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8:莫名真相了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0      字数:2413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合仲使唤我,使唤得挺顺手啊。”
  ;;;;又是练兵又是带兵打仗,打仗回来还让她帮着处理军务,将她一人当成三人用。
  ;;;;裴叶忙了一阵便果断撂挑子,拎着棍子找上“罪魁祸首”。
  ;;;;黎殊不急不忙地应对道:“这怎么能叫使唤呢?这叫能者多劳。而你在军中还未站稳脚跟,正是需要树立威信的时候,多做一些事情,也有利于你收拢军心。老夫可都是为了你着想。”
  ;;;;裴叶忍着想要翻白眼的冲动。
  ;;;;将大量军务丢给她处理,自己玩游戏玩得开心,当她什么都不知道?
  ;;;;“该我做的,我自然会去做,不该我做的,你也别甩给我。”
  ;;;;裴叶顿了一下,祭出杀手锏。
  ;;;;“不然的话,我掐你网。”
  ;;;;黎殊:“……”
  ;;;;网瘾中年对这个威胁完全没有反抗能力。
  ;;;;“那真是可惜了……”
  ;;;;他厚着老脸幽幽感慨。
  ;;;;讲真,裴叶能力是真的好用。
  ;;;;年纪小,但对各项军务却有着天然的悟性,稍微讲解一遍她就能完全上手,不用人操心。
  ;;;;她像是天生为吃这口饭而生的人,自带个人魅力光环,仅仅几天功夫便能将所有不服她的士兵收拢过来。
  ;;;;要知道拨给裴叶的兵马可不是军营精锐,而是军营中数量最庞大的杂兵。
  ;;;;这些老油条战力低、素质低、纪律散漫又惯会偷奸耍滑。
  ;;;;往往是大军精锐冲锋在前,他们在后浑水摸鱼。
  ;;;;顺风狂如狗、逆风卖队友的典型。
  ;;;;先锋精锐击溃敌人,他们便一拥而上抢敌人人头。
  ;;;;先锋精锐被敌人压制,他们就气势全无,甚至还会后退逃跑。
  ;;;;临阵脱逃的逃兵几乎都是这些杂兵。
  ;;;;元帅将这些士兵给裴叶,倒不是故意刁难她,而是精锐士兵大多都带着派系。
  ;;;;蛋糕早被人分光了。
  ;;;;新晋将领都是这么走来的,将杂兵慢慢提炼、打造成自己的亲兵,训练成精锐。
  ;;;;过程漫长,也很艰难。
  ;;;;因为杂兵素质不仅低还参差不齐,不听从军令。
  ;;;;说句难听的就是将朽木雕成工艺品。
  ;;;;一些人暗中想看裴叶的好戏,结果好戏没看成,反而让她刷了一把声望。
  ;;;;她什么都没做,只是穿着一身布衣,拎着那根几乎成她标志的白色长棍来到校场。
  ;;;;“你们看到了吗?”
  ;;;;裴叶打了个响指,百多个士兵将扛着的几十个大箱子放下,逐一打开。
  ;;;;里面装满了铜钱碎银还有干粮米饼。
  ;;;;“谁打赢我,谁就能拥有这些东西。如果是两人合力击败我,那便由两人平分。三人、四人、五人……亦是如此。若获胜者想要带着这些回老家买良田当个富绅,也是完全可以的。”
  ;;;;这些士兵听说过裴叶斗将一杀七的传闻。
  ;;;;虽未亲眼所见,但也知道不是几个人合力能赢的。
  ;;;;他们怂,但也见钱眼开。
  ;;;;便有个士兵道:“将军,若是百人呢?”
  ;;;;“那就百人平分。”
  ;;;;“若是千人?”
  ;;;;裴叶笑着道:“那就千人平分。不过考虑到千人平分,所得太少,我愿意给每人一两黄金!”
  ;;;;士兵们听得瞠目结舌。
  ;;;;这是对自己多自信?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傻多速?
  ;;;;不管是不是吧,新上司是个土豪石锤了。
  ;;;;重金利诱之下,果然有士兵想要上前试一试。
  ;;;;裴叶并没有将那名士兵揍趴下,而是试探了一番他的能力,再将人挑飞打出去。
  ;;;;军营这地方容易打出火气,裴叶的挑衅与金钱的魅力,二者将士兵们的眼睛蒙住。
  ;;;;结果
  ;;;;裴叶完成了斗将一杀七,还顺手完成一挑万成就,将帐下士兵全部揍趴下。
  ;;;;这一记下马威直接将杂兵们打怕了。
  ;;;;世上没有一顿打解决不了的事情,若是有,再来一顿。
  ;;;;之后便是熬鹰一般的训练。
  ;;;;裴叶不需要士兵从心眼儿里信服自己,只需要他们学会听从军令就行。
  ;;;;简单粗暴的行动,反而达到了常人达不到的效率。
  ;;;;杂兵也被拾掇得像模像样。
  ;;;;再加上裴叶屡次立功,杂兵们也受到了好处,拨下来的辎重军备比之前好了几个档次。
  ;;;;凌晁和郎昊表现虽没有这么抢眼,但在年轻将领中间也极为出挑。
  ;;;;闫火罗战事失利,之后几次短暂交锋都被朝夏方面压制,最后演变成瞧见裴叶就毫无战意。
  ;;;;对此,闫火罗元帅气得跳脚却毫无办法。
  ;;;;跟朝夏斗将就是给人送人头,跟他们硬碰硬,人家又能厚颜无耻退守城门,占据地势优势跟他们消耗。
  ;;;;耍阴谋诡计还不是人家对手,反倒是自己大本营一月被人偷袭七八回……
  ;;;;每次偷袭损失都不严重,但他们也没逮到敌人啊,回回都看着大魔王裴叶带人扬长而去。
  ;;;;气势低迷再加上粮草供应不上,一向以悍勇著称的闫火罗大军笼罩着散不去的阴云。
  ;;;;“若能想法子除掉这个裴叶就好了。”
  ;;;;当年的柔懿帝姬善用阴谋阳谋,练兵也有一手,但不会阵前冲锋。
  ;;;;目前为止,裴叶虽没表现出排兵布阵的能力,但她阵前冲锋真能将人杀破胆啊。
  ;;;;一些老将更担心一些事情。
  ;;;;这个裴叶……
  ;;;;与当年的柔懿帝姬是什么关系?
  ;;;;朝夏奇葩的继承制度跟闫火罗不一样,闫火罗是男性子嗣能者上,而朝夏则是“子嗣能者上”,不拘泥于男女。
  ;;;;如果裴叶跟柔懿帝姬有血缘关系,她再好好经营一番,未必不能踹掉太子上位。
  ;;;;也是裴叶这张脸跟年轻时候的柔懿帝姬太相似,曾被大魔王阴影笼罩的闫火罗老将才会想东想西,有这种担忧。
  ;;;;闫火罗大王子不以为然。
  ;;;;“哪怕她真是柔懿帝姬的子嗣,也没资格继承帝位吧?朝夏皇帝和太子又不是死的。”
  ;;;;老将道:“当年的朝夏,也没人觉得区区帝姬能继承帝位。殿下还是别小瞧朝夏宗室和那些老臣的力量……”
  ;;;;但当年的令华帝姬偏偏成了力挽狂澜,让朝夏走出困境,成为强国的世宗啊。
  ;;;;从世宗开始,朝夏的继承制度就不一样了。
  ;;;;为了走出困境,那些老臣和宗室非常乐意看到如裴叶这样反压闫火罗的皇帝哦。
  ;;;;皇帝和太子?
  ;;;;被逼宫退位让贤也是有可能的。
  ;;;;闫火罗大王子:“……”
  ;;;;与此同时,一路舟车劳顿的使者荣王一行人也抵达前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