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2:开个荤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0      字数:2386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哈?
  ;;;;什么意思?
  ;;;;凌晁为了思索这话的意思,按下打火机的动作顿了两秒。
  ;;;;便是这两秒的功夫,一声毫无预兆的、响彻云霄的炸裂声从敌军辎重队伍中响起。
  ;;;;别说毫无准备又长途跋涉的伙夫,便是早有心理准备的凌晁也被吓得低沉短促地啊了一声,险些从草丛跳起来,手中的打火机还未点燃便掉在草丛中。郎昊下意识抬手,跟裴叶一道一左一右将凌晁摁在地上。他脸色不愉地呵斥道:“叔瑶,你疯了,这个时候闹什么?”
  ;;;;其实,他也被鞭炮声吓得心脏漏一拍。
  ;;;;不过郎昊习惯了冷静与高冷,面对任何事情都能端住一张波澜不惊的脸。
  ;;;;再加上凌晁反应过度,反而衬得郎昊表现完美。
  ;;;;裴叶也含笑着在他耳边呵气调侃。
  ;;;;“男子汉就这么点儿胆量啊,我怀疑你不行呢。”
  ;;;;凌晁窘迫地红了脸,耳根几乎要跟身上的红衣一样红艳。
  ;;;;“我、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嘛……”
  ;;;;刚才那一声比他以前见过的爆竹加一块儿都响。
  ;;;;险些坏了大事,凌晁也心虚。
  ;;;;“算了,吃一堑长一智吧,回头再练练你的胆量。男人怎么能说不行呢,你说是吧?”
  ;;;;裴叶随便找了个借口给凌晁增加训练。
  ;;;;这孩子真不行,裴叶放个星海给他都能吊打。
  ;;;;凌晁欲哭无泪道:“裴先生,我错了……”
  ;;;;通过欺负凌晁缓解紧张气氛,两个少年慢慢平复狂跳的心脏,悄悄探出头观察底下情况。
  ;;;;裴叶二人压制凌晁的动作是多余的。
  ;;;;因为凌晁的声音有过下意识遏制。
  ;;;;哪怕没有,也会被噼里啪啦、此起彼伏又震耳欲聋的鞭炮声掩盖。
  ;;;;比鞭炮声更快蔓延的是被烟蒂点起的火。
  ;;;;伴随鞭炮炸开时升腾的白烟,橘色火焰也以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的速度向四周疯狂蔓延。
  ;;;;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便形成了气候。
  ;;;;“……裴先生,他们已经彻底乱了阵脚!”
  ;;;;见敌人阵势乱成一团,凌晁喜得忘了刚才的插曲,兴奋地以右拳击打左掌。
  ;;;;鞭炮声还在响,裴叶三人只能凑近了大声说话才能听得清彼此的话。
  ;;;;“这是意料之中的。”
  ;;;;哪怕是现代人,一颗鞭炮在他们脚边炸开也会吓得浑身一寒,下意识停下脚步,更别说这个时代的古人。为了减少护卫工作,运送辎重的伙夫都靠得比较近,鞭炮在他们脚边炸开,那一瞬的反射性动作足以打乱整个阵型。再加上鞭炮和烟蒂溅出的火星子点燃了油……
  ;;;;待敌人反应过来,如长蛇般的火焰已经蹿得老高。
  ;;;;这些伙夫都是被闫火罗强征来的普通人,做不到有秩序逃离,辎重车成了障碍物,而火焰和鞭炮声会逼迫他们顺从逃生本能向没有火的地方挤,仅凭拥挤和踩踏就能废掉几成战力。
  ;;;;裴叶还特地挑了大军行军过半才动手。
  ;;;;这一手便经断了闫火罗辎重大军的头与尾,让他们首尾不能兼顾。
  ;;;;“禁了几年,该是开开荤的时候了。”
  ;;;;裴叶反手抽出一根白色长棍,在两个少年惊呼中一跃跳下。
  ;;;;“裴先生!!!”
  ;;;;二人下意识伸出手要抓裴叶。
  ;;;;奈何他们的动作太慢,连人家衣角都没有够到。
  ;;;;凌晁爬了两步往下探出头,正巧看到裴叶沉下重心,以泰山压顶之势,双足踏碎一名骑着马的敌军脖子。胯下的战马发出一声异常凄厉的嘶吼声,还未等那战马不堪重负地倒下,裴叶又借力扭身,长腿屈膝横扫,正击另一人的喉咙……连人带盔甲都给打落马下……
  ;;;;凌晁:“……”
  ;;;;郎昊:“……”
  ;;;;两个少年伸出去的手被震慑得忘了收回来。
  ;;;;这才两个呼吸的功夫,裴叶已经横扫十来人。
  ;;;;以跳跃火光为背景,她像极了一缕在火焰幽光中穿梭的影子。
  ;;;;敌人还未反应过来便被送去见了阎王。
  ;;;;“季、季苍啊……”
  ;;;;凌晁结结巴巴地看着郎昊。
  ;;;;平日气焰嚣张的红衣少年几乎要将自己蜷缩成一团。
  ;;;;“怎么了?”
  ;;;;听着很镇定,但仔细一听会发现郎昊的声音也在打颤。
  ;;;;“我、我……呜呜……再也不敢故意惹裴先生了。”
  ;;;;不说别的,刚才那个速度他是绝对跟不上。看先生游刃有余、闲庭信步般的姿态,显然还远不是她的极限。所以说……这些年她一直在放水吗?凌晁突然有种捡回无数条命的庆幸。
  ;;;;“呵呵……”
  ;;;;郎昊呵呵两声。
  ;;;;听凌晁这话的意思,合着这小子故意作死过不止一次?
  ;;;;说话的功夫,郎昊感觉脸颊被什么东西戳了一下,扭过一看,发现是竹叶。
  ;;;;小竹叶很生气。
  ;;;;二人左右两肩和脑袋上都站着一片,仿佛在气势汹汹地质问二人为什么要躲在草丛划水。
  ;;;;当自己是泉水指挥官吗?
  ;;;;不知道划水是它们家大可爱才有的特权吗?
  ;;;;凌晁:“……”
  ;;;;郎昊:“……”
  ;;;;裴叶将竹叶留给二人,当然不是为了压榨童工,而是为了给他们添一层防火保护。
  ;;;;他们放这把火是为了烧敌人和敌人的辎重,可不是为了。
  ;;;;烧到自己身上那就丢脸了。
  ;;;;“季苍,你掩护我,我们一道杀进去!”
  ;;;;凌晁收敛平日里的少年轻浮,黑沉的目光印着跳跃的火光。
  ;;;;那是比他身上红衣还要耀眼的颜色。
  ;;;;郎昊应了一声。
  ;;;;“好,一起!”
  ;;;;在裴叶精(划)心(水)教(蹂)育(躏)之下,凌晁身手搁在当世也罕有对手。
  ;;;;他是跟不上裴叶的动作,但敌人也跟不上凌晁的反应和速度。
  ;;;;相较之下,倒是郎昊像是划水,偶尔还要凌晁分心帮衬,替他清理围攻的敌人。
  ;;;;但他们后背相抵,配合默契,目前只受了点皮肉伤。
  ;;;;辎重大军数量庞大,但大部分都被火焰绊住了。剩下这一部人多是多,但没有高昂战意,哪怕要围殴三人,也无法一拥而上,反而被他们撕开了口子,留下一路一招断气的尸体。
  ;;;;裴叶一棍子敲碎一个头盔。
  ;;;;至于头盔下的脑袋有没有开花,全看天意。
  ;;;;她余光看了一眼两个少年,发现他们还能应付得来,心下满意。
  ;;;;“竖子找死!”
  ;;;;一道杀意从背后直冲她的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