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1:暴君男主郎昊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6 02:19      字数:2475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裴叶二人飞奔回去。
  秦绍跑得几乎要断了气。
  幸好他们逛街的地方距离下榻客栈也不太远。
  刚跑到街头便看到客栈门口围了一圈看热闹的普通百姓。
  “全都让一让!”
  裴叶趁着混乱抽出那根白色长棍。
  挤出人群才发现黎殊说的“申桑出事”跟自己想象中的“出事”有着天壤之别。
  客栈大厅分成三拨人,彼此泾渭分明。
  申桑与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站一起,黎殊坐在不远处朝外张望。
  一个红色窄袖劲衣、腰间束黑色革带,金色蹀躞的高马尾少年郎,身后跟着十来个衣饰统一的家仆打手,各个凶神恶煞。
  除了这两拨人,还有一拨。
  剩下这一拨也就两个人,领头的少年高鼻深目,剑眉锋锐,小小年纪便有一股不怒自威的威势。
  他身边那个同龄少年应该是书童之类的角色,正小心翼翼劝说什么,急得额头冒汗。
  客栈被砸了一部分,申桑额头也带着乌青。
  “……你们这家店还想不想在天门镇开下去,你想不想在天门书院读下去?”
  红衣少年相貌精致却是个盛气凌人的,手中还拎着一根褐色长鞭。
  申桑怒道:“要耍威风回你家耍去,在这欺凌平头百姓算什么?”
  红衣少年双手抱胸。
  “你这平头百姓自己伸出头要挨我这鞭子,我满足你了,反倒是我不是?申桑,别以为你跟秦绍那小子混得好,当他的狗,便以为自己是秦氏门生。他秦绍也不敢正面与我为难。”
  申桑怒而上前,却被身后的同乡兄长拦下。
  “别意气用事!”
  申桑又气又怒,两手紧攥成拳,修剪整齐的指甲深深嵌入手心肉中。
  这时,那名高鼻深目的少年迈步准备站出来。
  他正欲开口,裴叶出声打断他的动作。
  “申桑,谁将你打成这模样?”
  突如其来的女声吸引在场数人的注意力,申桑看着裴叶又拎着那条要了上百兵匪性命的白色棍子,眼皮狠狠一跳。
  她什么时候回来的?
  坐在角落的黎殊比划手势,深藏功与名。
  “哪里来的娘子?”
  被称之为“凌三郎”的红发高马尾少年转过头来。
  裴叶没回答,反而直接问他:“你家里可有什么背景?”
  她的插手让三拨人停下争端。
  凌三郎拎着鞭子道:“这有趣了,居然还有人不认识我的?”
  裴叶反问:“你很有名?”
  秦绍这时候才从人群挤了进来。
  “凌晁,怎么又是你!”
  看着熟悉的红色身影,秦绍冒着热汗的脸上露出嫌弃表情。
  凌三郎名为凌晁,其父牙口不好,只能吃软饭,但其母亲却是皇帝亲妹——柔慧长帝姬。
  当今皇帝是凌晁的亲舅舅。
  皇帝对柔慧长帝姬不亲近却挺喜欢凌晁这位外甥。
  因此凌晁在同辈人中间格外跋扈。
  “秦绍,你也在这。”
  凌晁看看秦绍再看看裴叶,口中啧啧嫌弃。
  “你真是越混越丢人了,整天跟这些泥腿子混在一块儿。”
  秦绍担心裴叶一棍子将凌晁打死。
  虽然凌晁这人嘴贱,但也罪不至死。
  “你再说一句,我便将你的言行全部告知陛下。”
  打小报告可耻,但有用啊。
  天克凌晁。
  凌晁拎着鞭子生气却拿秦绍没办法。
  以他的身份,极少有不敢惹的同龄人,偏偏秦绍就是不敢惹那一拨。
  “方才发生了什么?你为何砸这家店?”
  “什么叫我‘为何砸这家店’?”凌晁正憋着气,听到这话就不爽了,跟爆竹一样原地爆炸,“我原先只是找郎昊算点儿账罢了,谁料你那个泥腿子的走狗多管闲事儿,鞭他一下又死不了。”
  凌晁口中的“郎昊”便是那位高鼻深目的少年。
  一旁吃瓜的裴叶默默将实现投到郎昊身上。
  混血儿,五官比其他人深些。
  男女主果然是捆绑操作的存在。
  前脚刚碰见女主萧妃儿,后脚就碰见暴君男主郎昊了。
  他们是组队来的吗?
  几个少年的冲突说来也简单。凌晁要找投宿的郎昊麻烦,呼啦啦一堆人闯进来,凶悍的模样活像是混混收保护费。
  申桑和同乡兄长正有说有笑地回来,看到这一场景便以为是砸场子的,欲上前当和事老。
  客栈大门也不大,这么多人挤在一起自然容易误伤。
  混乱之中,申桑替同乡兄长挡了一下,结果惹怒凌晁被波及,额头留下一道乌青。
  秦绍看着面孔陌生的郎昊,扭头问凌晁。
  “他又哪里惹你了?”
  凌晁道:“你管他怎么惹我了?管这么宽?”
  “你伤了我的友人,且出言羞辱,我缘何不管?”
  若是不管,凌晁的脑袋瓜子早被敲开了。
  “你们这是斗嘴呢,还是在调情呢?”
  裴叶听了一会儿觉得无聊,这俩加一块儿还没未来的暴君男主郎昊有意思。
  秦绍:“……”
  凌晁:“……”
  其他人:“……”
  “我们俩说话,这里有你插嘴的余地?”
  凌晁看秦绍维护的姿态,顿时上了心,也越发鄙视秦绍的荤素不忌的交友原则。
  裴叶道:“申桑是我认识的友人,他受了委屈,我当然不能站着干看,烦请你向他道歉。”
  凌晁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
  他?
  跟申桑道歉?
  荒诞!
  因为裴叶是女子,凌晁再盛气凌人也没动手的意思。
  手持长鞭插着腰。
  “如果我不呢?”
  裴叶目光冷然道:“若不道歉,晚上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凌晁被她的眼睛盯得浑身不自在,暗暗嘀咕邪门。
  “可笑!这种谎话三岁小孩儿都不信。”
  秦绍在场,凌晁闹了一会儿就觉得无趣,领着一群打手呼啦啦走了,临走前还恶狠狠瞪了一眼郎昊。
  【你等着!】
  他张口做了个口型。
  郎昊回以同样冰冷的眼神,无端透着一股子傲慢。
  裴叶上前将一瓶化瘀血的药递给申桑。
  她低声安慰:“最迟明天,那小子就会回来追着你道歉的。”
  如此笃定。
  惹来那位未来暴君男主郎昊的侧目。
  申桑苦笑摇头,没将这话放在心上。
  唯独黎殊知道裴叶对凌晁下手了。
  “你对他做了什么?”
  裴叶道:“不听话的小孩儿,要被打屁股的。”
  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响亮的巴掌,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