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8:真相的冰山一角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9 15:41      字数:2603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夭、夭折了?”
  ;;;;女子的话无异于是一颗炸弹,冷不丁在顾央耳边炸开,让顾央脑海出现一瞬的空白。
  ;;;;“真正的荣王夭折了,如今这位荣王又是谁?”
  ;;;;顾央一复活见鬼的表情。
  ;;;;作为名士,时刻活跃在吃瓜的前线,但他真没吃过任何能导致“荣王早夭”的瓜。
  ;;;;作为先帝的遗腹子,皇帝陛下最年幼的宝贝弟弟,荣王从小到大都是顺风顺水的人生赢家。
  ;;;;唯一一次挫折还是多年前遇袭目盲。
  ;;;;这次经历没将他打落深渊,反而更受皇帝的宠爱,封地扩大一倍不说,还掌控了不少实权。
  ;;;;这么一个比皇太子还受宠的小祖宗,啥时候夭折的?
  ;;;;女子嗤笑道:“应该是两三岁的时候吧。”
  ;;;;两三岁???
  ;;;;顾央在脑中翻找荣王相关的消息。
  ;;;;“若记得没错,荣王七岁前都在宫内由皇帝派人抚养,不是太子胜似太子。”
  ;;;;皇帝怜悯荣王一出生就没了娘,便让人比照太子的条件抚养幼弟。
  ;;;;因为这事儿,朝臣纷纷赞扬皇帝待兄弟有情有义,是个仁爱的兄长。
  ;;;;原先对皇帝登基颇有微词的老臣也露出欣慰的笑容虽然皇帝能力不够,但他心胸宽广,有容人雅量,也不计较先皇临终前还给他弄出个嫡出弟弟、年轻嫡母的事儿,可圈可点。
  ;;;;女子嗤笑一声道:“得了,那个废物是个什么样子,你还不清楚?他恶心死荣王了,连先帝临终前封的皇后血崩难产也是他用了阴损法子,安排产婆搞的鬼。荣王从胎里出来便有些不足之症,还不是被他弄的?只是荣王命太硬,居然还能安生降世,他便又想了其他办法。”
  ;;;;顾央听得无语,同时又刷新了他对皇帝的厌恶。
  ;;;;“他好歹也是皇帝了,连生父留下的一双孤儿寡母都容忍不下?”
  ;;;;女子道:“他若容得下,先帝怎么会失望透顶,临终前给宠妃封了皇后?”
  ;;;;不就是盼着这个儿子知道点分寸,有点儿忌惮,别赶尽杀绝了?
  ;;;;结果那位皇后还是死了。
  ;;;;顾央道:“那荣王夭折了……如今这位怎么回事?”
  ;;;;女子露出玩味的神情。
  ;;;;“这事儿孤也好奇。”
  ;;;;“哦?”
  ;;;;女子悠悠道来:“当年,我一恢复意识便暗中找上柔慧,想要借助她的帮助假死出宫,再联系以前的老人……只可惜,柔慧力量有限又被他忌惮,我也被盯得紧,再加上巫蛊邪术余威犹在,时常失魂。二人碰个头都不容易,更别说制定一个周全的计划。之后,还是柔慧无意间发现宫人给荣王准备的食物有异样,食物相克不说,还有让人愚钝痴呆的阴损之物。”
  ;;;;顾央听得倒吸一口冷气。
  ;;;;两三岁的孩子,肠胃何其弱?
  ;;;;常年食用相克不易消化的食物,不啻于钝刀磨肉,慢慢将孩子折磨至死。
  ;;;;若荣王长到几岁夭折了,外界也不会说什么。
  ;;;;毕竟,哪怕是皇室,孩童夭折率也居高不下。
  ;;;;女子道:“据柔慧说,荣王那个时候还会涎水肆流,口舌迟钝,反应不甚灵敏……”
  ;;;;顾央心下一颤,隐约猜到什么。
  ;;;;女子知道这事儿……
  ;;;;莫非当年假死离宫跟荣王有关?
  ;;;;女子的话证实了她的猜测。
  ;;;;柔慧长帝姬利用痴傻的荣王,在一次宫宴上,将荣王骗到囚禁女子的偏僻宫殿,再制造宫人伺候不精心打翻油灯引发大火的假象。那座偏殿曾是前朝不受宠妃子居住的冷宫,位置偏僻,常年没人修缮,故而大火烧起了好一会儿也没有人搬水灭火,待大火被扑灭,只剩废墟。
  ;;;;“荣王被大火烧死了?”
  ;;;;女子叹道:“对,被烧死了。”
  ;;;;顾央闻言沉默许久。
  ;;;;女子道:“若能在大火中丧生,也是件幸事。”
  ;;;;顾央眼皮动了动,沉默望着女子。
  ;;;;女子道:“彼时的荣王身体已经……但他又痴傻,连表达痛苦都不会,在外人看来就是脾气暴躁,动辄摔打,如野兽般嘶吼。依照那个废物的手段,荣王人生最后几个月只会更痛苦。”
  ;;;;整座皇宫都是皇帝的耳目。
  ;;;;荣王薨逝后,他的尸体也不会被其他人看到。
  ;;;;“那如今这位荣王……”
  ;;;;女子目光复杂道:“柔慧亲眼看着荣王进去,大火烧起来,他也没逃出来。但大火熄灭后,废墟只挖出‘我’的尸骨,还有几个知情的皇帝耳目,并无荣王。没多一会儿,柔慧亲眼看到荣王从不知何处跑出来,当着满宫宫人和宫宴大臣命妇的面,安慰那个废物。众人皆赞荣王懂事聪慧,唯独那个废物你是想象不到他那时候吞吃苍蝇一般的脸色。”
  ;;;;荣王在母胎内憋得太久,脑子缺氧,出生后又吃着掺了料的食物长大……照顾他的宫人都怀疑荣王是傻子,但因为年纪还小,暂时看不太出来,皇帝顾着他自己的面子没有将荣王是傻子这事儿传扬出去
  ;;;;谁晓得一个傻瓜,不仅开口说话还表现得像神童。
  ;;;;皇帝暗中怀疑荣王被掉包了。
  ;;;;仔细检查后发现人家连胎记都在,如假包换的原装货!
  ;;;;之前的痴傻多半是装出来的。
  ;;;;还能怎么办?
  ;;;;捏着鼻子认了呗。
  ;;;;两三岁的孩子就这么有心机,倔强青铜皇帝表示心累。
  ;;;;年幼的荣王一点不傻,还用天真可爱的小脸借刀杀人,将身边的耳目一个一个干掉,慢慢替换上先帝和亡母信任的老人。
  ;;;;皇帝面上笑嘻嘻,心里mmp。
  ;;;;柔慧长帝姬看好戏,笑得肚子疼。
  ;;;;女子垂眸道:“柔慧曾暗中试探过荣王,不过荣王似乎不知道柔慧当年做过什么。”
  ;;;;柔慧长帝姬心虚,跟这位幼弟没什么往来。
  ;;;;倒是儿子凌晁跟荣王走得近,让她惴惴不安许久。
  ;;;;顾央道:“荣王殿下……听着倒像是妖孽,但他这些年所作所为又不像。”
  ;;;;朝夏能苟延残喘到现在,女子暗中出力是一方面,荣王这边也功不可没。
  ;;;;女子笑道:“他若是妖孽就好了,正好以毒攻毒。”
  ;;;;荣王跟女子有仇,难道跟皇帝没仇?
  ;;;;他跟皇帝的仇只会更深。
  ;;;;“他若要报复,什么招数孤都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