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8:神秘女子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0      字数:2467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郎昊抽噎着说出地址,最后哭得累了,睡在女子怀中。
  ;;;;再醒来已在家中,周围是神色紧张的家人。
  ;;;;“爹娘,救了孩儿的恩人姐姐呢?”
  ;;;;下人却说在门口发现睡着的他,并未看到恩人踪影。
  ;;;;“如果是恩人的女儿,裴先生年纪太小,不符合。”
  ;;;;郎昊否决这一可能。
  ;;;;之后又改口道:“当然,也许恩人之后又生了一个,但我想恩人不会粗心丢了孩子。”
  ;;;;那位恩人是那么温柔细致的存在。
  ;;;;她若有孩子,必然是极爱孩子的,岂会容忍孩子被拐子拐走?
  ;;;;郎昊道:“推算起来,那一胎的年纪应该跟你差不多。”
  ;;;;凌晁:“……”
  ;;;;服了服了。
  ;;;;他喟叹道:“三岁时候的事情,还是虚三岁,居然还能记到现在。”
  ;;;;厉害,学霸的世界果然跟他格格不入。
  ;;;;凌晁连自己几岁尿床都记不得了。
  ;;;;郎昊道:“兴许是恩人相貌气质太有识辨度,那时候又极度恐惧,故而记得深刻。”
  ;;;;他稍稍长大后在初遇地点转了好多圈也没偶遇恩人。
  ;;;;再加上父亲调职,一家子离开了那处,郎昊迄今也没找到这位恩人。
  ;;;;凌晁笑道:“兴许人家搬家了,唉……那是什么地方,兴许小爷以后能大发慈悲帮你找找?”
  ;;;;郎昊道:“渠州港郡沔城,城内有一条叫‘相思巷’的地方附近。”
  ;;;;凌晁听了觉得耳熟。
  ;;;;掏着耳朵想了半晌,终于找到相关记忆。
  ;;;;“这可真巧啊,那地方是小爷母亲的封地,相思巷隔两条街便是我母亲在沔城的私宅。”
  ;;;;作为长帝姬,哪怕只是庶出,也享有封地供奉。
  ;;;;尽管封地不丰硕,但也不太穷,治安不错,柔慧长帝姬在各处盖了好多私宅方便养面首。
  ;;;;_∠)_
  ;;;;貌似“相思巷”附近的私宅就是母亲养面首的基地之一。
  ;;;;凌晁一开始挺反感这点的,但后来发现母亲的面首跟父亲在外养的外室一样,而母亲会顾及他的感受,从不曾怀面首的子嗣,而父亲就不一样了,私生子私生女一串一串一串……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相较之下,母亲养面首也不是多惹人嫌的事情。
  ;;;;堂堂一国长帝姬,养几个面首咋了?
  ;;;;养得起就养啊,家里还缺那么一双筷?
  ;;;;郎昊偶遇恩人还是在自己老娘的封地上,真巧合。
  ;;;;“念在我们关系还好的份上,日后有空给母亲书信一封,让她留意,兴许能找到你的恩人。”
  ;;;;那可是他的地盘,找人总比郎昊方便得多。
  ;;;;郎昊点头。
  ;;;;尽管不抱着什么希望,但凌晁的好意他领了。
  ;;;;天门书院就像是隐匿在世俗之外的桃源,安静祥和,而外界局势却一变再变。
  ;;;;荔城被屠,无家可归的难民只能拖家带口踏上漫长而艰苦、甚至是看不到生路的逃亡之路。
  ;;;;“凤家军”败退后入了板城,主帅在一场香艳宴席上心裂暴毙,众人皆以为是上天报应。
  ;;;;主帅贪功激进才导致荔城被闫火罗大军攻克,数万百姓被屠戮,更有数不清的百姓惨遭牵连,原先繁荣的边境荔城自此成了一座废墟,闫火罗大军见捞不着好处便一把火将其焚毁。
  ;;;;沿路郡县村落的百姓也惨遭不幸,板城百姓更是人人自危。
  ;;;;主帅一死,士气本就低落的“凤家军”残部更无心作战,一夜逃兵两千有余。便是这时候,新的主帅上位,大胆启用一个名为“段干启”的年轻人,还让一个叫“严华”的陌生壮汉领兵。
  ;;;;“凤家军”驻守板城,再度与追赶上来的闫火罗交战。
  ;;;;这场不被看好的战役却并未完全倾斜后者,直至鸣金收兵,城下抛下数千具敌人尸首。
  ;;;;板城未破,低迷的士气触底反弹。
  ;;;;“一切都按照您的意思照做了,只是在下仍有一事不解。”
  ;;;;段干启一身青黑儒衫,对面坐着个浑身笼罩在黑纱中的人,看身形略显纤瘦。
  ;;;;“有何事不解?”
  ;;;;那人开口,却是声音比较低沉的女声,带着点儿沙哑与沧桑。
  ;;;;“您手中的‘凤家军’虎符,是真是假?”
  ;;;;黑纱后溢出沙哑的笑。
  ;;;;“自然是真的。”
  ;;;;“朝夏储君的?”
  ;;;;“不,我的!”
  ;;;;段干启:“……”
  ;;;;也就是说,太子储君手中的“虎符”也是假的?
  ;;;;他突然有些同情上任东家,折腾大半天,合着她仿制的样本也是假的?
  ;;;;“您为何要重用在下?毕竟,先前真假虎符险些害得荔城被屠?”
  ;;;;女子道:“你也说了是险些。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手中可用人不多,你就当自己幸运吧。”
  ;;;;她不计较段干启曾经的所作所为,因为他们是“一丘之貉”。
  ;;;;若非闫火罗实在是跳得烦人,她也会对荔城下手。
  ;;;;“……倒是你口中那个与我酷似的小女孩儿有点意思……”
  ;;;;没有任何渠道却能仿制与真货几乎一样的虎符……
  ;;;;段干启道:“兴许会成为变数。”
  ;;;;干掉是最安全的。
  ;;;;女子听出段干启口中的杀意,沙哑着道:“好歹也是前任东家,这般翻脸无情不妥当。”
  ;;;;段干启眉头也懒得皱一下。
  ;;;;“那算什么‘前任东家’。”
  ;;;;段干启更加看好闫火罗那位王子。
  ;;;;他跟裴叶一行人分开之后便带着严华往闫火罗方向赶路。
  ;;;;谁料运气太糟糕,夜宿民宅的时候被放倒,再醒来便是监牢。
  ;;;;眼前这名女子拿出二人通缉画像,给了他们两条路
  ;;;;臣服,亦或者死!
  ;;;;“你有何能耐让我臣服?”
  ;;;;女子道:“凭我将是朝夏的皇,未来一统天下的帝,这不正是你所期望的?你与我不是同道中人,那便是我要杀的人。你就甘心死在这个暗无天日的牢,让段干氏就此灭绝?”
  ;;;;段干启这个二五仔佯装考虑便答应了。
  ;;;;严华一向听他。
  ;;;;板城守卫战,段干启并未出力多少,只是当女子的传声筒,排兵布阵完全由女子来。
  ;;;;本该崩溃的板城守住了,粮草在她的调度下也勉强跟得上消耗。
  ;;;;段干启开始重新考虑女子。
  ;;;;“臣服之前,你能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吗?”
  ;;;;女子道:“你应该猜到了,何必我多言。”
  ;;;;板城不如荔城,但也能拿来磨刀。
  ;;;;闫火罗是磨刀石,“凤家军”是她手中生了锈的刀。
  ;;;;她会用这把刀亲手砍下龙座上的父子,敲响他们的丧钟。
  ;;;;女子面向都城玄安方向,笑得阴鸷。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