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6:那人还活着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0      字数:3725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揣着谁也不知道的脑洞,郎昊旁敲侧击。
  ;;;;一再确信后,他才相信荣王跟凌晁真是单纯的舅甥关系。
  ;;;;“……还真是个幸运到让人嫉妒的纨绔……”
  ;;;;郎昊阴沉的脸色稍稍舒缓。
  ;;;;凌晁的确是纨绔子弟,但却不是那种纨绔到没有底线的渣滓。
  ;;;;与其说他想当个纨绔子弟,倒不如说是借着“纨绔”保护他自己。
  ;;;;再加上凌晁年纪又小,不论是性格还是其他都没有真正定型,还有掰正的余地。
  ;;;;从这晚开始,凌晁发现郎昊跟室友的关系一下子拉进。
  ;;;;同进同出、同吃同住,郎昊几乎成了他的跟随npc。
  ;;;;凌晁认为这是室友表达善意和友情的方式。
  ;;;;心里有些别扭,但也没有开口赶人。
  ;;;;毕竟,这可是第一个不靠裴叶,靠他自己结交的学霸朋友。
  ;;;;如果
  ;;;;郎昊没有围观他被裴叶教(暴)导(打)的话,他大概会更开心点。
  ;;;;“啧啧,这就爬不起来了?”
  ;;;;凌晁狼狈地趴在地上吃土,视线中出现一双干净不染尘埃的鞋子,看得他又恨又无力。
  ;;;;他被鞋子的主人踩在地上打,吃了好几嘴的灰,这双鞋子居然还干干净净。
  ;;;;根本不尊重他被丢在地上扬起的灰尘!
  ;;;;“谁、谁说我爬不起来的!”
  ;;;;凌晁愤恨捶地,跪爬着的身体猛地向前一扑,试图抓住裴叶的脚。
  ;;;;最后换来天旋地转,被踹的肩头留下灰扑扑的脚印。
  ;;;;他咬牙抄起兵器架上的武器,爬起来再次冲过去。
  ;;;;在他再度爬下那十几秒,他的室友跟秦绍、申桑二人磕着瓜子,顺便探讨今日碰见的难题。
  ;;;;“……他真不会被打死吗?”
  ;;;;郎昊知道凌晁每天会灰头土脸或者鼻青脸肿地回来,却不知道这些伤势是裴叶打出来的。
  ;;;;他还以为凌晁跟哪个纨绔天天约架呢。
  ;;;;骤然得知真相,他一度怀疑自己关于凌晁能“躺赢”的猜测,甚至为此求见了荣王。
  ;;;;荣王知晓凌晁被裴叶当成蹴鞠球踢,没有露出丁点儿震怒之色,反而轻描淡写道了句。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若连这点苦头都吃不起,倒不如亲手废掉,免得杵着碍眼。”
  ;;;;淡漠薄情的回答让郎昊心下一骇。
  ;;;;“凌晁命硬着呢,被打了几个月也没见他死。”
  ;;;;秦绍的话拉回他的思绪。
  ;;;;申桑也道:“裴先生手中还有秘方,头一天鼻青脸肿,泡一泡药汤,第二天还能活蹦乱跳。”
  ;;;;原先只有秦绍喊裴叶“先生”,申桑偶然听到她给凌晁复盘战役也跟着改了口。
  ;;;;不论是被打的凌晁还是旁观的的几个少年,他们都看得出裴叶是认真教导这个学生的。
  ;;;;尽管……
  ;;;;手段有些粗暴血腥。
  ;;;;“……你是在杀敌,不是在切磋,枪杆子戳我肩膀能戳死我吗?”
  ;;;;裴叶一脚将他的枪踩在地上,迫使遭受巨力、重心不稳的凌晁也爬着吃了口土。
  ;;;;“起来,哪里能杀死人往哪里打。”
  ;;;;凌晁咬牙再次站起来。
  ;;;;一边攻击一边还要被裴叶嘲讽哪里哪里是破绽,哪里是她故意露的破绽……
  ;;;;身体伤害是其次,关键是精神攻击太密集。
  ;;;;单方面的指导结束,凌晁又被安排繁重的练习和体能训练。
  ;;;;“……我没力气了……”
  ;;;;凌晁赖在地上,那一身大红衣裳早就脏得看不出原先颜色。
  ;;;;这时,一个绝对不可能出现的声音传入他耳畔。
  ;;;;“凌晁。”
  ;;;;一股强烈的刺激从尾椎骨直传大脑,激得凌晁原地跳起身。
  ;;;;“小舅!”
  ;;;;来人正是几日未见的荣王,其他几个少年见状起身行礼,荣王挥手免了。
  ;;;;“小舅……我、我这是……”
  ;;;;他生怕裴叶被误会,试图解释,要知道攻击宗室的罪名能要人命的。
  ;;;;谁知荣王却道:“裴娘子刚才叮嘱你什么?”
  ;;;;凌晁耷拉着脑袋说了一遍。
  ;;;;“那你还站在原地作甚?”
  ;;;;凌晁茫然地啊了一声,旋即反应过来。
  ;;;;“我、我这就去!这就去!”
  ;;;;待他跑得没影,荣王才对着裴叶作揖。
  ;;;;“凌晁这孩子还要麻烦先生了。”
  ;;;;荣王对一个比他小几岁的女子口称“先生”,作揖行礼,这让目睹的几个少年惊呆了。
  ;;;;裴叶居然还大大方方受了这个礼。
  ;;;;“荣王不必多礼,凌晁是个讨人喜欢的少年,我与他也算有缘分,不算麻烦。”
  ;;;;“讨人喜欢?先生不必夸他,那孩子什么样子,我心里清楚得很。他在都城的名声狼藉一地,百姓提及他都说他是个纨绔子弟……也幸亏他有几分薄福,遇见先生愿意拉他一把。”
  ;;;;这话搁在现代背景不奇怪,家长恭维老师是基操。
  ;;;;但搁在当下背景,围观的三个少年几乎风中凌乱。
  ;;;;荣王面对裴叶的姿态……
  ;;;;会不会低得太过分了?
  ;;;;裴叶却不觉得哪里有问题。
  ;;;;“凌晁的确是棵可塑的苗子,只可惜偏科严重。”
  ;;;;荣王道:“先生不用担心,我会派人督促他。”
  ;;;;文武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正在勤奋锻炼的凌晁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他隐隐觉得有两双可怕的眼睛盯着他,盯得他头皮发麻,一扭头又没人。
  ;;;;“……难道是鬼……”
  ;;;;凌晁心下一抖。
  ;;;;但一想到裴叶就在不远处,他又多了几分胆。
  ;;;;当他完成任务,衣裳被汗水一次次打湿,汗臭味几乎能熏死人的时候,荣王已经走了。
  ;;;;“……你是我教过最差的一届。”
  ;;;;看着凌晁,裴叶摇头叹息。
  ;;;;凌晁有气无力地反驳:“小爷天赋傲人,你这话骗谁?”
  ;;;;裴叶撇嘴。
  ;;;;“我从不骗人。”
  ;;;;她真没撒谎,哪怕当年还是新兵的她给某军校学生当教官,那些学生也甩出凌晁几百条街。
  ;;;;凌晁的进步搁在这个世界是快,但搁在裴叶这里真是比龟速还龟速!
  ;;;;待考核那日,放大海都不行,八成要放“星海”了。
  ;;;;不晓得放“星海”,系统给不给过。
  ;;;;反正……
  ;;;;都是“海”么。
  ;;;;“……又是这个表情,你绝对没想小爷什么好……”
  ;;;;裴叶呵呵道:“不,我现在想的东西还真是为了你好。”
  ;;;;几个少年打打闹闹,偶尔还能听到凌晁不服气的反驳和秦绍几人的笑声。
  ;;;;天门书院的日常平静安宁,但书院外的世界却没这么美好。
  ;;;;“王爷,有信。”
  ;;;;荣王刚回来便收到心腹送来的密信。
  ;;;;这是一封战报。
  ;;;;“……荔城被屠了……”
  ;;;;上面寥寥数语,荣王手指没多一会儿便拂过每个字,读出里面的内容。
  ;;;;“都城玄安可收到了?”
  ;;;;“还未,全被压下来了……但看这情形……少说要压个三五日。”
  ;;;;荔城被破,之后便轮到板城。
  ;;;;板城再被破,朝夏士气被打击到谷底,之后几道防线守住的可能性太低。
  ;;;;荣王听了眉头大皱,三两下将那封密信撕掉。
  ;;;;他动作不疾不徐,谁也瞧不出他这一举动是在泄愤。
  ;;;;“混账!”
  ;;;;这一声不知在骂谁。
  ;;;;大半年前,“凤家军”伏击闫火罗先锋主力,打了个大胜仗,俘虏敌人精锐三万。
  ;;;;荔城之危也因此破解。
  ;;;;修养数月,闫火罗又增兵十数万,大军紧逼朝夏边境防线。
  ;;;;“凤家军”一开始还能跟闫火罗的人打个有来有往,局势不算太糟,但“凤家军”主帅沉不住气又好大喜功,中了敌人奸计输了一场,打乱了士气。从这场开始,胜利越少,失败越多。
  ;;;;当得知荔城被破是主帅坚守数月沉不住气,在敌人挑衅引诱下出兵反而被敌人偷了老巢的时候,荣王更想骂人,他冰冷道:“派人暗中接应板城……那个废物再出岔子,暗中做掉。”
  ;;;;主帅死于阵前很打击士气,但趁机替换个靠谱的上去,利大于弊。
  ;;;;心腹低头应下。
  ;;;;“还有……”荣王声音冷得能掉渣,“我那位好侄子,也该敲打敲打了。”
  ;;;;为了一己私心将不合格的统帅放在如此重要的位置,这位侄子究竟知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太子又如何?
  ;;;;登上帝位也能拉下来,何况是小小太子。
  ;;;;真以为牢牢掌控“凤家军”就能稳住储君之位?
  ;;;;天真!
  ;;;;这名心腹领命下去,黑暗的房间又窜进来一道身影。
  ;;;;“王爷,有消息了。”
  ;;;;荣王在桌案前坐下,掩在袖中的手指一挥,示意心腹说来。
  ;;;;“那位……极有可能还活着……”
  ;;;;荣王眉头一挑。
  ;;;;“如何发现的?”
  ;;;;心腹道:“那人的挚友顾央,数月前去访友却失踪了大半月。之后再出现,看似一切正常,但他却借着访友的名义,暗中拜访秦老门下十数个交好的同门,每个都密谈了许久……”
  ;;;;他递出一张写着十几个名字的名单,荣王摸了摸,心下有数。
  ;;;;“然后呢?”
  ;;;;心腹道:“秦老,告病在家已有月余。”
  ;;;;以前几派撕逼干架,佛系的秦老也会站出来调和两句,最近却告病在家。
  ;;;;门下官员也沉默许多,存在感极低。
  ;;;;荣王嗤道:“果真是见风使舵的老狐狸,也难怪秦氏一门能屹立朝堂这么多年。”
  ;;;;心腹道:“王爷,要不要再去查查那人的下落,然后……”
  ;;;;尽管没有做别的动作,但未尽之语却充斥着杀意。
  ;;;;荣王挥手道:“不用,管那人是死是活,反正最后都是便宜了我们。”
  ;;;;“王爷,您的眼睛并非治不好……为何……选了凌晁?”
  ;;;;荣王道:“凌晁合适一些。”
  ;;;;他顿了顿,改了主意。
  ;;;;“派人去查查那人的下落,确认是死是活,别有其他动作。”
  ;;;;心腹下去,荣王倏地嗤笑出声。
  ;;;;“真是阴魂不散的人……这回回来,瞧你能掀起什么风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