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7:撒谎也是熟能生巧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0      字数:2340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裴叶阵前连斩敌军七员大将,元帅惜才,将她从偏将提拔到正将军,最少能统领万人。
  ;;;;这个晋升速度直接引起一部分人注意。
  ;;;;例如段干启。
  ;;;;待他听说这事儿,着实懵了好一阵。
  ;;;;严华这个粗犷的汉子一脸敬佩地道:“真瞧不出来,那位女郎有如此实力,着实令人汗颜。倘若日后有机会,末将真期待能与她过过招。先生,您说那位女郎可还记得咱们?”
  ;;;;段干启抬袖掩住半张脸,闷声道:“我一点儿都不想她记得。”
  ;;;;当年在“结缘小筑”,被迫穿上女装,化身土窠子的糗事,他一点儿不想从裴叶口中听到。
  ;;;;当段干启去见主公,也从主公口中听到裴叶的名字。
  ;;;;主公沙哑的声音掺杂着几分兴味。
  ;;;;“启明,你觉得裴叶是个怎样的人?”
  ;;;;段干启道:“非常优秀又有胆魄的女子,不能用世人看待女子的眼光去衡量她。”
  ;;;;柔懿帝姬道:“听廷长说过,她的相貌与我年轻时候非常相似。”
  ;;;;她口中的廷长便是顾央。
  ;;;;段干启见过顾央,也曾感慨这世界如此狭小。
  ;;;;“有多相似?”
  ;;;;柔懿帝姬笑道:“相似到某些人看到她的脸,夜深人静之时便梦魇连连。”
  ;;;;段干启清楚柔懿帝姬口中“那些人”是谁。
  ;;;;大多还在朝堂活跃着。
  ;;;;段干启忍不住幸灾乐祸:“如此可就糟了,她与主公相貌如此相似,如今又凭借着出色的武力在军营迅速出头……只要那些人还在朝堂不退下,裴叶这辈子都别想出头……一旦她成长起来,手握重权,再加上在军营的经营,不仅那些老臣心里惴惴,连龙椅上那位也睡不踏实。”
  ;;;;闫火罗惨败的事情也以八百里加急传到了都城玄安。
  ;;;;皇帝龙心大悦,大笔一挥给裴叶、凌晁和郎昊三人大量嘉奖,再犒赏三军。
  ;;;;荣王出列,请旨前往。
  ;;;;朝会散去,一直当背景板的柔慧长帝姬私下找上荣王。
  ;;;;荣王面色不改地道:“皇姐怎么来了?”
  ;;;;柔慧长帝姬开门见山道:“你此去传旨,能否帮皇姐将叔瑶带回来?”
  ;;;;“皇姐,叔瑶年纪大了,有自己的主见。他应该去更广阔的天地历练,您还是放宽心吧。”
  ;;;;柔慧长帝姬暗暗咬牙。
  ;;;;“如何能放宽心?战场刀剑无眼,叔瑶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让皇姐后半生怎么办?”
  ;;;;她就这么一个儿子!
  ;;;;荣王表情微沉道:“可皇姐一昧护着他,将他养废了,他才真容易有三长两短。这些年对叔瑶的捧杀,也不全是皇兄的手笔,皇姐不也乐见其成?可你该知道的,他不该纨绔一生。”
  ;;;;柔慧长帝姬表情一僵,神情带着点儿不自然。
  ;;;;“皇姐承认是有些溺爱他,但不溺爱又能如何?皇兄多疑,一直对皇姐早年被世宗教养的事情耿耿于怀。皇姐担心他迁怒叔瑶,于是要求叔瑶不要拔尖……这也不行吗?”
  ;;;;“自然是行的,但小弟有个疑惑叔瑶,他真是皇姐所出?”
  ;;;;柔慧长帝姬眯了眯眼。
  ;;;;“皇弟这话诛心,混淆皇家血脉乃是死罪!他当然是皇姐所出。”
  ;;;;荣王又问:“是‘柔慧皇姐’,还是‘柔懿皇姐’?”
  ;;;;柔慧长帝姬:“……”
  ;;;;荣王安抚道:“皇姐不必惊慌,小弟并无他意。若真对叔瑶有恶意,天门书院就有大把的机会。更何况,在小弟看来我们这一代兄弟姐妹,唯有柔懿皇姐膝下的叔瑶瞧着顺眼。”
  ;;;;柔慧长帝姬目光复杂地看着这位幼弟。
  ;;;;当年是她将痴傻的荣王哄骗到偏殿,也是那场大火才将柔懿从皇帝监控下救了出来。
  ;;;;她现在还记得那时的情形。
  ;;;;本该葬身火海的痴呆幼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改痴傻,聪慧得近乎像是妖孽。
  ;;;;而他看自己的眼神
  ;;;;总让柔慧长帝姬不寒而栗。
  ;;;;“那么你呢?你是不是皇家血脉?孤的皇弟?”
  ;;;;柔慧长帝姬终于憋了十多年的问题向当事人问出口。
  ;;;;荣王轻声笑笑:“皇姐,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柔懿皇姐没死,那么她回来就是迟早的事情,咱们这位皇兄可不是柔懿皇姐的对手。以前不是,如今更不会是。叔瑶作为她膝下唯一的孩子,这个天下的未来就是他的。但你也知道柔懿皇姐的脾性,将天下看得远比亲眷重要,大义灭亲都做得出来。如果叔瑶成长不符合他预期,扛不起肩头的责任,你觉得她会怎么对待仅有血缘关系而无母子之情的叔瑶?叔瑶即便不死,下场也是生不如死。”
  ;;;;柔慧长帝姬:“……”
  ;;;;“你说得对,这的确是柔懿的脾性。”
  ;;;;本质比世宗还凶残的人。
  ;;;;荣王轻声道:“所以,皇姐还是放心让叔瑶在前线历练吧。”
  ;;;;柔慧长帝姬:“……”
  ;;;;她深吸一口气道:“孤有个问题。”
  ;;;;荣王道:“皇姐请问。”
  ;;;;“为何是叔瑶?”
  ;;;;荣王对凌晁非常上心,简直比她这个名义上的亲妈还像亲妈。
  ;;;;荣王道:“不为其他,为了自己。”
  ;;;;柔慧长帝姬眉梢一扬:“这话何意?”
  ;;;;荣王苦笑。
  ;;;;“皇姐不好奇小弟当年如何在大火中幸存吗?皇兄以巫蛊咒术害惨柔懿皇姐。小弟为何不能以巫蛊咒术苟延残喘?其实,这是父皇为小弟留下的保命秘术,但这种秘术阴邪至极。一旦施展,被施术者注定活不过二十四岁,且魂魄永世不得超生。唯有辅佐身怀大气运之人、将被外力邪术扭曲的命轨推回正道,小弟才有真正解脱的一日。所以啊,小弟比任何人都希望柔懿皇姐回来,也希望叔瑶能延续天下太平。希望这份功德能助小弟脱离幽冥桎梏……”
  ;;;;柔慧长帝姬彻底懵住了。
  ;;;;当天夜里,裴叶睡前看了一眼自家阿崽。
  ;;;;阿崽坐在书桌前快乐地写着日记。
  ;;;;【xx月oo日,今天骗了个同事……唔……虽然骗人不太好,但也是善意谎言鸭……】
  ;;;;【……唉,公司电力还没恢复……摸黑真的不方便,薪水还不涨,这份工作亏了亏了……】
  ;;;;【阿崽抽出一份空白文件纸,端端正正写下加薪申请】
  ;;;;裴叶:“……”
  ;;;;啊,没想到自家崽也到了能骗人的年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