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5:裴先生的逻辑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0      字数:2402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为何?
  ;;;;二十八个字,每个字在她看来都带着阴晦的恶意。
  ;;;;谥号全是类似“柔”、“顺”、“敬”、“贞”、“温”……之类的字眼。
  ;;;;柔懿帝姬未嫁前可是有望当储君的人,不说性格怎么样,至少手腕应该不会太弱。
  ;;;;偏偏谥号全是这样的字眼。
  ;;;;谥号是什么?
  ;;;;谥号是对死者生前的评价!
  ;;;;裴叶从字里行间看不出一点儿丈夫对妻子的爱意和尊敬。
  ;;;;“孝恭皇后似乎是太子的生母?”
  ;;;;婢女不解地点头:“是呀,太子殿下是诸皇子中唯一的嫡出呢。”
  ;;;;裴叶的表情又出现一瞬扭曲。
  ;;;;呵呵
  ;;;;她觉得皇帝和太子更恶心了。
  ;;;;婢女却没瞧见裴叶表情的不自然,自顾自地说,语气带着几分少女天真向往。
  ;;;;“陛下待孝恭皇后十数年如一日,情深不变,哪个未嫁女不艳羡呢?”
  ;;;;哪个丈夫会在妻子逝世十多年还念念不忘?
  ;;;;瞧见妻子的遗物就会伤心,每逢忌日都要悲恸大哭一场,偶尔还伤心难过到无法上朝。
  ;;;;将自己关在挂有先皇后画像的旧宫中怀念佳人。
  ;;;;任何一个与先皇后眉眼或者神态相似的妃子都能多分得一份宠爱。
  ;;;;听说陛下为先皇后写的悼念诗词便不下一百篇。
  ;;;;以前也有不开眼的朝臣想让皇帝立后,结果被发了一份罚俸禁足套餐。
  ;;;;久而久之就没人再敢提这个话题了。
  ;;;;如果这都不算爱,那婢女就想不到世间还有什么爱情算真爱了。
  ;;;;裴叶:“……”
  ;;;;再听下去,她真要被恶心吐了。
  ;;;;为何?
  ;;;;如果萧妃儿真的酷似先皇后,那么皇太子是怎么对着萧妃儿一见钟情的?
  ;;;;别说画像识辨度不高认不出亲妈啊。
  ;;;;皇太子认不出,皇帝也眼瞎了?
  ;;;;萧妃儿年幼,五官没长开的时候还能说不确定。
  ;;;;但萧妃儿嫁给皇太子当侧妃多年,皇帝看着儿子小妾长着一张跟老婆一模一样的脸……
  ;;;;不知道这位老兄是个什么心思?
  ;;;;皇太子本人知道他睡了一个跟亲妈长相相似的女人?
  ;;;;哦,他多半是知道的。
  ;;;;别忘了太子在这个处处充满替身梗的世界,有个跟萧妃儿酷似,约等于酷似亲妈的白月光。
  ;;;;白月光!!!
  ;;;;太子,你亲妈知道了会从皇陵爬出来敲碎你这个不孝儿子的狗脑袋懂吗?
  ;;;;裴叶余光瞥见一旁安静吃瓜听八卦的郎昊,忍不住以手扶额。
  ;;;;貌似真正的男主郎昊也有一个跟萧妃儿酷似的白月光……
  ;;;;那么问题来了。
  ;;;;前后两任男主的白月光是一个人?
  ;;;;还是说,这个世界的妹子是一张脸,一个整容医院一个整容模板?
  ;;;;在这样世界做任务的她,真的好难啊。
  ;;;;偏偏凌晁还感慨道:“有夫如此,夫复何求呢?”
  ;;;;裴叶撇嘴:“你这个逻辑有问题,要不要我给你修理一下脑子?”
  ;;;;凌晁不服气了。
  ;;;;“裴先生,您这么说不对了。”
  ;;;;裴叶张口就道:“如果你娶了妻子,然后你战死沙场。你的妻子借着你的功勋跻身士族权贵之间,她一面怀念着与你的点点滴滴,一边怀念,一边又养了一个又一个面首,生了一个又一个孩子,他们在你们夫妻住过的房子、睡过的床榻恩爱缠绵,在你忌日给你写悼念诗词,外人将你们夫妻当做恩爱典范,试问作为她丈夫的你会不会为妻子的行为感动落泪?”
  ;;;;凌晁被怼得面红耳赤,屁话都放不出来了。
  ;;;;“这、这……哪有这样的……”
  ;;;;别说感动了,他现在恶心得想吐好么?
  ;;;;裴叶又道:“对了,你的妻子还逢年过节给你添谥号,跟外人夸奖你温顺听话、贤良淑德、可爱谦逊……乃是丈夫典范,试问你会不会为妻子的情深义重而感动落泪?我想你应该会的。”
  ;;;;凌晁吭哧反驳:“谁、谁会啊!这种人、我便是瞎了眼也不会娶的!”
  ;;;;哪里是恩爱,分明是担心另一半死得不够透彻。
  ;;;;恨不得让另一半待在幽冥也继续被恶心着,最好当鬼也被恶心死。
  ;;;;裴叶笑着摊手:“所以喽,你还觉得陛下情深义重,他们夫妇的感情感天动地?”
  ;;;;凌晁:“……”
  ;;;;不行!
  ;;;;他不能继续深想下去!
  ;;;;为什么代换一下,这位皇帝垃圾到想让他唾弃?
  ;;;;“这、这不一样……明明世人都说陛下跟孝恭皇后感情好的……”
  ;;;;凌晁底气不足地反驳。
  ;;;;裴叶笑着道:“呦,你口中的世人是躺在帝后床榻下听他们夫妻私事呢,还是亲眼看到,亦或者那位孝恭皇后为皇帝对她的情深感动到从棺椁爬出来,托梦给世人宣传他们的爱情?”
  ;;;;凌晁:“……”
  ;;;;彻底泄了气。
  ;;;;裴叶道:“世人传闻的,难道不是活着那人说的?孝恭皇后若泉下有知,怕是要气活了。”
  ;;;;郎昊无奈道:“裴先生想法与世人迥异,叔瑶不必太放在心上。”
  ;;;;真要按照裴叶那套逻辑,几乎没一个皇帝是不恶心的。
  ;;;;“再者……先生怎么知道孝恭皇后与谥号不符?”
  ;;;;裴叶道:“孝恭皇后是世宗之女,曾经的柔懿帝姬,天赋远胜如今的陛下,也曾是朝臣格外看好的储君人选。我想曾站在如此高位置,拥有那般大权势的人,怎么会甘心成为娇养在金笼子里的观赏鸟雀?哪怕是穷人家孩子享受几天权贵生活,也不甘心被打回原形吧?更何况是曾经只差一步便能触摸到无上帝位,内心的不甘只会更甚。”
  ;;;;凌晁讪讪道:“兴许是真爱呢,为了爱,总要有一人退让付出。”
  ;;;;裴叶叹道:“假设孝恭皇后真的为了爱而退让幕后,丈夫给取这些谥号,是爱吗?”
  ;;;;凌晁彻底没了话。
  ;;;;“男女之爱,贵在互相尊重、互相成全。若真爱便会互相理解,而不是取这样的谥号。”
  ;;;;凌晁的逻辑遭受重大打击。
  ;;;;他恍恍惚惚地道:“但、但……真相如何,也只有孝恭皇后知道啊。”
  ;;;;她已经薨逝,真真假假也只能听另一位当事人说。
  ;;;;其他人的推测终究是推测,做不得真。
  ;;;;裴叶一摊手。
  ;;;;“……如果我是孝恭皇后,哪怕是从地狱爬回来……”
  ;;;;她倏地露出一抹血腥的笑。
  ;;;;“……也绝对会想尽办法,用尽手段,让所有恶心自己的人,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