堂老人都知道德纯宗姬萧妃儿跟薨逝多年的先皇后相似。
  ;;;;但大家伙儿万万没想到,前线大营还有一个能以假乱真的人。
  ;;;;皇帝心腹故作眼花认错人。
  ;;;;裴叶道:“末将并非德纯宗姬。”
  ;;;;“那不知小将军姓甚名谁?”皇帝心腹讪笑道,“人老了,眼睛花得厉害,还请小将军见谅。”
  ;;;;裴叶道:“姓裴,名叶,暂无表字。”
  ;;;;皇帝心腹见她说得坦荡,但提起的心依旧不敢落地。
  ;;;;“不知小将军芳年几何,与那位德纯宗姬有无亲眷关系?”
  ;;;;裴叶眉头轻皱,荣王则出声呵斥皇帝心腹,打断他越发无礼的盘问。
  ;;;;皇帝心腹尴尬笑笑,躬身退到荣王身后,但余光仍时不时往裴叶身上瞄。
  ;;;;无法从裴叶口中问出来,他还不能去别地儿打听?
  ;;;;裴叶的年纪,或者说筱绿的年纪是个迷。
  ;;;;当年的筱绿营养不良,长得干瘦弱小,实际年龄看着比外表大一些,但裴叶精心养了这些年,身体长得很快,特别是进入高速生长发育时期,每隔两个月就会有比较大的变化。
  ;;;;仅从目前的外貌判断,估算年纪比实际年纪大一些。
  ;;;;瞧这不像是十四五,倒像是十七八岁。
  ;;;;皇帝心腹的小动作没有逃过荣王的耳目,但荣王并未阻拦,反而任由他私下小动作不断。
  ;;;;夜深人静,适合吃烧烤。
  ;;;;“裴先生近来可要小心了。”
  ;;;;荣王一袭霜色华裳,慢步而来,装扮与当年深山初见并无太大变化。
  ;;;;但年岁增长,少年温柔清脆的嗓音变得低沉而磁性,清隽秀美的相貌也多了些棱角。
  ;;;;唯一不变的是那双没有焦点的灰色眸子。
  ;;;;裴叶正坐在篝火堆旁烤着鸡,听到身后动静也不回头。
  ;;;;“小心谁?”
  ;;;;荣王道:“白日待你无礼的那人是皇兄心腹。你的消息,怕会以最快速度呈递上去。”
  ;;;;裴叶眉头也不皱地道:“因为我跟德纯宗姬长得像?”
  ;;;;荣王笑着在她身边优雅坐下。
  ;;;;青年温和的眉眼在篝火映衬下显得格外温暖。
  ;;;;“不是,因为裴先生跟已逝皇嫂相似。”
  ;;;;裴叶听了不在意。
  ;;;;“相似又能如何,还能将我纳入宫中当个替身不成?”
  ;;;;敢有这样的念头,她绝对会一棍子打爆皇帝的狗头。
  ;;;;不知哪一句话戳到荣王的点,原先温柔沉静的青年露出一瞬的阴沉,一缕猩红从那双没有焦点的灰眸飞速闪过。
  ;;;;裴叶对气息敏感,当她转过头,青年早已恢复平日的常态。
  ;;;;“不会的,皇兄还不敢。”
  ;;;;裴叶从篝火堆下拨出一块包裹严实的泥团。
  ;;;;“当然,谅他也没这个胆子。”
  ;;;;敢试一试就让他原地去世。
  ;;;;裴叶拨开泥团,扒出里面的叫花鸡。
  ;;;;“荣王殿下要尝尝吗?”
  ;;;;荣王瞧不见,裴叶只能亲手给他喂一块,青年异常顺从。
  ;;;;一缕发丝随着他垂头的姿势滑落,温顺得贴在额侧,青年“望向”裴叶。
  ;;;;他倏地道了一句:“先生,今晚的月色怎么样?”
  ;;;;裴叶看了一眼又大又亮的月亮。
  ;;;;“一颗卫星而已,还行吧,也就那样子。”
  ;;;;荣王:“……”
  ;;;;裴叶看着莫名安静又乖巧的荣王,反思自己是不是说错了话。
  ;;;;“殿下,我说错什么了吗?”
  ;;;;荣王托腮,长袖从他手臂滑落堆在手肘处,雪白的肌肤在月色笼罩下似乎泛着朦胧白光。
  ;;;;“先生应该说今晚的月色很美。”
  ;;;;裴叶:“???”
  ;;;;她抬头看看月亮,一颗卫星而已,更漂亮更美的她也见过不少啊。
  ;;;;“不,我觉得今晚的月亮姿色平庸。”
  ;;;;老实人不撒谎。
  ;;;;此时,皇帝心腹也奋笔疾书,将裴叶的事情以八百里加急送去都城玄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