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6:不知该起啥标题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6 02:19      字数:2701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恭喜凌晁加入抠脚五人组】
  【撒花??ヽ(°▽°)ノ?】
  没一会儿,顶着黎殊马甲的人发言。
  “你让凌晁也进来了?”
  还改了群名。
  每次看到群名,黎殊都有种脚痒的错觉。
  裴叶道:“当然是监督他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大好少年天天赖床,蹲被窝里打炮呢?”
  下山采购笔墨的黎殊:“……”
  其他人不知道裴叶口中的“炮”是何物,但黎殊自学成才、无师自通啊。
  “你能不能有点儿女儿家的矜持?”
  一张口就飙车,汽油不要钱吗?
  三个无知少年一脸懵逼。
  凌晁握着手机问:“先生,你这东西是哪里来的,如此神奇?这些字真是黎先生写的?”
  “别问。”
  裴叶翻了个白眼。
  这具身体底子非常好,特别是那双黑多白少的大眼睛。
  即使翻白眼也瞧不出多少轻蔑,反而觉得俏皮可爱萌。
  只是……
  裴叶现在的姿势和动作一点儿也不萌。
  大大咧咧坐在小马扎上,无聊将脚底板相叠,两条腿弯曲张开,撑开裙摆盛放瓜子皮。
  一边说一边嗑着瓜子:“问就是域外产物、阴间黑科技。”
  凌晁:“……”
  将凌晁拉入群是她用脚做的决定。
  秦绍和申桑比凌晁还早几个月。
  三个少年不止一次看到裴叶和黎殊玩手机,也曾暗下好奇他们手中拿着的方扁匣子,再加上或多或少知道裴叶有非人手段,方扁匣子功能再震碎他们三观,他们也能迅速接受新事物。
  秦绍和申桑还借助近水楼台的优势,请教黎殊手机的用法。
  他们发现只要蹭上热点,哪怕隔得再远也能通过“手机”跟其他几人沟通。
  秦绍二人第一反应就是此物用作传信。
  若能用于阵前,将帅便能第一时间下达作战指令,极大提高效率,也能提防泄密。
  而凌晁第一反应则是——
  这玩意儿拿来考试作弊简直是神器!
  裴叶听后撇嘴表示凌晁就这么点儿出息,果然还是操练得不够多。
  凌晁:“QWQ”
  他光着膀子,两手提着沉重的水桶,用弓步一步一步往前,从一头走到另一头,休息一阵子再返回来。这段时间训练下来,两条手臂已经能看到精瘦有力的肌肉,肌肉随着动作起伏、舒展,没一会儿肌肤表皮就浸满热腾腾的汗液,他仍是咬着牙,努力将每个姿势做标准。
  裴叶确信这小子没偷懒,才去看黎殊的私聊。
  “秦绍与申桑也就罢了,为何连凌晁都拉进来?你可知后果?”
  申桑出身不高,黎殊也不担心他泄密会惹来多大麻烦,但秦绍是秦老的孙子,凌晁是柔慧长帝姬的儿子。
  这两个小子背后牵连的势力错综复杂。
  任何一人生出不该有的心思,将“手机”当做神器透露给亲眷……
  黎殊用脚指头想想都知道裴叶会面临怎样的祸事。
  裴叶笑着回复。
  “我当然知道,所以才做了两手准备。”
  蹭热点联网也好,使用手机也好,所有操作都需要裴叶授权。
  没有授权的人看不到界面也无法操作使用,她也能随时收回掐网。
  黎殊道:“唉,你可知道秘密的人多了,那就不再是秘密?”
  哪怕有后手防止泄密,但规则是死的而人是活的。
  “手机”的秘密也不可能一直捂着。
  知道秘密的人越少,秘密才越安全。
  裴叶笑道:“合仲,你要知道在多年后它会走入千家万户,跟空气一样寻常。”
  “老夫不敢深想。”
  尽管他透过几款穿越养成游戏隐隐窥探到那样的未来,但依旧不敢奢想。
  人手一部手机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信息的高速沟通,天南地北发生的事情都能第一时间知道,而这在现在是无法想象的。百姓能知道哪里有战争,哪里很和平,知道皇帝、官员干了什么好事什么坏事……
  这种情况下,百姓还能敬畏皇室,任由人掌控自己的生杀大权?
  黎殊觉得不太可能。
  兴许未来没有皇帝,或者皇帝已经不能为所欲为,将有更权威公正的东西凌驾于皇权。
  那是比开启民智更进一步的存在。
  同时,手机的普遍也意味着几乎人人都能读书识字。
  也意味着少部分人耕作就能满足所有人的吃用?
  这一切都让黎殊震撼且向往。
  “饶是如此,那也是以后。如今不合时宜,反而会害了你。”
  裴叶笑道:“这世上还无人能害得了我。”
  有实力有底气,所以才能肆意妄为。
  “合仲,难道你就不想多体验体验未来人的生活?这种奇遇可不多。”
  是手机不好用还是游戏没意思?
  快乐就行了,其他屁事儿不用愁。
  黎殊:“……”
  讲真,无法拒绝。
  手机越用越顺手,他就越恨自己生得早。
  “你心里有数就好。”
  黎殊叹了一声也不再纠结这事了。
  裴叶心里有数就行。
  手机的出现对三个少年的影响是巨大的。
  特别是凌晁,大晚上终于不乱跑了。
  连续三天没抓到犯宵禁的小外甥,某人表示有古怪。
  招来郎昊一问才知真相。
  “原来如此,那就不用管了。”
  郎昊迟疑:“王爷不担心?”
  荣王道:“此物既然是裴先生给的,那就不用担心。”
  郎昊又问:“王爷知道那是何物?”
  荣王干脆道:“不知。”
  郎昊:“……”
  日常怀疑凌晁能不能躺赢_(:з)∠)_
  荣王眉宇紧皱,带着点儿忧愁,“过两日,本王要回都城一趟办些事情,兴许这一两年都无法过来,你这里有什么情况便将事情告知线人,线人会将发生的事情第一时间告知本王。”
  郎昊低头称是。
  荣王又道:“本王已经安排你养父一家回乡,你只需安心在书院求学。往后——你兴许要在战场上与闫火罗敌对,可有准备?”
  郎昊道:“虽说闫火罗大王待我有生育之恩,但养我、育我之人乃是父亲,小子自小在朝夏长大。日后真要交锋,自然不会手软——只是,如今这个情势待朝夏不利……”
  他真怀疑朝夏撑不到自己长成那日就灭了。
  荣王笑道:“莫要小看了朝夏,光凭我知道的那人,就够闫火罗撞个眼冒金花了。”
  没点儿功绩在身,那人怎敢回来,怎敢谋算将皇帝拉下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