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6:裴先生的暴力美学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0      字数:2340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一时立功一时爽,一直立功一直爽。
  ;;;;短暂急促的快乐不是真的快乐,绵长持久的快乐才是真的快乐。
  ;;;;上了战场的裴叶跟下战场的裴叶几乎判若两人,后者嬉笑怒骂还能皮,前者么……
  ;;;;先为命丧她手的敌人同情三秒。
  ;;;;“……闫火罗今日惨败啊,险些将棺材本都赔进去了。碰上裴先生也是他们倒霉,再来斗将两回,帐下将才都要被裴先生杀光了……”凌晁身上的甲胄随着走动,发出铿锵有力的动静。
  ;;;;军营环境与外界不同,凌晁在这里蹲了大半个月,气质发生了质的变化。
  ;;;;如果说凌晁是一杆不屈的枪,他身边的儒衫少年便是拂过山岗的清风,幽深山野中的青竹。
  ;;;;秦绍笑着道:“听说了,阵前欢呼擂鼓的动静连大营都能听见。”
  ;;;;凌晁道:“总有一日,小爷也要斗将一杀七!”
  ;;;;秦绍冷不丁给他泼了盆冷水。
  ;;;;“只要你跟裴先生一同出战,这种美事儿就轮不到你。她能阵前连斩七员敌将,你能?”
  ;;;;凌晁不服气地哼了一声。
  ;;;;秦绍又笑着给凌晁顺毛:“现在不能,以后还有机会。你先跟我说一说今日阵前的情形?”
  ;;;;他遗憾没有上阵,只听说己方这里出了个连斩七员敌将的牛人,杀得闫火罗还未开战已经吓破胆,才知道今天是裴叶的个人秀。阵前擂鼓的声响比往日任何一次都响亮,还伴随着士兵们近乎癫狂的高声欢呼。
  ;;;;秦绍也是少年心性,胸腔亦有热血。
  ;;;;想想那个场景都想跃跃欲试,岂会不好奇呢?
  ;;;;凌晁眼珠子转了一下,故意抬手揽过秦绍的肩头:“来来来,小爷跟你仔细说。”
  ;;;;秦绍喜欢干净,而凌晁刚从战场上下来,铠甲下的衣衫都被汗水与血水打湿,二者混合而成的味道一言难尽。他故意凑近,为的就是看看秦绍被怪味折磨嗅觉又不敢推开他的样子。
  ;;;;秦绍也果真如他所料皱起了俊秀的眉。
  ;;;;今日闫火罗主动邀战,试图用一场大胜挽回先前被打击下去的气势。
  ;;;;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
  ;;;;为了保证胜利,出战阵容堪称豪华。
  ;;;;不论是人数还是气势已经压了朝夏一头。
  ;;;;但这还不够,待两方兵马排开阵势,闫火罗方面主动提出斗将。
  ;;;;朝夏的优点缺点非常明显,智力高而武力低。
  ;;;;将士能力大多中庸,没有特别出彩也没有特别废物的。
  ;;;;之前闫火罗就是靠着斗将的法子,还未开战就将朝夏一方的气势狠狠压下去。
  ;;;;黎殊眼皮不受控制地跳动两下。
  ;;;;“老夫还是第一回听到有人迫不及待想求死的。”
  ;;;;元帅道:“军师以为派谁出战最好?”
  ;;;;黎殊想都不想,直接推荐裴叶。
  ;;;;裴叶想要靠着大量军功,刷高地位与声望,急需曝光。
  ;;;;还有什么比两军眼皮底下斗将大胜更能刷声望的法子?
  ;;;;他开口,正巧打断试图邀战的凌晁的动作。
  ;;;;“老夫以为裴偏将或能胜任。”
  ;;;;偏将能率兵三千,但派一员新上任的偏将去阵前斗将,元帅觉得不太行。
  ;;;;他也知道黎殊是想裴叶三人在阵前露露脸。
  ;;;;三人对闫火罗还自带打击buff。
  ;;;;“如果真要从三人选一人……”
  ;;;;他觉得凌晁更适合一些。
  ;;;;最起码
  ;;;;凌晁比裴叶高大、魁梧、年长……
  ;;;;裴叶个头在女子中鹤立鸡群,但搁在军营仍显单薄娇小。
  ;;;;别的不说,她的铠甲都要重新打造。
  ;;;;黎殊笑而不语,元帅见此便知道自家军师是铁了心,也不再反对。
  ;;;;元帅问裴叶:“裴偏将可愿一试?”
  ;;;;因为没有合适的铠甲,裴叶今天穿着深黑色的干练劲装,长发在脑后扎成一团,左手攥着缰绳,右手持着那根白色长棍,杵在一堆身穿甲胄的将领中间格格不入,倒像是军营最底层的布衣杂兵。大部分将领都不认可裴叶三人,他们太年幼了,其中又以裴叶被看得最轻。
  ;;;;一员老将道:“这不妥。”
  ;;;;头一战至关重要,若是己方落败,之后气势再想起来就难了。
  ;;;;裴叶头也不回地御马跑出己方军阵。
  ;;;;闫火罗这边打头阵的是个四十出头、经验老道的老将,上身穿着青铜鱼鳞甲胄,下着金光灿灿的长战裙。腰腹、小腿、大腿、脖子、手臂……各处都被厚实的甲胄包裹,骑在高头大马上威武异常、金光熠熠。当他看到裴叶出战,浑身上下没有一处防御,手中的武器还是一根白色棍子……老将先是惊讶,这些情绪又被愚弄小瞧的愤怒取代,恨不得张口大骂裴叶。
  ;;;;这是看不起谁?
  ;;;;老将皱眉嫌弃道:“你是个女子。”
  ;;;;裴叶笑道:“你这人还挺挑啊,反正都要人头落地,还挑剔是男是女。”
  ;;;;老将看似被裴叶激怒,主动出击要杀人。
  ;;;;结果没过两招便被裴叶一棍子击中颈侧,整个人被挑下马,脖子呈现诡异的扭曲弧度,鲜血从口腔蔓延出来,倒流进鼻孔。敌我双方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老将已经死了。
  ;;;;众人看不到,但裴叶却看到老将魂魄一脸迷茫地从肉身爬出来,脖子断裂扭向左侧。
  ;;;;待他眼底迷茫散去,再看裴叶,仿佛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鬼脸变得跟脖子一样扭曲狰狞,但因为视线跟往常不一样,他跑错方向不说,脚下还踉踉跄跄,口中鬼吼鬼叫着什么……
  ;;;;裴叶:“……”
  ;;;;她将视线收回来,长棍抗在肩头,面无表情地问闫火罗大军。
  ;;;;“还有人敢上前一战?”
  ;;;;秦绍急忙询问道:“然后呢?”
  ;;;;凌晁道:“然后闫火罗不服气又派出一人,脑瓜子被裴先生敲碎了。真的是敲碎了呀,脑袋上的头盔就跟纸糊的一样。那血浆崩裂、鲜血四溅的模样,小爷身边几个人看得脸白了。”
  ;;;;光是看看都觉得脑阔疼。
  ;;;;裴叶用事实告诉他们,棍子杀人不比刀子慢。
  ;;;;“死了一个来一个,最后还三人一起上。他们以为裴先生马上功夫好,下了马,身上没有盔甲护身就容易对付,殊不知先生下了马更凶残。其中一人是被她抓着头往地上砸……”
  ;;;;之后的细节就不用多说了。
  ;;;;一个字
  ;;;;太血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