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2:离家出走的标题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0      字数:2397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有了搞事目标,裴叶一改往日慵懒闲适的养老姿态。
  ;;;;二者用一个比喻,大概是死火山和即将喷发的活火山的区别。
  ;;;;一行三人快马加鞭地赶路,能抄近道超近道,极限压缩睡眠时间。
  ;;;;饶是被裴叶教(蹂)育(躏)多年的凌晁少年也表示吃不消,没两天就累得斗志消沉。
  ;;;;连凌晁都这样,更别说郎昊了。
  ;;;;只是他习惯性戴着高冷面具,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露宿野外也端着架势,因此三人唯独凌晁看着最狼狈。红衣少年抬手嗅了嗅从大红色脏成深红色的衣袖,露出浓浓的嫌弃表情。
  ;;;;“这汗臭都能飘三里地了,我真是太难了。”
  ;;;;在裴叶的教(蹂)育(躏)下,曾经十数个狗腿前呼后拥、丫鬟伺候起居的精致纨绔贵子早就习惯被摔打、汗臭围绕的日子,也因此保持着每天训练后用香粉泡澡的习惯。
  ;;;;洗干净了,他还是香喷喷的凌晁。
  ;;;;这三天却被裴叶拽着狂奔赶路,吃饭都是马上囫囵糊弄的,更别说洗澡沐浴。
  ;;;;再这么下去,胯下的马没有累趴,他要被干粮噎死或者被自己的汗水臭死。
  ;;;;“季苍……我想洗个澡。”
  ;;;;凌晁一屁股坐在某块大石头上,两条腿张开,脚底板相抵,一只被红色宽大袖子遮住的手随意搁在膝上,另一只手在袖子的遮掩下偷偷揉着酸疼的腰和被马背颠簸的屁股……
  ;;;;郎昊也随意找了个地方坐着,将收拾来的木柴搭起来,再将其点燃。
  ;;;;“不远处有个水潭,你去水潭下游洗洗。”
  ;;;;凌晁都能提前从长辈那边得到表字,比凌晁年长的郎昊自然也有。尽管他只是养父收养的养子,但辈分却是跟着养父家几个儿子排的,昊亦有苍天、元气博大之貌,故而取字为季苍。
  ;;;;凌晁先是一喜,随即又撇嘴道:“我就爱在上游洗。”
  ;;;;烧着火的郎昊眉头一抬,冷笑着露出几颗白牙,在昏暗视线下格外鬼畜。
  ;;;;“你敢在上游洗一回,裴先生就敢将你丢进粪坑洗一回。”
  ;;;;抖机灵的凌晁下意识抖了抖。
  ;;;;没办法,裴叶这些年树立的暴力形象影响太深。
  ;;;;凌晁偶尔还会委屈流泪,暗骂当年出主意的狗腿狗嘴吐不出象牙。
  ;;;;说好随着年岁增长,他作为男性的先天优势能压倒裴叶,从裴叶这里找回场子呢?
  ;;;;他怎么只看到裴叶越来越凶残的拳头?
  ;;;;“去下游洗就去下游。”
  ;;;;他打开行礼取出一套干净的换洗衣裳。
  ;;;;一想到能洗去身上的油腻和脏污,心情又开始雀跃。
  ;;;;郎昊无奈摇摇头。
  ;;;;他再次怀疑荣王当年的决定。
  ;;;;凌晁这厮,这些年光涨武力不涨脑子,朝夏交给他跟宣判灭国有何区别?
  ;;;;“季苍,你要不要也去洗洗?”
  ;;;;裴叶拎着打来的野味回来,瞧见凌晁的行囊就知道他去洗澡了。
  ;;;;“待他回来吧,将你一人留在荒山也不好。”
  ;;;;郎昊摇头,抬眼用余光看了一眼裴叶那张被篝火映得通红的侧脸,生硬解释了一句。
  ;;;;“他一个男人,还能被山鬼强要失节不成?”
  ;;;;裴叶:“……”
  ;;;;她也没做什么,为什么《替身冷血皇妃之狠毒暴君别宠我》中,霸道阴鸷、邪魅狂狷、动不动就各种地点各种姿势各种中二台词的狠毒暴君,会变成眼前这个整天跟在凌晁身后收拾烂摊子、年纪轻轻给凌晁当爹的保父?作为男主你不去跟女主相爱相杀,跟着情敌什么鬼?
  ;;;;难道她这本小说其实不是终点网的而是绿吉吉的?
  ;;;;裴叶擅长掐灭话头而非活跃气氛,郎昊也是日常高冷的人设,二人坐在篝火堆旁没什么话。
  ;;;;过了一会儿,郎昊拨弄着篝火道:“裴先生真觉得我们三人能成事?”
  ;;;;裴叶笑道:“青春就这么几年,待你和叔瑶年纪再大一些,能成家立业担负一个家庭的时候,便会知道这样的机会多么难得,错过了又会多么遗憾。能肆意妄为的时候,别浪费了。”
  ;;;;能不能成?
  ;;;;只有做了才知道结果。
  ;;;;黎殊的计划看似天方夜谭,但也有实施的余地,为何不试一试?
  ;;;;郎昊哑然:“裴先生合着就是觉得有趣、刺激才去做的?”
  ;;;;裴叶反问:“不然?难不成还是为了天下大义?其实,不论出发点是什么,目的一致就行。”
  ;;;;郎昊正大光明看着裴叶的侧脸叹了口气。
  ;;;;“裴先生果然与旁人不同。”
  ;;;;即使与恩人神似,依旧带着强烈的个人色彩。
  ;;;;在郎昊眼中,“裴叶”这个人完全不是他记忆中的恩人形象能覆盖的。
  ;;;;色彩浓烈而张扬,是万千颜色中一眼就能抓住人眼球的存在。
  ;;;;“这叫殊途同归。”裴叶道,“我们速度再快一些,兴许四天就能赶到目的地。”
  ;;;;正好比黎殊口中闫火罗的运粮队伍早一天。
  ;;;;半天修整,半天布置。
  ;;;;裴叶连搞事的小工具都准备好了。
  ;;;;郎昊回想前几天的赶路经历,再想想还要过四天这样的日子,顿觉人生黑暗。
  ;;;;“如果当年……”
  ;;;;他偶尔想过,如果凌晁没帮他找荣王说情,荣王没有出手救养父一家,他会走上哪条路?
  ;;;;兴许会颠沛流离,舍弃养父一家给的“郎昊”之名,揣着对朝夏的恨意去闫火罗,让闫火罗大王承认自己的身份哪怕这个身份是让世人不齿的私生子再不择手段往上爬,用所有的手段、踩着任何挡了自己路的人,他不知道自己能爬得多高,但绝对不会轻松快乐。
  ;;;;如果,他站在闫火罗这边对抗朝夏,届时又会是什么光景?
  ;;;;这样的念头在脑海盘旋一阵子又沉寂下去。
  ;;;;他要充实自己,又要约束凌晁,让凌晁兼顾武艺的同时狠补一个继承者该学的东西。
  ;;;;凌晁说他自己太难了。
  ;;;;郎昊才觉得自己太难了。
  ;;;;“当年什么?”
  ;;;;裴叶疑惑追问。
  ;;;;郎昊摇头。
  ;;;;“没什么,随口说的话。奇怪,叔瑶怎么还没回来?”
  ;;;;大男人洗个澡,还是在条件简陋的野外,应该要不了多久吧?
  ;;;;凌晁一去快两刻钟了。
  ;;;;顺手打个炮都够了。
  ;;;;裴叶道:“要不去看看,我担心你立的flag倒了。”
  ;;;;郎昊:“……”
  ;;;;他之前立过什么flag?
  ;;;;二人顺着凌晁去的方向找那个水潭,还未太靠近,远远听到打斗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