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2:靠绿帽救国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0      字数:2378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这都不算爱?
  ;;;;裴叶绝对不信。
  ;;;;果然,这是个被替身梗支配的游戏副本世界。
  ;;;;“听着像是一段三言两语说不完的爱恨情仇。”
  ;;;;裴叶就差拍着身边的席垫示意顾央大兄弟坐过来,一边喝茶一边分享“痛苦”的狗血过往。
  ;;;;“我们时间多,顾先生知道什么可以慢慢说。”
  ;;;;有啥不开心的,说出来让宝宝开心开心。
  ;;;;如果这是个游戏世界,裴叶会收到一条【顾央对您释放‘死亡视线’】的提示。
  ;;;;顾央双目闪过冷意:“爱恨情仇?有恨有仇,没有爱与情。”
  ;;;;“那我也想听。”裴叶了然地笑笑,戳穿顾央转移话题的把戏,“说起来,顾先生和稀泥的本事倒是不弱。我的问题是‘我的身份有问题吧’,先生给出的回答却是‘你长得像我的故人’,并未正面回答。我想听的可不是这些。”
  ;;;;“那你想听什么?你难道以为你一个连户籍路引都没有的孤女,会是我那挚友的后人?”顾央毫不留情地敲碎裴叶的臆测,目光晦暗难辨地道,“你现在晚个三五年再去投胎,兴许有这个可能。”
  ;;;;裴叶:“……”
  ;;;;表面看似笑嘻嘻,心里很想mmp。
  ;;;;被个三十来岁的小孩子怼,作为前任军团长,她不要面子的呀。
  ;;;;“行吧,看样子是我白日梦做多了。”
  ;;;;裴叶面上听了顾央的解释,心里有没有接受只有她自己清楚。
  ;;;;“那你能不能多说说你那位挚友的事情?你想我顶着这张脸混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吓唬你口中会‘惶惶不安’的人……仔细说来你是在利用我?作为被你利用,同时也从你这里获利的人,我总该有资格知道一些秘辛吧?免得什么都不知道就被人因为这张脸做掉,要是有点防范,我就能活久一些了。”
  ;;;;顾央用余光去看裴叶:“……我的挚友……”
  ;;;;双目放空,似乎沉浸在遥远的回忆之中。
  ;;;;裴叶边听一边点头,甚至想掏出一桶爆米花。
  ;;;;谁料顾央下一句就是
  ;;;;“也是天妒英才,没什么好说的。”
  ;;;;裴叶:“……”
  ;;;;裤子都脱了就给她听这个?
  ;;;;“那你总该告诉我,你的挚友得罪谁了?她是体弱早逝还是遭遇人为暗算?”
  ;;;;副本主线是给朝夏朝堂派发一百顶绿帽,即使没有顾央当推手,裴叶也会往这个方向发展,顾央的举动正中下怀。但在那之前,她总该弄清楚顾央挚友也就是“筱绿”这张脸的同款究竟得罪过谁。裴叶是能一力降十会,不惧阴谋算计,不代表她喜欢被暗中的敌人盯着。
  ;;;;顾央摇头:“不清楚。”
  ;;;;“不清楚?”
  ;;;;“在你入仕前,你都不用担心这个问题。那些人都是大忙人,你站得太低,他们根本注意不到你。”
  ;;;;顾央一副不想继续往下说的表情。
  ;;;;裴叶只能将疑点记在小本本上,日后有机会再去查。
  ;;;;兴许“筱绿”的身世、顾央挚友死亡之谜都是这个游戏副本的隐藏支线。
  ;;;;“我已经让管家去收拾我当年启蒙的书籍给你送去,多看看吧,不懂的问秦绍他们。”
  ;;;;顾央嘴上说裴叶“目不识丁”,心里却不这么想。
  ;;;;莫说他了,连秦绍和申桑两个少年郎都不相信。
  ;;;;谁家“目不识丁”是裴叶这样的?
  ;;;;顾央怀疑她认识字、念过书,只是不认识朝夏所使用的文字。
  ;;;;兴许,她是在域外长大的?
  ;;;;这从裴叶总能掏出域外糖果零嘴玩意儿也能看得出来。
  ;;;;“我还剩最后一个问题你怎么笃定我一定会按照你的安排去天门书院?”
  ;;;;“不是笃定,只是让你多个选择。”
  ;;;;而顾央也有九成九把握裴叶会去天门书院。
  ;;;;他相信藏在她骨子里的血脉天性会影响她去追逐更高的位置。
  ;;;;裴叶回到客院,发现管家不仅送来一堆纸质书籍,还送来好几套换洗的衣裳和一盒子金银。
  ;;;;哪怕她不熟悉物价以及钱粮换算,也看得出来是一笔巨款。
  ;;;;裴叶摸了摸脸,嘀咕道:“这张脸可真值钱啊……”
  ;;;;侍女帮她将东西收进外貌朴拙的箱匣,打包行李。
  ;;;;黎殊过来蹭wifi。
  ;;;;秉持什么破事都没游戏重要的原则,裴叶收敛杂念跟他并排坐在走廊上吃鸡。
  ;;;;“之后准备去天门书院?”
  ;;;;仗着有大腿保护,黎殊一落地就非常狂野地追着红名突突突。
  ;;;;而裴叶叼着棒棒糖,枪法精准地收割人头。
  ;;;;“嗯,去念书,为以后做准备。”
  ;;;;“以后做准备?”黎殊蹙眉,“段干启明的话不中听,但对朝夏局势的判断是对的,你这书念不了太久。”
  ;;;;为什么?
  ;;;;朝夏怕是挡不住闫火罗的猛烈攻势。
  ;;;;哪怕此次荔城偷袭失败,偷鸡不成蚀把米,但闫火罗的底蕴还在,短时间内就能卷土重来。
  ;;;;“认识几个字,不当睁眼瞎就行。”裴叶说得很随意,“在我看来,最无懈可击的战术就是将敌人全部杀光。管他闫火罗帐下智囊是能决胜千里还是套路多,人只有一颗脑袋,也只有一条命。”
  ;;;;说罢,裴叶爆了被黎殊突突突但就是没突死的敌人人头。
  ;;;;黎殊听明白了什么。
  ;;;;“你支持朝夏?”
  ;;;;黎殊本欲离开,另寻明主。
  ;;;;但明主再英明睿智也是个凡胎啊,哪里打得过开着挂的裴叶?
  ;;;;这货能通阴阳,站她对面,怎么死都不知道。
  ;;;;裴叶笑嘻嘻道:“没办法啊,我也要恰饭。谁让老天爷给我下了死命令,让我给朝夏国朝堂百官发够一百顶绿油油的帽子。唉你说朝夏要是被灭国了,我这绿帽子兜售给谁啊。”
  ;;;;主线任务就将她跟朝夏锁死了。
  ;;;;黎殊:“???”
  ;;;;绿帽子?
  ;;;;那是何物?
  ;;;;裴叶听了也懵逼地看着黎殊:“???”
  ;;;;男人不是对“绿帽子”三个字格外敏锐?
  ;;;;她很快就回过神,轻咳两声。
  ;;;;“绿帽子……嗯……这就是文化差异,作为男人的你……兴许不会想明白它的含义。”
  ;;;;黎殊了然:“这也是阴间的词汇?”
  ;;;;好比上次的“脑洞”。
  ;;;;裴叶睁着死鱼眼,面无表情地道:“是啊,阴间的词。”
  ;;;;给脑袋种满青青草原,还能防止水土流失和中年谢顶。
  ;;;;所以,绿帽不来一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