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3:反手卖队友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6 02:19      字数:2478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我觉得……合仲兴许能担当此重任。”
  让【恋与养崽】判定人头价值一万功德的男人能是普通男人?
  说不定黎殊自己也是个造假行业的大佬。
  所以裴叶反手就将他卖掉了。
  “我?”
  黎殊险些没绷住高人雅士的人设,用宛若见鬼的眼神钉在裴叶身上。
  祸水东引也不是这么引的!
  而顾央、秦绍与申桑则默默将视线瞄准黎殊。
  裴叶还在一旁煽风点火,火上浇油。
  “我们之中,唯有合仲接触过仿造的储君笔墨、私人印章以及另一半伪造的虎符……不是吗?之前合仲不是说‘凤家军’撤兵就在这几日?我们时间真不宽裕,怎么做……尽早拿个章程吧。”
  她说的是大实话。
  一块儿加入造假大军还是眼睁睁看着“凤家军”撤兵卖荔城?
  或者再耗费时间去想别的办法?
  哪怕有其他更加周全的办法,也需要宽裕的时间去完善,而他们缺的恰恰就是时间。
  裴叶表情戏谑地看着神色各异的几人。
  顾央深吸数口气才找回往日的淡定,垂眸思索起来。
  他行事果决,没犹豫多久就做出了决断。
  顾央很快就有了决断。
  他对着黎殊行了个大礼,看得后者心下咯噔,总有种乌云笼罩的不悦感。
  “黎先生能否再救荔城百姓一次?”
  黎殊:“……”
  面上毫无表情,内心却想呵呵顾央和裴叶一脸。
  “在下不过是一介白身,哪有这份本事?”
  黎殊选择“垂死挣扎”。
  如果时光能重来,他绝对不会踏入朝夏半步!
  顾央神态庄重地强调一句。
  “先生,本事与出身无关。”
  一昧遮掩藏拙,反而显得可疑。
  顾央浅眸轻阖,掩住眼底翻涌的思绪。
  他继续道:“……若先生无才,想必幕后歹人也不会费这么大力气拉拢先生……”
  顾央在试探黎殊。
  哪怕黎殊言辞诚恳坦率,看不出撒谎与隐瞒的痕迹,但顾央仍旧觉得不对劲。
  黎殊松缓的神经再度紧绷。
  除他自己,无人发现最内层的中衣被肌肤沁出的冷汗浸湿。
  因为他意识到顾央对他仍旧存在杀意,
  这层杀意不似先前那么浓烈明显,而是一种更为阴晦的、如毒蛇般冰凉阴冷的针对。
  黎殊苦笑道:“兴许是歹人看走眼了……”
  顾央神色不动,他用崭新的视角去衡量、探索黎殊这个人。
  倒不是他生性多疑,而是黎殊身上存在太多疑点。
  歹人对黎殊的了解有多少?
  招揽前知不知道那些伪造的东西在黎殊跟前过一遍就会暴露?
  若知道,为何还要将黎殊安插到“凤家军”?
  歹人这么有信心黎殊不会“叛变”?
  若不知道,歹人过分重用仍是小透明的黎殊图什么?
  这里边儿究竟有什么阴谋?
  仅仅是针对储君,何必添一个黎殊毁了布局?
  黎殊在歹人布局中扮演什么角色?
  太多疑问在顾央脑中盘旋,也正是这些疑问才让他无法真正打消疑虑和戒备。
  聪明人过招往往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彼此心思。
  顾央想跟黎殊私底下battle一把。
  他看了一眼其他三个少年,随便找了个理由将他们打发出去等着。
  “顾先生能说服那人吗?”
  申桑满腹忧心,双目时不时往正厅方向转动。
  裴叶暗中撇了一下嘴。
  与其问顾央能不能说服黎殊帮忙造假,倒不如问黎殊能不能撇清嫌疑,让顾央放下杀心。
  “便是能说服,他真有那个本事造出……那些……大逆不道的东西?”
  秦绍苦着一张脸。
  如果让祖父知道他为了荔城参与这桩造假案,非得抄起棍子打断他的腿。
  “人家国籍在月梁,搁在朝夏算什么‘大逆不道’?”
  裴叶一句话将秦绍二人堵得哑口无言。
  说得好有道理,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申桑道:“他若能胜任,倒是个极为难得的人才,值得招揽,招揽不成也能打好关系。”
  秦绍一时没绕过弯来。
  “你说他是人才?”
  裴叶笑着替申桑回答:“按照合仲的说法,他只是看了一眼那些东西,接触过程应该很短暂。这么短的时间,他要是能记住文书上的字、印章印下的纹路以及虎符的模样,还在有限的时间内伪造出一份迷惑‘凤家军’的统帅……你说,这样的人还不算是个人才?那什么才算?”
  秦绍带着婴儿肥的脸蛋浮现几分凝重。
  “这么一听,还真是强人所难了……”
  如果说秦绍刚才还反对冒风险去伪造虎符,现在则担心唯一的办法行不通。
  实在不行的话……
  秦绍暗中捏紧藏在袖中的信物。
  这是祖父的信物。
  只要是祖父的门生看到它都会吃三分面子,给秦绍开个绿灯。
  真要这么做,无异于给秦氏几代人积累的政敌递上“干涉军权、意图造反”的把柄。
  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这么做。
  “天塌了还有高个子顶着呢,你们愁眉苦脸干嘛?来来来,要不要玩两把?”
  裴叶佯装从袖中掏出一把棒棒糖和没拆封的扑克牌。
  她还招呼仆从端来几盏灯。
  秦绍看到熟悉的棒棒糖就亮了眼睛。
  “先生,你这些零嘴哪里来的?我派人去市集问了一圈都没消息……”
  裴叶剥了一颗叼在嘴里,干脆利落拆了扑克牌。
  “这些糖果啊,域外来的。”
  秦绍遗憾地叹道:“果真如此。”
  原来是域外进口的,怪不得罕有人知。
  殊不知裴叶口中的“域外”跟他理解的“域外”隔着次元。
  “这又是什么?”
  秦绍小心翼翼掰了一下一张扑克牌,发现这玩意儿摸着细滑,不似桑皮纸那般软糯轻薄,反而带着一定硬度,稍微用力才会弯曲。松开手,弯曲的弧度又会恢复成原状,瞧着倒像是厚厚一叠桑皮纸黏在一起再裁减成巴掌大小的形状,上面还绘着许多栩栩如生的动物彩绘。
  是的,这副扑克牌的图案是动物,囊括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
  斜对角的图标倒是正常的数字,奈何秦绍两个没见过。
  裴叶跟他们说了每个数字代表的意思,待他们记住了才讲解斗地主的玩法。
  当然,游戏名字肯定不是斗地主。
  为了增加游戏趣味性,裴叶还掏出一把细长的贴条。
  “谁输了谁脸上贴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