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7:殊途同归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0      字数:2391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数日后,众人抵达板城。
  ;;;;“凤家军”正在打仗,哪里还顾得上段干启几人?
  ;;;;所以板城这里并没有他们的通缉令,一行人也到了分开的时候。
  ;;;;“我们就在这里分了吧。”
  ;;;;裴叶的建议让段干启生出警惕。
  ;;;;“分了?”
  ;;;;这人又在弄什么把戏?
  ;;;;裴叶舒展坐了几天马车几乎被颠簸散架的身体,理所当然地道:“没必要担心,‘分了’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这都到板城了,你们也安全了,难道还想跟着我一辈子?我可养不起你们俩。你只要记住我们先前定下的约定就行,绝对不能给那个女人出谋划策,其他我就管不着了。”
  ;;;;段干启的心情是说不出的复杂。
  ;;;;“这么放了我,你不怕我协助闫火罗攻打朝夏?”
  ;;;;几日相处下来,段干启也看清了裴叶的立场,这个古怪而神奇的少年站在朝夏这边。
  ;;;;“你要是有这个本事,那就来。只是两军对垒的时候记得注意安全,别莫名其妙丢了首级。”
  ;;;;裴叶笑着双手环胸倚在车厢旁,站姿慵懒,仿佛浑身上下没有骨头。
  ;;;;段干启跟严华带上自己的行李与裴叶等人辞别。
  ;;;;临走前,段干启留下一句话。
  ;;;;“我欠你一个人情,日后必会保你一命。”
  ;;;;他还是坚持自己的判断。
  ;;;;朝夏的隐患不是一处两处。
  ;;;;好比一个人,一处病灶要不了命,但浑身上下都是病灶呢?
  ;;;;他不相信一两个乳臭未干的少年能让这个浑身是病的国家绝处逢生。
  ;;;;段干启早过了相信天真大话的年纪。
  ;;;;裴叶笑着挥手:“记得收好我给你的东西,关键时刻兴许能保你一命哦。”
  ;;;;段干启头也不回地骑上马。
  ;;;;只见他抬手扬鞭,跟严华二人并驾齐驱,马蹄卷起黄烟。
  ;;;;裴叶又看向黎殊。
  ;;;;“先生不走吗?”
  ;;;;黎殊的回答出人意料。
  ;;;;他笑道:“我跟他不同,并没有明确打算去哪里。如今又是囊中羞涩,原先的家当全遗落在‘凤家军’营帐。朝夏也没认识的友人,想找个地方借助都没去处,只能再麻烦你一阵子了。”
  ;;;;裴叶无奈道:‘我救了你,还救出个祖宗了,我可不养闲人。”
  ;;;;黎殊眨眼道:“我也不是闲人。不敢说才华多高,教个启蒙还是绰绰有余的。若无人指点,你觉得自己入了天门书院一年就能跟上其他人的课业?别一年后被退学,顾央可丢大人了。”
  ;;;;他给裴叶当西席,吃喝用度就算束了。
  ;;;;裴叶:“……”
  ;;;;她这是被赖上了?
  ;;;;黎殊成了裴叶的临时西席,努力帮她弥补基础课程。
  ;;;;过了板城,战争的阴云散去不少,沿路极少看到面黄肌瘦的逃难百姓。
  ;;;;秦绍二人也露出松快笑意,马车坐累了就骑马,兴致来了还能吟诵几首诗。
  ;;;;颇有几分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的世外桃源既视感。
  ;;;;可怜裴叶一把年纪还要被黎殊抓着补课。
  ;;;;别说游戏了,连放风松快的时间都没有。
  ;;;;幸好裴叶的学习能力强得可怕,不管什么东西,黎殊讲过一遍她就能牢牢记住,一字不差、甚至连停顿都一模一样地复述出来。黎殊都忍不住怀疑她原先的“文盲”是故意装出来的。
  ;;;;“如此好的天赋,拖到现在才启蒙,实在是浪费。”
  ;;;;裴叶撇嘴,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我们俩就别试探了。”
  ;;;;裴叶右手把玩干净毛笔,看着毛笔在手指间灵活转圈圈。
  ;;;;“……我又不是真正的文盲,如果学起来跟四五岁小童一样的速度,还不丢死人。”
  ;;;;她从不会小看任何一个靠脑子吃饭的人。
  ;;;;哪怕这个人是眼前的黎殊,一个土生土长的远古时代古人。
  ;;;;黎殊能无师自通,摸索清楚手机的功能,甚至还能自己下载不同的游戏,整天沉迷快穿攻略养成游戏,对新奇陌生事物有着极强的接受能力和广阔胸襟……这就值得裴叶去正视。
  ;;;;黎殊怔了一下。
  ;;;;他许久才回过神来,将肚子里过了一遍又一遍的话咽了回去。
  ;;;;“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他放弃打直球,选择委婉的问法。
  ;;;;裴叶摁着太阳穴道:“我不是说了,要给朝夏朝廷百官推销一百顶绿帽。”
  ;;;;黎殊:“……”
  ;;;;他以为裴叶那时候是在开玩笑。
  ;;;;“为什么要发绿帽?还是说……这个绿帽有什么特殊意思?”
  ;;;;说完,他突然想起裴叶之前的话【这就是文化差异,作为男人的你……兴许不会想明白它的含义】以及他昨天刚刚全部打通的《我与一百人的恋爱史》游戏……
  ;;;;一个可怕的念头占据他的脑海。
  ;;;;仿佛有一百个裴叶抄着棍子,围着圈殴打他的脑阔。
  ;;;;“你这是什么表情?将你龌龊的想法收回去!”
  ;;;;裴叶眼一斜,冰冷的眼神成功打消黎殊的猜测。
  ;;;;后者暗中擦了擦冷汗。
  ;;;;作为思想还单纯的古人,他实在无法接受一百零一人的修罗场。
  ;;;;裴叶撒了个善意谎言。
  ;;;;“绿帽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没有你脑子里想的意思,我现在给你裁剪一顶戴上也是一样。”
  ;;;;黎殊:“……”
  ;;;;信你个鬼哦,你这小孩儿坏得很。
  ;;;;他哼道:“在下可不是朝夏朝臣。”
  ;;;;婉拒绿帽。
  ;;;;这下轮到裴叶闭嘴不言了。
  ;;;;现在不是朝夏朝臣,但系统判定黎殊是优质客户,总有一天会收到裴叶的绿帽。
  ;;;;秦绍二人骑马散心归来,隔着车窗探听裴叶今天学习进度,却发现黎殊表情恍惚。
  ;;;;“黎先生莫非是被先生的天赋惊到了?”
  ;;;;秦绍笑着调侃。
  ;;;;黎殊呵呵一声,一切尽在不言中。
  ;;;;他活了三十六个年头,头一回听说追求仕途、建功立业不是为了光宗耀祖或者造福黎民百姓,而是为了混入朝廷给百官推销绿帽的。如此荒诞可笑的理由,市井话本都不敢写。
  ;;;;偏偏裴叶还是认真的。
  ;;;;黎殊不知道该同情朝夏,还是同情毫不知情的朝夏百官。
  ;;;;裴叶深沉道:“不管初衷是什么,最后结果都是希望天下太平,无辜百姓能过上安居乐业的生活。至于初衷是为了天下一统还是为了给朝廷百官推销绿帽都不重要,只要结果是好的就行,这叫殊途同归。”
  ;;;;黎殊:“……”
  ;;;;神殊途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