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1:过年了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30 01:38      字数:2386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不仅黎殊不看好和谈,连裴叶几个潜水党也不看好。
  ;;;;凌晁气得用表情包轰炸群,刷屏一般的炸弹看得人眼睛疼。
  ;;;;“和谈?谈个屁。”
  ;;;;郎昊提醒道:“君子不语粗鄙之词。”
  ;;;;顿了一下,他又发了一条话,然后快速撤销。
  ;;;;“连屁都不跟他们谈,打就对了。”
  ;;;;众人看着“郎昊撤回一条消息”的提示陷入了沉思。
  ;;;;裴叶站在风口上叼着烟,淡淡的烟草味飘入少年鼻尖,她道:“让朝夏熄了和谈心思很简单,搞事呗,搞得闫火罗将朝夏恨之入骨,考都不考虑和谈这个选择的时候,我们就成功了。”
  ;;;;凌晁眼睛一亮,这办法简单粗暴又有效。
  ;;;;不仅能打消那群“和谈派”的春秋大梦,还能建功立业,名留青史。
  ;;;;红衣少年想想就觉得激动,仿佛胸腔燃起一把炽热的火焰。
  ;;;;“裴先生说得对,我们就该这么做!”
  ;;;;裴叶将烟蒂掐灭丢在地上,再用脚尖碾了碾,重新翻身上了马背。
  ;;;;她用卷着的马鞭冲着郎昊二人道:“趁着气势旺盛,继续赶路吧。”
  ;;;;精神饱满的红衣少年顿时嚎啕开来,活像是蔫儿了的花骨朵,垂头丧气的。
  ;;;;一行三人很快便靠近两国交战边境线。
  ;;;;为了不暴露身份,干脆伪装成逃难的兄妹三人,战马也卖掉换成破旧马车,沿路上没碰见盘查的闫火罗士兵倒是看到不少腐烂的尸体,大多都是衣不蔽体、瘦骨嶙峋的逃难百姓。
  ;;;;“这些人连死尸的衣裳都扒干净……好歹给人留点儿死后体面啊……”
  ;;;;凌晁和郎昊坐在外边驾车赶路,不时有不怀好意的目光在马车上略过,仿佛打量一头肥羊。凌晁二人一开始还天真,会心软停下马车,分点干粮给乞讨的难民,但当他们发现其他难民都聚拢过来想要强抢的时候,不得不对难民挥动鞭子,将他们全部吓退,自己也吓出一身汗。
  ;;;;裴叶表面上是三人中年纪最小的,也是反应最镇定的。
  ;;;;不论是难民聚拢强抢还是扒掉死尸身上的破布,似乎都无法引起她的共情。
  ;;;;“你觉得死人重要还是活人重要?”
  ;;;;凌晁道:“这、这……人死不能复生,自然是活人更重要一些。”
  ;;;;裴叶又道:“所以死人的体面是不用顾及的。”
  ;;;;活人身上的遗衣物尚不能御寒,他们扒掉路边死尸衣服有什么问题吗?
  ;;;;凌晁眉头微皱。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想想路边尸骸无人领的惨状,他还是有些唏嘘和难受。
  ;;;;倘若能创造盛世太平该多好,百姓都能过上温饱安定的生活,也就不会有这样的惨状了。
  ;;;;至少
  ;;;;至少这样的苦难别降临在朝夏身上,别让朝夏子民承受。
  ;;;;裴叶平静淡漠的目光落在地平线的尽头。
  ;;;;她道:“你还年轻,这是你的劣势也是你的优势,你有更多的时间去创造更好的局面。”
  ;;;;郎昊听了心头一跳。
  ;;;;凌晁却不懂其中深意。
  ;;;;他一边驾车一边笑道:“小爷当然会做到。”
  ;;;;又是两日疾行,终于抵达黎殊圈定的目的地。
  ;;;;凌晁二人累得骨头架子都要散了,皮肤也黑了不止一个度,瞧着也更加精瘦。
  ;;;;不过他们精神头极好,恨不得摩拳擦掌拎到跟闫火罗的辎重车队干架。
  ;;;;裴叶默默从袖中掏出一大盘鞭炮来。
  ;;;;二人:“……”
  ;;;;凌晁忍不住吐槽道:“这么大东西怎么装进袖子,你这伪装也太不上心了。”
  ;;;;翻译一下就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凌晁被裴叶那串竹叶虐了这么多年,早就知道裴叶不是凡人了。
  ;;;;能驱动竹叶干事儿的人,会点儿隔空取物、袖里乾坤的法门很奇怪吗?
  ;;;;一点不奇怪。
  ;;;;但凌晁不能忍的是裴叶喜欢从袖子里掏出各种各样的零食小玩意儿。
  ;;;;郎昊也道:“我们不瞎。”
  ;;;;目前也就碰见荣王一个瞎子,裴叶糊弄人的手段也就骗骗荣王了。
  ;;;;裴直胸膛道:“你们两个小孩子懂什么,袖里乾坤就是袖里乾坤,没有袖子哪里来的乾坤。”
  ;;;;才不是她非要掏袖子糊弄人的。
  ;;;;这话说得义正辞严,凌晁二人险些信了。
  ;;;;“那这红艳艳的玩意儿是什么?”
  ;;;;凌晁抱起那个卷起来的大红盘鞭炮,嗅了嗅,闻到一点儿硫磺味。
  ;;;;裴叶道:“鞭炮,点燃会噼里啪啦响,图个喜庆。”
  ;;;;鞭炮?
  ;;;;凌晁倒是玩过爆竹,但爆竹与群内表情包上的鞭炮截然不同。
  ;;;;爆竹的精髓更多还是在竹子而非火药上。
  ;;;;“我能玩玩吗?”
  ;;;;凌晁顿时忘了其他,抱着那盘大红鞭炮不撒手。
  ;;;;裴叶没好气道:“干完这一炮,回头让季苍陪你随便怎么玩。”
  ;;;;郎昊:“……”
  ;;;;“只是用鞭炮吓人乱了他们阵脚?”
  ;;;;郎昊看着裴叶搬出一盘又一盘超大红鞭炮,顿觉计划成功率被腰斩。
  ;;;;裴叶说道:“当然不止,如果我们时间够多,我们能安排足够多的牛马,让它们驮着着了火的易燃物冲击闫火罗的辎重运粮军队。不用太多,大概一千头就够。但我们只有三人,也弄不来这么多的牛马,这个计划不可行。可人少也有人少的好处,我们行动起来不易暴露。”
  ;;;;她用纤长的手指指了指那一大堆鞭炮。
  ;;;;“三个人,足够了。这些鞭炮足够响亮,骤然在脚边炸起,那声音能将心脏吓得漏拍。别说运粮的伙夫,哪怕是护卫的士兵也会反应不过来。这时候再燃起大火,烧粮的目的就达到了。”
  ;;;;郎昊皱眉道:“这些鞭炮真能将粮草都点燃?”
  ;;;;裴叶道:“自然不是靠它们点火。”
  ;;;;说着,她又搬家似的掏出小半人高的白色大桶,桶内液体闻着有些刺鼻,颜色微黄。
  ;;;;“这些是什么?”
  ;;;;裴叶笑着道:“油啊,一点就能着的玩意儿。”
  ;;;;郎昊道:“也能一点就燃?嗅着气味不大,比黑油好用得多。”
  ;;;;黑油颜色驳杂,天色稍微亮一些就容易被看到,气味也不容掩盖。
  ;;;;裴叶拎出来的油倒是好用,不太容易被敌人发现。
  ;;;;凌晁问了一个蠢问题。
  ;;;;“黎军师估算了三条路,三条都有可能。我们也吃不准他们走哪条,如果不走这里呢?”
  ;;;;他们的布置不就白费了?
  ;;;;裴叶翻白眼道:“要是他们不走这里,我们明儿就放一天的鞭炮。”
  ;;;;凌晁听了下意识抖了抖。
  ;;;;裴叶又补充道:“撕了你的衣裳当火引。”
  ;;;;凌晁立马做了个闭嘴的姿势,顺便抓紧了衣领。
  ;;;;“行动吧,他们会过来的。”
  ;;;;论搜集情报的实力,谁也比不过她。
  ;;;;凌晁二人依言照做。
  ;;;;辎重运粮的路线并非官道而是一些泥土碎石的路。
  ;;;;这种路不似未来的水泥路、柏油路,莫说一两年不打理,一两个月不打理就会长满杂草。
  ;;;;人们也不会耗费多余的精力锄草,只要路能走就行。
  ;;;;这也极大方便三人的行动,他们能将鞭炮藏在杂草丛中,借助茂密的杂草掩盖被红纸包裹的鞭炮,再将鞭炮的引子串联起来。最后则是将油倒下去,再铺上一条非常长的引线……
  ;;;;待他们做完,腰杆子已经酸胀得直不起来。
  ;;;;凌晁咬着牙道:“这次若不能烧光他们的粮,那真对不起小爷今日的折腾。”
  ;;;;灰头土脸的郎昊坐在地上吃干粮,余光瞧着将裴叶围绕起来的竹叶。
  ;;;;“裴先生有这等本事,撒豆成兵也不成问题吧?为何……”
  ;;;;为何不弄个术法下去将敌人都杀光了,反而选择这样愚笨又吃力的办法?
  ;;;;裴叶道:“合仲跟我说过,打仗是为了解决矛盾。哪怕我能用撒豆成兵的办法将闫火罗大军屠戮干净,但朝夏存在的矛盾、派系分裂就能消失了?不会!能真正解决凡人矛盾的,还是要靠凡人的手段。我顶多帮你们开开后门做个弊,让我亲自出手不行,这是原则问题。”
  ;;;;凌晁问她。
  ;;;;“这些鞭炮和油,也能算凡人的手段?”
  ;;;;裴叶笃定道:“是,未来的凡人能做到。”
  ;;;;三人灰头土脸地吃了一顿简单的饭,躲在隐蔽处观察这边的动静。
  ;;;;直到临近黄昏,竹叶才发来警示。
  ;;;;“来了来了!”
  ;;;;凌晁顿时精神起来,目光盯紧引线的同时握住腰间悬挂的武器,呼吸和心跳都略显急促。
  ;;;;“急什么……”
  ;;;;裴叶叼着嘴边点燃的烟嘟囔。
  ;;;;“待他们大部队过来再说,现在也就领头的小猫两三只。”
  ;;;;凌晁二人又按捺狂跳的心脏等了许久,终于等到辎重车队靠近。
  ;;;;到了这一步,他们紧张得屏住呼吸,生怕呼吸声大了会被敌人发现。
  ;;;;“裴先生,你说他们不会发现鞭炮和油吧?”
  ;;;;裴叶叼着点燃的烟,蹲在草丛中看着下方。
  ;;;;“这难说,但发现了又如何?”
  ;;;;鞭炮没见过,油跟水一般不易察觉,哪怕发现有异常也想不到它们的用途,顶多提起警惕。
  ;;;;裴叶两指夹着还未燃尽的烟蒂。
  ;;;;“我突然想起一句话,兴许能缓解你们的紧张。”
  ;;;;捏着打火机,手指都在颤抖的凌晁压低声音问她。
  ;;;;“什么话?”
  ;;;;“真正的女人,从不回头看爆炸。”
  ;;;;说着,她手指一弹。
  ;;;;那根带着火苗的烟蒂在空中翻出美妙的弧度,精准落在浇了油的引火线上。
  ;;;;“过年了。”
  ;;;;她笑意盈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