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6:以牙还牙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0      字数:2451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婢女作为在场四人中唯一的“正常人”,听得瑟瑟发抖。
  ;;;;这些人妄议圣上,不怕被砍头?
  ;;;;只是她不敢说。
  ;;;;恨不得将两只耳朵全部捂住,什么都听不到才好。
  ;;;;裴叶精神最旺盛,她直接守全夜,让凌晁、郎昊三个睡着养精神。
  ;;;;天色微亮,裴叶耳尖听到陌生而凌乱的脚步朝他们靠近。
  ;;;;裴叶大老远就看到一抹倩影。
  ;;;;许久未见的女主萧妃儿。
  ;;;;萧妃儿也看到站在高处的裴叶。
  ;;;;她抿着红唇,脸上的焦急被冷漠与杀意取代。
  ;;;;裴叶不在书院待着,怎么跑到她的封地境内?
  ;;;;是的,此处是德纯宗姬萧妃儿的封地。
  ;;;;只是她不是皇室出身,还是皇帝义女,分到手的封地自然不肥沃,产出税收都很低。但萧妃儿知道乱世将至,受了封赏便带着自己人来了封地。她前世能辅佐不成器的皇太子成为统一天下的君主,现在当然也能将自己的封地治理得蒸蒸日上。
  ;;;;这块封地便是她立足乱世的根基。
  ;;;;还未等她动手,居然在上香拜佛途中遭遇伏击,昨儿可是她前世儿子的忌日!
  ;;;;萧妃儿怒极!
  ;;;;她在婢女的帮助下侥幸生还,但婢女
  ;;;;多半是死了。
  ;;;;尽管如此,萧妃儿依旧咬牙来救人。
  ;;;;她不想落下薄情寡义的名声。
  ;;;;万万没想到,她会碰见前世今生的阴影。
  ;;;;“你怎么会在这里?”
  ;;;;裴叶道:“路过。”
  ;;;;萧妃儿一听不是冲着自己来的,心下诧然,旋即又问起婢女的事情。
  ;;;;“你昨夜便在这里?”
  ;;;;裴叶道:“是啊,有何贵干?”
  ;;;;萧妃儿也懒得计较裴叶的不礼貌。
  ;;;;天门书院求学那会儿就这样,裴叶这人虚伪又恶心,专门跟学习好的人玩耍,对待其他人就是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恨不得将“势利”二字刻在脸上。
  ;;;;这种小人是萧妃儿最厌恶的。
  ;;;;“你可有见过一名约莫及笄之龄的丫头?”
  ;;;;裴叶道:“有啊。”
  ;;;;“她在哪里?”
  ;;;;裴叶用大拇指往后一指,道:“昨晚叔瑶救下来的,这会儿还在睡着。”
  ;;;;萧妃儿:“……”
  ;;;;刚刚打消的怀疑再度冒了出来。
  ;;;;世上哪里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婢女被抓就是个死,哪能等来天降英雄凌晁?
  ;;;;重生一回的萧妃儿,表面看似豁达温柔,内里多疑多虑且疑神疑鬼。
  ;;;;待她看到睡眼惺忪的婢女,疑窦丛生。
  ;;;;“此女虽是婢女,却与我情同姐妹。你救了她便等同于救了我,救命之恩不得不报。”萧妃儿让人给婢女拿来新的衣裳披好,转头邀请裴叶:“不如留下来几天,让我尽一尽地主之谊。”
  ;;;;虽是邀请,但却带着不容驳斥的坚定。
  ;;;;裴叶眉头上扬,侧身欲走。
  ;;;;“没时间去你那个寒酸地方做客,我还有要紧事情。”
  ;;;;啧啧
  ;;;;恶意都要溢出来了,真当退休老干部都没脾气呢?
  ;;;;她只是退休,又不是老年痴呆。
  ;;;;萧妃儿眼角闪过一丝狰狞,很快又恢复柔色。
  ;;;;“虽说封地贫瘠窄小,但好歹也是皇家所封。你说‘寒酸’,未免太目中无人了!”
  ;;;;裴叶道:“说了我有正事。”
  ;;;;说话的功夫,凌晁和郎昊二人也醒了,收拾好东西准备骑马走人。
  ;;;;“也不知是什么正事,如此着急?”
  ;;;;萧妃儿看着裴叶三人,眼底闪过嫌恶。
  ;;;;果真是狐媚妖女,先是勾住凌晁郎昊二人,往后又抢了太子、抢了她的后位……
  ;;;;多线操作还不翻船。
  ;;;;也不知这些男人怎么想的。
  ;;;;裴叶牵着缰绳翻身上马,笑道:“你不配知道,问这么多干什么。”
  ;;;;萧妃儿:“……”
  ;;;;粗鄙!
  ;;;;郎昊不好开口怼萧妃儿,凌晁又顾念年少爱慕过萧妃儿不好回踩,故而两位男性都保持沉默。
  ;;;;他们没有帮着裴叶落井下石,但也没有开口阻拦,只是用眼神催促裴叶快点上路。
  ;;;;“回头有机会路过此处,我再去你那边讨杯酒,希望里面没放毒。”
  ;;;;说罢,她抬手挥了挥。
  ;;;;“拜拜。”
  ;;;;萧妃儿气得俏脸扭曲,婢女在一旁更是看得目瞪口呆。
  ;;;;“你”
  ;;;;正欲开口,裴叶三人已经策马离开,没多会儿就瞧不见人影了。
  ;;;;“混账!”
  ;;;;萧妃儿胸口起伏不定。
  ;;;;“瞧你能嚣张到几时!”
  ;;;;无怪前世干出那么不要脸的事情,今生一样狗改不了吃shi。
  ;;;;萧妃儿脸色阴晴不定。
  ;;;;见此情形,婢女也不敢吱声。
  ;;;;一行人回到封地城内。
  ;;;;萧妃儿一边命人调查山贼身份,一边制定振兴封地计划。
  ;;;;“宗姬殿下,真要这么做?”
  ;;;;萧妃儿大刀阔斧要改,一些封地地头蛇却不看好。
  ;;;;这些计划太空泛,看着好,但细节处却经不起推敲,真要在封地上折腾,绝对会出乱子。
  ;;;;萧妃儿道:“对,你们照我说的去做便好。”
  ;;;;整个天下都曾是她囊中物,更别说小小一个封地。
  ;;;;这些老家伙目光短浅还只顾自己的利益,迟早要想法子处理了。
  ;;;;“那位德纯宗姬与您有什么渊源,主公待她似乎太好了。”
  ;;;;段干启冥思一番才落子。
  ;;;;笼罩在黑纱中的女子沙哑轻笑。
  ;;;;“你很好奇?”
  ;;;;段干启诚实道:“好奇。”
  ;;;;女子落下一子瞬间扭转段干启的努力。
  ;;;;“她是一枚有用的棋子,在遥远的未来会有出人意料的作用……可惜,如今却是一步废棋,因为孤有了一枚更好用的棋子。而德纯宗姬……好歹受了孤这么多好处,也该到了回报的时候。”
  ;;;;“回报?恕臣愚笨,想不出来。”
  ;;;;女子阴仄道:“启明,你介意‘帝姬入帐’重演吗?”
  ;;;;段干启脸色刷得白了。
  ;;;;女子捻着棋子悠悠道:“孤倒是想看看,那个男人敢不敢将酷似‘孝恭皇后’之人推出去,换得一夕安寝。”
  ;;;;“您这是……何必……”
  ;;;;女人用沙哑声音愉悦地笑着:“何必?他生来就是一块垫脚石,不踩他才谁呢?不论是他,还是他的父亲……这对父子,虚伪得如出一辙……呵呵,不让他身败名裂,如何能让孤名正言顺?凶年无谷曰荒;外内从乱曰荒;好乐怠政曰荒;弱而立志曰纵;败乱百度曰纵;忘德败礼曰纵……以后,给他取个‘荒’或者‘纵’当谥号吧,或者选个‘蠢’也行。”
  ;;;;段干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