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0:德纯族姬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6 02:19      字数:2373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秦绍望向说话的少女。
  少女看着十四五的年纪,白皙精致的瓜子脸上抹着恰到好处的脂粉,峨眉淡扫,双目有神,一张小巧可爱的樱桃嘴,生得一副好相貌。偏生声音有些尖刻,双眉一横衬出几分凶色,看着就是个不好相处的。
  “看着是个富贵人家的女儿。”
  秦绍扫过少女鬓发间的首饰头面。
  簪钗俱是上好的美玉,缀着的步摇在光照下格外华贵。
  这一副打扮就让人知道她是个不差钱的主儿。
  裴叶连白眼都懒得翻。
  “长得好看,可惜嘴欠,不知教养为何物。”
  她跟秦绍谈论天门书院细节的时候,就是这名少女在叽叽喳喳,刻薄尖酸。
  裴叶本不想理会,谁料少女又跟伙伴谈起了秦绍。
  筱绿这具身体因为早年营养不良,生长缓慢,长肉也慢,哪怕裴叶好好养着,但两个多月时间还不足从小矮子进化成高挑大长腿。在外人看来还是有些羸弱,一副天生不足的模样。
  再加上裴叶不计较穿着打扮,看着就像是秦绍从牙行买回的小丫头。
  不论是现实还是话本,富家少爷和美貌丫头的关系都不咋清白。
  嘴欠少女自然也没什么好话。
  “怎么,没什么话说?”
  少女相貌生得明艳,但配上那副颐指气使的架势就显得尖刻了。
  秦绍挡在裴叶身前拱了手,不发一语。
  裴叶压低帽檐:“走吧。”
  哪怕是她那个时代,也没人当街隔着楼上楼下嚷嚷吵架的。
  碰见这种人无视就好。
  秦绍点头,二人连瞧也不瞧那名少女。
  “这两个平民什么教养啊,骂人‘小人’还一副自己没错的样子……”
  少女被无视后气得跺脚。
  “与不相干的人置什么气?”
  温柔的嗓音极好安抚了少女。
  说话的人是端坐在雅间的另一名少女。
  她穿着看似素雅,但仔细一瞧却能发现衣料都是极为珍贵的流彩暗花云锦。
  上着细纹烟罗衫,下着玉色蝶戏水的堆花襦裙,腰间缀着红色如意流苏绦,香囊禁步一件不差。而鬓发间戴着的首饰看似简朴,实则价值连城,低调中透着华贵,不知是哪家贵女。
  双眸淡漠如古井,让人一眼就跌进去。
  “妃儿,还是你脾气好,忍得了这些贱皮子。”
  被称为“妃儿”的少女不搭话,只是垂着眸品茶。
  “天门书院也没大家伙儿说得那么好,虽是五院之一,但我看学风就不正,什么三教九流的人都收进来,好比刚才那两个——说的话笑死人了。”少女喝茶降火,看着安安静静不说话的同伴,替她不值,“你金尊玉贵的,跟这些贱皮子一起求学,真担心你被冒犯冲撞……”
  书院规定每个学生只能带一个书童,一个杂役。
  但大户人家身边的一等丫鬟都不止这个待遇。
  寒碜谁呢?
  楼下那两个平民还谈论统一教具衣饰?
  呵呵!
  与此同时,裴叶唇角轻扬,抬手将帽檐压得更低。
  此处距离那间茶铺不远,她正好能听到两个少女的对话。
  其中一人居然叫“妃儿”?
  这么一个特立独行的名字,除了女主萧妃儿不做第二人想。
  二人照着拟好的单子一件一件采买,再让店家将东西送到他们下榻的客栈。
  没有讨价还价也没有选择恐惧症,一条街还没走到底就采买完全了。
  “先生从方才开始就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裴叶问他:“你可听说过一名叫‘萧妃儿’的女子?”
  萧妃儿?
  秦绍歪了下脑袋,觉得有些耳熟,似乎在哪里听过。
  “先生是说‘德纯’族姬?此人闺名便是‘萧妃儿’。”
  公主称之为帝姬,郡主称之为宗姬,而县主则是族姬。
  萧妃儿这位族姬可是例外中的例外,她的族姬称号不是仰仗父辈得来的,全是靠自己的才华,帝心大悦才赐其美名“德纯”,虽然没有封地,但也能领俸禄,还是随宗室的“德”字辈。
  这份特殊也让萧妃儿成为婚嫁市场上炙手可热的新秀,不少显贵世家都在观察她。
  要知道萧妃儿可是地方小官的庶女,母亲还是卖绣品为生的绣女。
  按照当下门当户对的婚嫁观念,她连普通世家不受宠的庶子都攀不上。
  裴叶:“???”
  德纯族姬?
  什么时候的事情?
  “先生不知道?”
  “没听过。”
  副本梗概也不是什么细节都说,裴叶还真不知道萧妃儿是朝夏有封号的族姬。
  秦绍道:“那是三年前的事情了,闫火罗那帮蛮子不知从哪儿找来稀奇古怪的问题要刁难人,一共九道题,每一道题限期三天解出。不少朝臣都被刁难住,一连九天给不出正确答案。之后是德纯族姬一人连破九道题,震惊朝野,帝心大悦便封其为族姬,还赐了‘德纯’之名。”
  裴叶问道:“那都是什么难题?”
  秦绍回道:“记不大清楚了,只记得其中一道是让人将一根细线穿过一颗多个孔的珠子?丝线极短极细弱,而珠子的孔又小又窄,哪怕是经验最丰富的绣娘也无法将其穿过。那位德纯族姬用蚂蚁便解决了,连祖父都赞她有急智。”
  裴叶:“……”
  好吧,这都是熟悉的套路。
  “先生,听说德纯族姬也会来天门书院求学。”
  裴叶道:“哦,还真是巧合。”
  “巧合?”秦绍眼珠子一转,诧然道,“莫非刚才那人就是……”
  秦绍对聪慧伶俐的德纯族姬很有好感,但若是刚才那位,他就敬谢不敏了。
  裴叶摇头。
  “不是刚才那位,但德纯族姬也在那个雅间,我听到其中一人喊了名字。”
  秦绍早知道裴叶耳朵灵,却没想到她耳朵这么灵。
  “时辰还早,先生可要到处看看?”
  天门书院求学几年,不熟悉山脚下的天门镇可不行,学生们的东西都是在这里补充的。
  裴叶正要答应,挂在脖子上的手机小声震动。
  打开一瞧,提示“抠脚二人组”小群多了一条黎殊的发言。
  发言也不长,仅仅六个字。
  “速归,申桑出事。”
  秦绍便看到先生面色大变。
  “我们立刻回客栈,申桑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