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2:造假,共沉沦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30 10:19      字数:2357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顾央收敛杂念,将一切狂风暴雨与波澜隐藏在冷静的面皮之下。
  ;;;;“你怎么能确定幕后主使者的目标是储君而非朝夏?”
  ;;;;黎殊笑笑不语。
  ;;;;二者区别大了去了。
  ;;;;造假调遣“凤家军”是一步狠棋,但也是个出其不意的“奇招”!
  ;;;;幕后主使者将一切都安排得有条不紊,仿佛拿到了攻略一般走得顺风顺水,着实让人忌惮。
  ;;;;歹人有这么一张底牌……
  ;;;;如果目标是朝夏这个国家,大可以等朝夏与其他国家打仗,消耗元气后亮出来,兴许能一举覆灭朝夏。
  ;;;;偏偏选择这时候亮出来,纵然废了储君,但也引起朝夏那些老不死的警惕。
  ;;;;面对这些老家伙,两次用同样的招数很容易阴沟翻船的。
  ;;;;黎殊推演后便判定歹人的目标是储君而非朝夏。
  ;;;;顾央与他对视一眼。
  ;;;;尽管正厅内烛火昏暗,二人还隔着距离,但顾央依旧看到后者眼底翻涌的思绪。
  ;;;;眼神错开,顾央心中有了筹算。
  ;;;;黎殊笑着微微垂首,借此掩去心底那点儿不满与怨怼。
  ;;;;“虎符造假乃是诛杀九族的重罪,但念在合仲参与不深,还拼死将消息递出来……功过相抵也不是不行。”顾央态度有了明显软化,“若能制止这场灾难,合仲不仅无过,还有大功。合仲以为呢?”
  ;;;;黎殊明白了顾央的暗示。
  ;;;;搁做以前,他大概有心情试试。
  ;;;;“凤家军”这条路走不通,那便借着顾央的帮助走一下秦氏一脉的路子。
  ;;;;谁不知道顾央是秦老的弟子?
  ;;;;若有顾央引荐,黎殊未来起点相当可观。
  ;;;;但今时不同往日。
  ;;;;朝夏之行给黎殊留下太深刻的心理阴影,甚至赔上无辜的黎路……
  ;;;;他看好的对象又不止朝夏一个,去其他国家碰碰运气也行,没必要吊死在一棵歪脖树上。
  ;;;;几息的功夫,黎殊心头闪现无数纷杂的念头。
  ;;;;他婉拒了顾央的示好。
  ;;;;不过
  ;;;;荔城的事情还是要解决的,总不能让黎路这孩子的牺牲没了意义。
  ;;;;“顾先生还得尽快想办法,‘凤家军’已经暗中行动,顶多五日便能将营盘搬空。”
  ;;;;秦绍愤愤地用右拳捶打左掌心。
  ;;;;“当真可恶!此处距离都城玄安太远,待加急信函递过去,估摸着荔城都没了……”
  ;;;;黎殊听到少年愤怒的声音,暗中将余光瞥去。
  ;;;;他一早就注意到秦绍与申桑。
  ;;;;申桑存在感不高,但秦绍不一样。
  ;;;;居移气,养移体。
  ;;;;秦绍通身气度不是寻常小门小户养得出来的,小小年纪已经初见未来风貌,的确是难得。
  ;;;;黎殊微眯着眼,不知在想什么。
  ;;;;正当众人一筹莫展,裴叶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
  ;;;;“这种事情也不值得发愁吧?”
  ;;;;顾央懒懒地瞥了她一眼。
  ;;;;“你有高见?”
  ;;;;裴叶似笑非笑道:“我知道你们是正经人,想的办法都是正正经经、循规蹈矩的……”
  ;;;;秦绍年纪小,心性还未定下,听到裴叶这话就忍不住吐槽。
  ;;;;“那先生是想到什么不正经的法子了?”
  ;;;;裴叶正襟危坐,开口道:“我以为非常时刻行非常事情,稍微出格一些……也是允许的。毕竟跟十数万百姓性命、身家财产相比,某些原则是可以‘通融’的。我的办法是‘以毒攻毒’,以假攻假。”
  ;;;;顾央拢在袖中的手轻颤。
  ;;;;无人注意到他的表情隐隐发黑。
  ;;;;“以假功假?”
  ;;;;秦绍两个少年还是一头雾水,一时没转过弯来。
  ;;;;谁能想到裴叶口中的办法是加入造假大军呢?
  ;;;;黎殊倒是露出一丝恰到好处的惊讶。
  ;;;;裴叶继续道:“我们佯装发现一个行踪诡异的歹人,从歹人身上搜出假的虎符、印章、还没来得及处理的伪造笔墨。借此将事情捅到‘凤家军’统帅跟前,顾先生与秦绍做担保,那位‘统帅’再蠢也该知道撤兵板城是个局。他效忠储君,如此明显的不利于储君的行动,他就不怀疑?”
  ;;;;肯定会怀疑。
  ;;;;但作为将帅不得不听从上边儿的命令。
  ;;;;那位萧妃儿不愧是重生回来日天日地的女主,设计复仇的时候掐好了时间。
  ;;;;统帅心里有疑也没宽裕的时间向储君求证。
  ;;;;最重要的是
  ;;;;她造假的玩意儿太真了。
  ;;;;统帅也吃不准储君的安排,只能听从命令。
  ;;;;顾央听后,表情出现一瞬的狰狞。
  ;;;;若非场合不对,他真想将这个在诛杀九族边缘大鹏展翅的丫头轰出去。
  ;;;;先不说裴叶提出的办法好不好用,光是她肆无忌惮将造假虎符文书印章挂在嘴边就不行。
  ;;;;正常人都知道是杀头的大罪,她却肆无忌惮!
  ;;;;顾央在她身上看不到一丝对皇权的敬畏。
  ;;;;果然,他没认错人……
  ;;;;此女果然是……
  ;;;;顾央暗中溢出一声叹息,默默将升腾起来的怒火压了回去。
  ;;;;“你可知道事迹败露会如何?”
  ;;;;顾央认真询问裴叶。
  ;;;;秦绍兜不住,他兜不住,甚至连在朝的秦老一脉也全被拉下水。
  ;;;;真以为是小孩儿过家家呢?
  ;;;;裴叶浑然未觉。
  ;;;;听到顾央不赞同,她便选了个折中的办法。
  ;;;;“……既然这样,那就让‘凤家军’自己发现造假的东西?”
  ;;;;如此便能将他们摘出去,但无法保证“凤家军”统帅会相信,成功几率也就五五开。
  ;;;;顾央状似头疼地扶额,一副“老夫不想再听你哔哔”的表情。
  ;;;;黎殊道:“这倒是个办法。”
  ;;;;打从他知道裴叶能通鬼神,他对荔城这事儿的心态就有些佛系了。
  ;;;;裴叶说什么他都能说好。
  ;;;;这位可是能通鬼神的能人异士,不受世俗约束,蔑视皇权搞造假多正常啊。
  ;;;;顾央却给他们泼了一盆冷水。
  ;;;;“天真!依我推测,歹人多半是潜伏储君身边的亲信,所以他能弄到储君的笔墨、私人印章,接触另一半虎符,继而伪造……但我们有什么?那三样东西是我接触过,还是你们亲眼见过?”
  ;;;;没看过怎么造假?
  ;;;;造假大师也不能无中生有啊!
  ;;;;气氛一时又陷入了僵局。
  ;;;;黎殊本想装聋作哑,却敏锐发现有人用炽热的眼神盯着他。
  ;;;;偷偷看过去,正巧与裴叶的眼神撞了个正着。
  ;;;;后者无声做了口型。
  ;;;;【你来,别藏拙】
  ;;;;黎殊:“……”
  ;;;;裴叶说完便扭开脸。
  ;;;;造假这事儿,在场五人都撇不清关系,倒不如一块儿摔泥潭共沉沦了。
  ;;;;到时候谁也别出卖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