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6:强盗逻辑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6 02:19      字数:2374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段”姓远比小众姓氏的“段干”多得多。
  秦绍也是第一次碰见姓“段干”的人,认错也不怪先生啦。
  他尝试给裴叶挽尊,反而弄巧成拙。
  裴叶:“……”
  沉默过去,她靠着厚脸皮无视这次尴尬。
  “那我就叫你‘启明’?”
  隐约记得男子成年后不便直呼其名,平辈人一般喊字。
  段干启道:“皆可。”
  裴叶下一句就单刀直入,问得二人脊背直冒冷汗。
  “那封让‘凤家军’调兵去板城的伪造文书出自你们之手,对吧?”
  段干启眼皮狠狠一跳。
  他险些端不住崩裂的表情,严华直接煞白了脸。
  “你可有证据?”
  段干启没有直接承认。
  裴叶笑道:“证据这种东西,我拿不出来,但将你们拎到‘凤家军’还是能做到的。你们清清白白,我做什么都是无用功。但你们要是有猫腻——你们有胆子去‘凤家军’统帅跟前转一圈?”
  在她看来,这么一通恐吓下来,不招也会瑟瑟发抖。
  孰料段干启忽然扬起了唇角。
  烛火印在他的侧脸,阴影将他的眉眼衬得更加精致,黑白分明的眸子似迸发出灼热光芒。
  他微垂眼睑,意有所指地道:“看这情形,你不是‘凤家军’的人。”
  他说得非常笃定。
  按照朝夏的律法,窝藏重犯或者知而不报,一律以同党论处。
  没有第一时间抓他们,甚至连明显的恶意都没有,这明显不正常。
  段干启大胆推测——
  裴叶不是为了“凤家军”,甚至不是为了那封“伪造的调兵文书”。
  “我当然不是‘凤家军’的人,他们还使唤不动我。”
  唯一使唤得她的,也就那个无耻的“挟阿崽以令裴叶”的垃圾游戏了。
  “你的目的?”
  意识到裴叶对自己并无想象中的恶意,段干启也没有放松警惕,反而更担心。
  裴叶托腮道:“我说我来纯粹是想认识你,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你相信吗?”
  段干启:“……”
  严华:“……”
  懵逼的秦绍和申桑:“……”
  不忍直视的黎殊:“……”
  他长这么大,还未见过比这更生硬尴尬的撩汉手段。
  “你觉得我会信?”
  “信不信由你。”裴叶继续往外抖露大实话:“揭穿你的身份,撞破你是‘凤家军’通缉的人……纯粹是意外,我也没想到被满城通缉的人会想出以‘土窠子’的身份光明正大混出荔城的点子。”
  女装虽然羞耻,但有用。
  不论是哪个时代,烟花柳巷的生意都要打通各处关系,“结缘小筑”也不例外。
  荔城守卫查得严格,但有“结缘小筑”的杂役上前套关系,所谓搜查就是做做样子。
  真要有意外,段干启也不担心——即使城门守卫长着一双火眼金睛,也无法照着模糊不写实的通缉画像认出一脸浓妆、身穿女式华裳的“土窠子”就是他们翻遍荔城也要找到的犯人。
  画像上的犯人所用名讳还是假的。
  本以为十拿九稳的完美计划,半道杀出个疑似脑子有病的人。
  段干启听完后,心情那叫一个卧槽。
  哦——
  文人雅士不说粗鄙之语。
  段干启道:“再周全的计划也只能做到九成,剩下一成是运气。”
  很显然他没有事成的运气。
  裴叶厚颜无耻道:“没办法,谁让你碰上的人是我,我的运气一向很好。”
  这倒不是她吹。
  她以前的运气的确不错,买个饮料总能打开“再来一瓶”的盖子。
  为什么说是“以前”?
  因为碰见《恋与养崽》这个后台调整掉率的非酋游戏后,她的运气被消耗干净。
  庆幸副本套装还没激发,不然她都不知道上哪儿赚功德去捞许愿池。
  赚来的那点儿功德连网费都不够,拿什么浪池子?
  裴叶在段干启心情跌落谷底之前将话题拐了回来。
  “虽说我是无意间撞破你的身份,但有句话说得好——赶得早不如赶得巧——既然碰上了,那就问个清楚。凭你们二人根本干不成伪造调兵文书这样的事情,是谁指使你们这么做的?”
  当裴叶愿意放下敌视跟人和平相处,极少人能抵抗她展露出来的亲和力。
  段干启和壮汉严华也不例外。
  前者还好,严华则守口如瓶,不愿透露分毫。
  不管怎么说,那位娘子也是将他从死牢换出来的恩人,严华干不出恩将仇报的事情。
  见二人都没有开口的意思,裴叶露出一缕讥笑。
  “你们不说,其实我也知道——是个女人,对吧?”
  段干启不动声色,严华却没这么细心,表情露出了破绽。
  裴叶道:“不用这么紧张,我会知道她也是因为我救下的一个人。”
  段干启猜到是谁。
  “你救下的人——是黎殊,黎合仲?”
  裴叶点头道:“对,就是合仲。”
  段干启的话也变相肯定了裴叶的问题。
  果然是女主萧妃儿的布局。
  作为重生者,萧妃儿最大的优势就是“知晓未来”,知道未来哪些人会大放异彩。
  利用这一优势,用各种手段提前接触或者招揽他们,招揽不到也刷一刷好感。
  段干启和严华应该也是这种情况。
  裴叶对这位女主没什么恶感,但也没什么好感,她甚至不反对萧妃儿报复渣男的行动。
  不过将两个人的恩怨激化成国仇家恨,让数万乃至数十万无辜性命当垫背,那就不行了。
  谈个恋爱失败了就让天下人陪葬,脸怎么那么大呢?
  段干启道:“人你也见了,想知道的答案也有了,现在能否放我等离开?”
  “不能。”她心情愉悦地看着眼神冷下来的段干启,理直气壮道,“我的确不会将你们交给‘凤家军’,但也没说放了你们。实不相瞒——我跟驱使你们的人有些矛盾,放你们回去,不就是纵虎归山,放龙入海?我撞破你们的身份却没有动手杀你们,相当于你们现在欠了我一条命。因此,不管她以前对你们是有救命之恩还是提拔赏识之情,都一笔勾销!”
  二人:“……”
  “烦请你们在我解决跟她的矛盾前,别跑回她的身边出谋划策,给我添乱。”
  “除了她,你们爱投奔谁都行,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