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7:黎殊,黎合仲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6 02:19      字数:2521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他就在你身侧】
  简简单单六个字,却让黎殊体验从喜悦到绝望的经历。
  他下意识扭过头看向自己右手后侧的位置。
  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这里没有黎路……”
  黎殊的声音带着不受控制地颤抖。
  不是因为惊恐惧怕,而是因为不相信。
  裴叶下一句就给此事判了“死刑”,她道:“他就在你看的位置,只是你看不到他罢了。”
  黎殊看不到,但裴叶看得到。
  那个叫“黎路”的少年鬼正一脸满足地站在黎殊身侧。
  “恩人,先生看不到我。”
  少年鬼发现黎殊的目光没落在自己身上,涌起的喜悦大打折扣。
  “你是鬼,他是人。你们俩隔着阴阳两界,他当然看不到你。”
  裴叶的话让少年鬼沮丧无比,委屈的表情几乎要落下泪。
  黎殊猛地攥紧双拳,借此抑制颤抖的冲动。
  “你在跟谁说话?”
  黎殊注意到裴叶的目光落在自己右手后侧的位置,仿佛那里站着一个人。
  这一认知让黎殊意识到“黎路”真的死了。
  裴叶道:“你的书童,那个叫黎路的少年郎。”
  黎殊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他怎么死的?”
  理智告诉黎殊,他被人私下施加“贴加官”逼供,必然是哪里泄露了。
  他都有性命之忧,黎路又怎么会安全?
  但真正确认黎路死讯,那一瞬的愧疚感几乎将他淹没,窒息感不亚于三张桑皮纸覆面。
  “被人一箭穿心死的。”
  她顿了一下,补充了一句。
  “应该没有遭太大罪。”
  从比较干净的死相也能看得出来。
  死后尸体被野兽分食是很惨,但生前就遭了一箭。
  黎殊没有半点儿被安慰到,他似乎要将那块地皮瞪出一个洞。
  “你说他就在这里?”
  裴叶看了眼试图宽慰黎殊的少年鬼,点点头。
  “恩人能否让我看他一眼?”
  念在一万功德的份上,裴叶对黎殊相当有耐心。
  “优质客户”有权享受VIP服务。
  “能,只要你不怕。”
  抬手随意画了一道“开眼符”,将其打入黎殊的眉心,后者只觉得眼球一阵冰凉,原先空无一物的地方缓慢浮现了一道熟悉的人影。
  还未来得及喜悦,便悲伤发现黎路与往日的不同。
  最明显的便是那双全黑的、没有丁点儿眼白的死寂眸子,好不容易养白一些的肌肤变得灰败。身形羸弱的少年鬼周身还萦绕着如升腾山岚一般虚渺的黑色阴气,无一不昭示着他“不是活人”这个事实!
  “先生……”
  少年鬼局促地揪着袖子,垂着头不敢去看黎殊的眼睛。
  黎殊看着这个才有自己胸口高的少年,愧疚、悲伤之后便是无尽的怅然。
  “……是殊对不住你……”
  他抬手想轻抚少年发顶,手掌却从后者发髻穿过。
  眼睛看得见,手却摸了个空。
  黎殊又郑重行了个大礼,看得黎路又急又难受,数次想将黎殊扶起来,却无力看着自己的手从他身体穿过。
  这一幕让他好不容易平复的心绪再起波澜。
  “先生,若有来世……”
  黎殊行礼完毕,少年鬼便感觉到一阵向上的引力。
  本就轻盈的魂体不受控制地向天空飘去……
  “我、我这是……”
  黎路迷惑地看着逐渐消散的手,黎殊则慌张地想要抓住他,同时对裴叶投以求助的目光。
  裴叶闭眼感知一会儿,明白怎么回事。
  “他该去阴间报道了。”
  每个世界的阴阳两界规则都不太一样,此间世界似乎不允许有阴魂长久滞留阳世。
  兴许是因为这个缘故,裴叶才没看到孤魂野鬼。
  当然——
  也有可能是这个世界人口还未爆炸,酆都人口也没跟着爆炸吧……
  知晓黎路要去酆都报道,黎殊也放下了手。
  他不想黎路这个单纯的少年去了另一个世界还挂念着他……
  黎路的魂体升到半空便化作点点白光。
  裴叶拍了拍黎殊的肩膀。
  “我替你们算了一下……”
  黎殊收敛情绪,恢复往日镇定的表情。
  “什么?”
  “你们有父子缘分。”
  黎殊浑身一颤。
  “当真?”
  裴叶道:“你自己强求过来的缘分,你觉得能不真吗?”
  黎殊被她这话说得有些懵。
  “你说……我自己强求来的缘分?”
  裴叶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将他上下打量,口气略酸。
  “……你身负极大气运与功德,他在升天的时候,你心里难道没想过‘若有缘分,下一世当我儿子可好’之类的话?你的气运太好了,一些无伤大雅又玄乎的愿望……总能成真,所以他是可以成为你的儿子的。”
  这话从裴叶口中说出来,黎殊不得不信。
  只是——
  “在下险些死于帐内,何来‘气运功德’?”
  他只是个有点儿本事但孑然一身的穷文士罢了。
  裴叶眼皮也不抬:“有幸让我出手救人,这还不足以说明你的幸运?其他人没这个福分。”
  黎殊:“……”
  听着很有道理。
  “走吧,这里不宜久留。”
  裴叶抬手拂开垂下来的帐帘,大大咧咧往外走。
  黎殊脸色一白,急忙阻拦:“营盘守兵众多,各处皆有士兵巡逻……”
  “一个障眼法就能搞定,你别离我太远。我暴露了没事,你难说。”
  黎殊:“……”
  会法术的能人异士就是任性。
  黎殊果然不敢离开裴叶三步远,每当身侧有士兵经过,他都紧张地屏住呼吸。
  “你叫什么?”
  裴叶倒是淡定,甚至还有闲心跟黎殊套话。
  “在下黎殊,月梁人士,姓黎,名殊,字合仲。”
  月梁也是个国家。
  裴叶“啊”了一声,明白过来“黎殊”非“黎叔”。
  不过——
  “你这个名字挺占人便宜的。”
  一个照面就高人一个辈分。
  黎殊:“……”
  笑话有些冷。
  外人不会直呼其名,友人都是以字相称。
  黎殊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人说他名字占便宜。
  “你说‘字合仲’?这又是什么说法?”
  不懂古代称呼的她有些懵。
  黎殊还以为裴叶好奇他字的来历,简明扼要解释了句。
  “在下名‘殊’,‘殊’有分离斩首之意,故而字‘合’;家中行二,故而谓‘仲’,二者相连便是合仲。”
  裴·老年网瘾少女·文盲·叶:“……”
  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
  不懂也要装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