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5:名声初显(下)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1-30 23:22      字数:2358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老将军喟叹道:“朝夏那位,柔懿帝姬。”
  ;;;;柔懿帝姬???
  ;;;;年轻将领不熟悉这个人,但一些上了年纪的老将则眼皮一抽。
  ;;;;“她不是已经死了么?”
  ;;;;“人是死了,老朽只是说这位女郎长得像她。”
  ;;;;大王子回过神,对这位柔懿帝姬多了几分好奇。
  ;;;;“此人是朝夏皇室帝姬?本王怎么没听过?”
  ;;;;朝夏皇室跟其他小国皇室不一样,帝姬也能活跃在朝堂,但目前所知的几位不成气候。
  ;;;;能让几位老将面露异色的,显然不是这一代的人物。
  ;;;;“若非那位,闫火罗兴许早踏平朝夏了。”
  ;;;;几位老将对这个说辞并不反驳。
  ;;;;大王子对死人没兴趣,轻蔑地道:“那位柔懿帝姬再厉害,也是作古多年的人了,如今这位女郎才多少岁?”
  ;;;;相貌稚嫩的小丫头片子。
  ;;;;老将却不赞同地道:“殿下,朝夏有句话叫做‘人不可貌相’。此人有万夫不当之勇,但谁能保证她没有当年柔懿帝姬那样算无遗策的能力?有勇无谋是为匹夫,有勇有谋堪为神将。”
  ;;;;当年的柔懿帝姬将技能点全部点智力,再聪明也被阴死了。
  ;;;;怕就怕智力武力都点满的。
  ;;;;不怕偏科,就怕全能。
  ;;;;元帅出声打断众人的议论。
  ;;;;打仗忌讳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闫火罗粮草被焚烧的阵仗太大,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回朝夏这边。
  ;;;;除了秦绍三个知情者,无人知晓闫火罗的粮草被谁烧的。
  ;;;;有人说是旱雷,有人说是神鬼。
  ;;;;直到探子从闫火罗大军探到消息,朝夏这边也陷入了沉思。
  ;;;;他们这边什么时候出了这般少年英豪?
  ;;;;关键是事情过去这么多天,居然无人来认领功劳?
  ;;;;倒不是裴叶他们淡泊名利。
  ;;;;凌晁这货做梦都想建功立业给母亲柔慧长帝姬长脸呢。
  ;;;;没有跳出来,仅仅是因为他们还要赶路,顺便跟黎殊派出来的人做个交接。
  ;;;;交接什么?
  ;;;;偷来的五万石粮草啊。
  ;;;;黎殊接到消息,一早就在约好的地方等。
  ;;;;“你们三人可真是一战成名了。”
  ;;;;三人策马而来,迎面而来的冷风将衣袖吹得猎猎作响,发带翩飞,好不潇洒风流。
  ;;;;秦绍一眼就看到色彩最鲜艳的凌晁。
  ;;;;凌晁不等马儿停下就一跃跳下马背,顺着惯性冲上前,将秦绍撞得往后踉跄几步。
  ;;;;“哈哈,秦绍,你这两年怎么不见长。”
  ;;;;秦绍:“……”
  ;;;;申桑跟在黎殊身后,目光在裴叶几个身后转了转。
  ;;;;“裴先生,辎重在何处?”
  ;;;;裴叶将两张折叠好的符纸丢出来。
  ;;;;“找个隐秘的地方。”
  ;;;;秦绍二人看呆了眼睛。
  ;;;;“此等神技,若能用于粮草运送该多好,先生才能真是被浪费了,不知能节省多少耗损。”
  ;;;;朝廷派发百万粮草,抵达前线能剩个一半就不错了。
  ;;;;倒不是贪污,而是运粮的伙夫也要吃喝,他们的口粮都算在粮草之中。
  ;;;;听闻以前还没有辎重车,每一袋粮草都要伙夫扛着翻山越岭。
  ;;;;哪怕现在有车了,碰见崎岖地形,依旧要靠伙夫人力。
  ;;;;效率低不说,耗损也非常大。
  ;;;;如果有裴先生这样袖里乾坤的神技,再多粮草也能迅速送达前线,将士也不至于忍饥挨饿。
  ;;;;裴叶摇头道:“你这么说可错了。”
  ;;;;秦绍不解。
  ;;;;“以最快的速度结束战争,才是最节省粮草辎重的办法。”
  ;;;;不怕两国国力悬殊,就怕两国国力相当,将闪电战弄成了相持不下的拉锯战。
  ;;;;双方不断向战争投注人力物力,牺牲才会节节攀升。
  ;;;;她的才能是用来结束战争的。
  ;;;;黎殊听出了不一样的味道。
  ;;;;他笑道:“难怪你这次要这么高调。”
  ;;;;裴叶摊了摊手。
  ;;;;“无法啊,入朝堂再出头太耗费时间。”
  ;;;;她是为战场而生的。
  ;;;;与其走书院朝堂路线,倒不如走书院战场再到朝堂路线。
  ;;;;朝夏也没有重文抑武,武将整体话语权跟文官类似,甚至更强势。
  ;;;;裴叶为何要放弃自己的主战场,去经营不熟悉的陌生领域?
  ;;;;倒不如以绝对的军功,强势天降。
  ;;;;黎殊嘴角抽了抽。
  ;;;;其他人这么装逼是会被打脸的,而裴叶始终走在打人脸的第一线。
  ;;;;“老夫会尽量助你的。”
  ;;;;其他将领若能率兵立下此等功劳,不说封爵,升官赏赐是少不了的。
  ;;;;而裴叶一行人只有三人,功劳含金量高得无法计算,其中一人还是皇帝的盛宠的外甥。
  ;;;;朝夏正值用人之际,皇帝于情于理都要大肆封赏三人,给予不小的实权。
  ;;;;这也是裴叶谋算目标之一。
  ;;;;裴叶笑道:“行,剩下就看合仲的了。我以后能卖出多少顶绿帽子,现在至关重要啊。”
  ;;;;黎殊:“……”
  ;;;;他一点也不想知道真相。
  ;;;;凌晁耳尖听到一点儿内容。
  ;;;;“绿帽?什么绿帽?”
  ;;;;难道是绿色的发带或者碧玉发冠?
  ;;;;裴叶笑着揶揄道:“你若是好奇,我日后亲手卖你一顶,保证分文不取。”
  ;;;;黎殊:“……”
  ;;;;这么欺负小孩子,良心不会痛吗?
  ;;;;凌晁道:“为何是卖的?不能是裴先生自己做的?”
  ;;;;送礼不论价值轻重,心意才是最重要的。
  ;;;;裴叶睁着死鱼眼:“你真想我送你一顶我亲手织的绿帽?”
  ;;;;凌晁觉得这话有什么内涵,但仍想点头,结果被郎昊一把捂住嘴。
  ;;;;“你少说两句吧。”
  ;;;;哪怕不懂绿帽是什么,凌晁也该知道裴叶是什么人吧?
  ;;;;心肝脾肺脏都黑透的女人。
  ;;;;她送的东西,还是分文不取的,能是什么好东西?
  ;;;;几个少年打闹,善后的事情全部丢给了黎殊。
  ;;;;正所谓姜还是老的辣,黎殊将事情摆平的同时,还顺手捞了一波好处。
  ;;;;在他的安排下,裴叶三人的行为从私人行动一跃成为他授意下的军方行为。
  ;;;;敌人被焚毁的粮草和带回来的五万石粮草便是铁证。
  ;;;;当他气定神闲向主帅坦白自己的“布局”,本就够高的声望一跃达到了巅峰。
  ;;;;元帅叹了一声,本想斥责黎殊冒险激进,但木已成舟,说什么都没用。
  ;;;;“军师此举太过冒险。”
  ;;;;黎殊信心满满道:“若不冒险,如何能重创敌军气势。”
  ;;;;元帅道:“那么……军师觉得该如何嘉奖那三人?”
  ;;;;黎殊道:“军中急缺这般人才,最好留下他们,莫要被其他人抢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