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3:蠢蠢欲动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1-30 23:20      字数:2374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看看表情意味深长的裴叶,再看看远处那位姿色傲人的土窠子,黎殊也随即陷入沉思难道是他忽略了什么,居然跟不上裴叶的思维?假如那名土窠子真是男子而非女子的话……
  ;;;;灵光在脑中闪现一瞬。
  ;;;;只可惜黎殊没抓住,让它从指间偷偷溜走。
  ;;;;黎殊不是想不通就憋着的人。
  ;;;;也不觉得向一个比自己小两轮的少年求教会丢人。
  ;;;;“这人身份有问题?”
  ;;;;裴叶笑着道:“他身份若无问题,哪个男人会混进一群清倌人中间?”
  ;;;;黎殊愕然地看看裴叶,万万没想到她的理由这么简单粗暴。
  ;;;;“……先生,但我看不出他是男子啊……”秦绍说出其余几人的心声,引得申桑和黎殊共鸣,连连点头,“……此女相貌艳丽逼人,尽管身段是比女子高挑了些,但也不像是个男子。”
  ;;;;秦绍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
  ;;;;他宁愿相信比他矮半个头的裴叶是少年郎,也不愿相信远处那位梳弄的土窠子是男人。
  ;;;;后者比裴叶有女人气质多了。
  ;;;;但在求生欲的促使下,他硬生生将这话咽了回去。
  ;;;;总觉得说出来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_∠)_
  ;;;;但裴叶是什么人?
  ;;;;如今的秦绍也只是个半大少年郎,喜怒不形于色的情绪修养远不及日后的一成。
  ;;;;他的表情诚实地出卖了他的真实想法。
  ;;;;裴叶再一次按捺想要提起四十米大刀的冲动,勉勉强强挤出一抹温和笑容。
  ;;;;“判断一个人是男是女,不能单单看这人的脸,因为眼睛最会骗人。这世上有两个词叫‘男生女相’与‘女生男相’,还有一种鬼斧神工的手段叫‘化妆’。如果你有一双灵巧的双手,便能使用胭脂水粉来微调五官,弱化男性五官硬朗的一面,凸出女性的柔和特征,混淆判断。”
  ;;;;以这个时代的彩妆制造水准还做不到化腐朽为神奇。
  ;;;;这名土窠子能用颜值力压其他清倌人,必然有一张“天生丽质难自弃”的脸。
  ;;;;昏暗的灯光、相对封闭的环境以及舞台距离也起了误导作用。
  ;;;;秦绍听后再细瞧两眼,还是没发现破绽。
  ;;;;黎殊放弃探究裴叶怎么看出土窠子是男性这一问题,他更在乎另一件事情。
  ;;;;“此人是什么身份?”
  ;;;;他还记得裴叶用膳前说要打游戏,结果用了晚膳就要出门的反常变化。
  ;;;;出门也就罢了,还直奔“结缘小筑”而来。
  ;;;;说她来“结缘小筑”跟这名男扮女装的土窠子无关,黎殊绝不相信。
  ;;;;“你今天来就是为了他?”
  ;;;;明明是疑问句,搁在黎殊口中却是笃定的陈述句。
  ;;;;他确信裴叶不安好心!
  ;;;;“为了土窠子而来?”申桑猜测道,“难道此人是裴义士的熟人?”
  ;;;;这么猜测似乎也说得通。
  ;;;;裴叶却摇头否认了。
  ;;;;“我当然不认识他,也不确定他的真实身份,只是有些不靠谱的猜测。”
  ;;;;她是来找第五位优质客户好解救阿崽的。
  ;;;;但当她从花娘口中知道土窠子梳弄第一晚是回家待客,而这名男扮女装的土窠子家住城外三里庄的时候,她便迅速将此人跟“凤家军”的通缉对象比对了一下,得出一个有趣的结论。
  ;;;;土窠子的真实身份极有可能是传递虚假调兵文书的“信使”!
  ;;;;聪明人不需要太多暗示就能明白过来。
  ;;;;“不靠谱的猜测?”
  ;;;;黎殊眉头轻挑,神情若有所思。
  ;;;;“听你这话的意思……难道说这人的身份是……”
  ;;;;黎殊往“凤家军”的营盘方向使了个眼色。
  ;;;;裴叶一指抵在唇前,笑盈盈地道:“嘘你我心知肚明即可。”
  ;;;;黎殊果断止住话。
  ;;;;揶揄着道:“明白明白,我都懂!”
  ;;;;逛什么烟花柳巷,分明是冲着男扮女装的土窠子来的。
  ;;;;黎殊也没细究裴叶怎么会知道“凤家军”通缉的假信使躲在“结缘小筑”,还知道此人想借着梳弄土窠子的身份混出荔城……想来,对能通鬼神的能人异士而言,这都算是基操吧?
  ;;;;呵呵,勿惊。
  ;;;;“我可没有你想得那么老谋深算,这真的是巧合。”
  ;;;;裴叶实话实说。
  ;;;;黎殊看似愉悦地点头笑笑,但看他的表情也知道他根本没将裴叶的大实话当真。
  ;;;;无法插入话题的秦绍和申桑只能二脸懵逼。
  ;;;;一旦彻底接受那名土窠子是男性的设定,在场三位男性看着底下争风吃醋的客人,心底便有种说不出的酸爽滋味。他们知道被盯上的美人脱下衣裳,掏出的玩意儿可能比他们大?
  ;;;;黎殊忍不住嘀咕。
  ;;;;“倘若有恩客不遵守土窠子的规矩,他该怎么应付?”
  ;;;;裴叶笑盈盈地眯起眼,语调是诡异的温柔。
  ;;;;“说实话,我也很好奇。”
  ;;;;是男上加男?
  ;;;;还是迎男而上?
  ;;;;与此同时,台上的土窠子脊背一寒,隐约有种被什么东西盯上的错觉。
  ;;;;他下意识用余光看了一眼混在客人中的壮汉,后者表情并无异样,看样子是他多心了。
  ;;;;出神三五秒的功夫,老鸨那张脸笑成了一朵菊花。
  ;;;;“……老身也是看走眼了,没想到娘子如此受人喜欢……”
  ;;;;这次真是赚大了!
  ;;;;老鸨似乎看到大笔大笔的钱插着翅膀向她飞来。
  ;;;;那名土窠子微垂眼睑,低头浅笑却不说话。
  ;;;;只是那抹温柔笑意似乎能将铁汉心肠都揉碎了、融化了。
  ;;;;这一动作也恰好露出一截纤细而白皙的脖颈。
  ;;;;不少顾客瞧了心中微痒,似乎被什么东西击中心脏。
  ;;;;打击效果堪比绝对领域。
  ;;;;黎殊一心二用,一边手指灵巧地控制俄罗斯方块,一边关注土窠子的竞价情况。
  ;;;;“差不多这个价格了,再往上升很难,你要不要下去搅混水?”
  ;;;;在参与竞价的顾客来看,土窠子长得再好也只是无证经营的下等在家女,根子不干净,怎么能跟花魁行首比价位?
  ;;;;喊上清倌人的价位是给“她”脸面,更是她祖坟冒青烟。
  ;;;;“我要是出高价买了他,最后让顾央结账……”
  ;;;;裴叶蠢蠢欲动,暗中又捏了下装着零花钱的钱囊。
  ;;;;黎殊不客气地道:“他怕是会不顾名声将你打出顾府。”
  ;;;;十一二的小丫头片子住他的吃他的,还学人家争风吃醋乱撒他的钱?
  ;;;;哼,欠打。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脸皮再厚也不能让不熟悉的人给自己付夜渡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