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5:真正的造假大佬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0      字数:2400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看到三样伪造成品的时候,顾央脑子里就一个念头。
  ;;;;【我顾央愿称你为最强造假大佬】
  ;;;;好吧,以上心理活动是裴叶根据顾央表情瞎机把乱翻译的。
  ;;;;“这……当真是你一人……用半天的时间……弄的?”
  ;;;;顾央是名士圈的大佬,走上名士(媛)这条路前,他是恩师秦老最看重的学生,恩师经常带着他去各种场合见世面,例如名流聚集的诗会、大佬扎堆的雅集甚至是宫廷举办的宴。
  ;;;;不论是以前的他还是现在的他,顾央都曾近距离围观过储君的墨宝。
  ;;;;如果不说这封文书是黎殊用一晚上伪造的,他还以为是从东宫流出来的……
  ;;;;裴叶凑近歪着脑袋细瞧,左瞧右瞧也没看出门道。
  ;;;;“……伪造的很像?”
  ;;;;作为一个没有点亮鉴赏技能的“文盲”,她get不到顾央的点。
  ;;;;“像极了,足以以假乱真。”
  ;;;;不熟悉储君的人绝对会被蒙骗过去。
  ;;;;顾央想象不到黎殊还有这等本事!
  ;;;;“这么说来文书没问题了,那么上面的印章以及那枚虎符呢?”
  ;;;;顾央将视线转到文书下的印章上面。
  ;;;;他思索片刻才道:“我并未亲眼见过这枚储君私印,但听闻储君所用印章都是陛下亲手所书,又命当世名家篆刻……所以呢,这枚印章极有可能是陛下的墨宝……你过来看看,像不像?”
  ;;;;顾央招呼秦绍上前。
  ;;;;皇帝写过的纸会由专人收拾,连下发的圣旨,多数时候也是皇帝口述,专门的官员代笔。
  ;;;;种种原因,见过皇帝墨宝的人少之又少。
  ;;;;不过他们中间有个人绝对见过,那就是秦老的嫡孙秦绍。
  ;;;;每逢年节赐福,皇帝亲手所写的“福”字,少得了谁都少不了秦老那份。
  ;;;;而秦绍作为一出生就站在巅峰的人生赢家,他也是同龄人中少有几个能见到陛下,甚至被陛下抱在膝上说过几句话的幸运儿。自然,秦绍也是五人中间唯一看过皇帝陛下墨宝的。
  ;;;;秦绍睁圆了眼睛看了好几遍,最后点头。
  ;;;;“非常像,不过……储君私印不是这个模样……”
  ;;;;整个朝夏都知道太子有多受宠,有什么好东西皇帝都会让他先挑。
  ;;;;哪怕是印章材料也要符合东宫太子的身份。
  ;;;;眼前这枚印出来的章相似,但样子和材料离原版差太远了。
  ;;;;黎殊哼了声,险些没翻出白眼。
  ;;;;“文书下达给‘凤家军’统帅,统帅只看得到印记,看不到留下印记的印章。”
  ;;;;伪造个假章盖章文书而已,又不用在外人眼前晃悠,只要印出来一模一样就行,哪里会吹毛求疵连印章本身都跟本尊一致?再说了,哪怕黎殊刻得出来,顾央能找到储君印章的原材?
  ;;;;秦绍笑道:“先生说得有道理。”
  ;;;;这两样东西都过关了,只剩下个伪造的虎符……
  ;;;;emmm……
  ;;;;尽管在场无人见过真虎符的模样,但眼前这个仿品也太不走心了,一眼就知道是假的。
  ;;;;黎殊解释道:“真虎符所用原材非常特殊,别说我们只有几天,哪怕给几个月甚至一两年……我也未必造的出来。因此,我便按照虎符的模样雕刻了一个,涂上颜色勉强也能应付。”
  ;;;;秦绍很为难:“这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假的,怎么应付得过去?”
  ;;;;黎殊浅笑摇头,似乎连眼底也泛着自信的光晕。
  ;;;;“如何应付不过去?你还记得我们的目的是什么?让‘凤家军’统帅生疑,让他知道有人伪造储君信物、伪造命令让‘凤家军’撤兵板城……只需要他意识到撤兵命令是歹人的算计就够了。”
  ;;;;这些不太够格又经不起推敲的仿品?
  ;;;;没事儿,谁家伪造前不打个草稿,没几件失败作品?
  ;;;;哪怕是黎殊,昨晚也写废了一堆草稿才写出最满意的一张成品。
  ;;;;顾央小心翼翼将东西收了起来。
  ;;;;“黎先生果真是个人才。”
  ;;;;如果不是昨晚试探过,顾央真怀疑黎殊造假朋友圈的真假根本没有所谓的造假友人,实际上是他自己亲力亲为的屋子内的草稿、边角料、笔墨都要亲手处理掉,不留证据。
  ;;;;“生存不易。”
  ;;;;黎殊面上笑嘻嘻,心里指不定怎么mmp呢。
  ;;;;如果不是顾央捏着他的性命,他也不会有这番爆发操作……
  ;;;;东西拿到手,剩下的操作就看顾央安排了,黎殊插不上手。
  ;;;;在此之前
  ;;;;“……在下有个不情之请。”
  ;;;;顾央心情大好,看待黎殊也顺眼不少,只要不是什么过分要求都能答应。
  ;;;;“先生请说。”
  ;;;;黎殊撑着昏沉发困的脑子,喜色收敛。
  ;;;;“关于我那书童黎路遗体的事情。”
  ;;;;他知道自己跟黎路还有父子缘分,但一想到黎路尸体被野兽分食,残骸暴尸密林,任由蚊蝇盘旋,他就没法宽慰自己。
  ;;;;未来如何未来再说,黎路的尸首还是要入土为安的。
  ;;;;顾央听了来龙去脉后正色道:“此事交由在下处理,还请先生放心。”
  ;;;;“多谢。”
  ;;;;因为野兽分食,黎路的尸体已经残缺不全。
  ;;;;顾央派遣心腹去将遗体带回,勉勉强强才拼凑出个人形。
  ;;;;残躯被安置在一副漆黑棺材里,葬入一片风水不错的土壤之下。
  ;;;;“黎路这个孩子……真是可惜了。”
  ;;;;“这一世是很可惜,但你不会让他下一世也可惜。”
  ;;;;黎殊苦笑道:“哪有你这么安慰人的。”
  ;;;;裴叶能堪破生死,因为她知道死亡并非终结而是另一段新生的开始,但他黎殊只是个凡人。
  ;;;;黎路即便能转世成他的儿子,转世后的人还是黎路吗?
  ;;;;那个对他虔诚、钦佩、敬仰、崇拜、忠心……的少年郎?
  ;;;;不再是了!
  ;;;;那将是个全新的人。
  ;;;;黎殊想了想道:“这份遗憾不是照顾好他的转世就能弥补的,也无法弥补、无法释怀。”
  ;;;;对黎路的愧疚而加倍弥补他的转世,这对黎路的前世转世都不公平。
  ;;;;裴叶面无表情地看着思索哲学问题的黎殊。
  ;;;;“文盲”不懂学霸的世界。
  ;;;;黎殊这种状态也没持续多久,他更关心另一个问题。
  ;;;;“对了,不知‘凤家军’那边如何了。”
  ;;;;一切进行顺利还好,若失败了,黎路的死就没了意义。
  ;;;;裴叶作势侧耳倾听。
  ;;;;“现在正在吵架,闹得底朝天了。”
  ;;;;黎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