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1:夜探密林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0      字数:2467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在进入第三游戏副本前,如果有人告诉裴叶她会为了一个月的上网费连夜奔波,她绝对会嗤之以鼻。
  ;;;;且不说她曾是联邦第七战斗军团的最高长官,哪怕退休了也是腰缠万贯的土豪。
  ;;;;腰缠万贯的土豪会掏不起网费?
  ;;;;裴叶会看得上一张月卡?
  ;;;;现在?
  ;;;;实力演绎何谓“真香”。
  ;;;;她将手机收起来,一手运力拍击水面,足下运用巧力,另一手抓过挂在屏风上的干净衣服。
  ;;;;湿漉漉的双足刚落地,翩翩衣袂飘然落下,宽松的女衫将身躯覆盖。
  ;;;;水声哗哗,溅出的温水洇湿浴桶附近的地面。
  ;;;;此时,耳畔传来侍女担心的询问。
  ;;;;自从顾央弄好裴叶的户籍,裴叶便以顾央妻子出了五服的女性亲眷身份暂居顾府。
  ;;;;客院配置的下人数目与秦绍两个相同。
  ;;;;生活起居都由他们伺候,连洗澡的热水都是提前烧好的。
  ;;;;原先还有两个侍女要进屋帮她洗澡,但裴叶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侍女们只能端正跪坐在浴室外的走廊上,静候裴叶添热水或者其他吩咐。
  ;;;;听到屋内这么大动静,还以为出了事情。
  ;;;;裴叶一边穿衣一边出声阻止她们想进来查看的打算。
  ;;;;“我没事,刚才闲得无聊玩了一会儿水。”
  ;;;;两名侍女面面相觑。
  ;;;;过了一会儿,屋内又传来衣裳料子摩擦的动静,紧跟着是临近的脚步。
  ;;;;裴叶推开纸拉门,周身还泛着沐浴过后的湿气以及沐浴露的香味,一头长发半干不干地垂在脑后。脸颊因为泡澡而红晕上涌,多少冲淡了她拒人千里之外的疏离感,多了些人情味儿。
  ;;;;“娘子现在要回屋就寝吗?”
  ;;;;“嗯,回屋。”
  ;;;;其中一名侍女侧身捡起搁置在身边的灯盏,再用火折子将灯芯点燃,借此照明引路。
  ;;;;另一名侍女则留下来将裴叶换下来的脏衣服收走拿到后院浆洗。
  ;;;;裴叶看着领路的侍女背影,幽幽烛光将她映衬得纤细婀娜,影子落在地上拉长再拉长,带着一股说不出的静谧与婉约。
  ;;;;看了一会儿,距离主屋还有几步路的功夫,她开口询问。
  ;;;;“城门现在下钥了吗?”
  ;;;;侍女柔声道:“回娘子的话,已经下钥了。”
  ;;;;荔城最近风声紧,城门下钥的时间比往常还早了一个时辰。
  ;;;;推开主屋的门,侍女熟练将各处灯盏点亮,询问裴叶要不要点一些助眠的香。
  ;;;;“头发没干,睡了会头疼……你去帮我找两本打发时间的本子……”
  ;;;;看了一会儿,连蒙带猜也没搞懂上面写了什么,反而酝酿几分困意。
  ;;;;待头发干得差不多,裴叶才佯装躺进被窝睡觉。
  ;;;;侍女也抱着被褥在屋外守夜。
  ;;;;裴叶眯了一会儿,察觉屋外侍女气息逐渐变得悠长平稳,这才如猫儿一般钻出来。
  ;;;;抄起棍子翻出窗外,纵身跃起爬上屋顶。
  ;;;;她这几天摸清顾府护卫的巡逻规律,轻轻松松就能避开。
  ;;;;几个灵巧跳跃,神不知鬼不觉地跑了出来。
  ;;;;尽管战争阴云逐渐笼罩荔城,这座城池的夜晚依旧跟初见那日热闹,夜市烛火通明,游人如织。
  ;;;;裴叶藏在阴影处,身形如青烟般缥缈,朝着城墙飞速靠近,实力演绎“飞檐走壁”四字。
  ;;;;“巡逻的人多了呀。”
  ;;;;猫在阴影处看着交接的两队士兵。
  ;;;;她长袖一抖,九片竹叶从袖中爬出来,欢快地蹦上大可爱的肩头。
  ;;;;“你们八个先去目的地查看消息,你留下来跟我一起行动。”
  ;;;;八片竹叶听命,顺着召唤出来的夜风飘出城墙。
  ;;;;夜巡的士兵感觉到这阵凉风,酝酿的睡意减轻些许。
  ;;;;“这风吹得可真舒服啊。”
  ;;;;站在城墙上站岗的士兵打了个哈欠,忍不住放松身体倚靠着城垛偷会儿懒。
  ;;;;“别偷懒,打起精神来。”
  ;;;;士兵嘟囔道:“是是是……”
  ;;;;二人低声交谈的功夫,谁也没看到一道身影摸上了城墙。
  ;;;;裴叶给自己打了“隐身符”和“轻身符”,从城垛上纵身跃下。
  ;;;;在源源不断的符篆加持下,裴叶将十一路公交车开出越野车的狂野,余光所见的景色在飞速后移。
  ;;;;夜风迎面而来,将衣角、衣袖吹得猎猎作响,也让她的脑子越来越清醒。
  ;;;;两点之间线段最短。
  ;;;;借助夜色的遮掩,肆意展示自己异于常人的能力。
  ;;;;翻山越岭,原先一个多时辰的路被她强行压缩。
  ;;;;一道黑影窜入密林,溪水声渐渐清晰。
  ;;;;裴叶止住脚步,从游戏包裹掏出一柄太阳能手电筒,打开按钮,一束雪白的光如利剑般将黑夜撕开一道口子。
  ;;;;小动物被光照到,饱受惊吓地跳开,跃入草丛,发出的动静。
  ;;;;她现在站的地方就是那条大虫卧着的位置。
  ;;;;“希望还能找到线索。”
  ;;;;她用手电筒照了一圈。
  ;;;;今夜天气还不错,没大风也没大雨。
  ;;;;裴叶很轻松就找到那条大虫留下的脚印,循着脚印还找到沾着发黑凝固血液的草丛。
  ;;;;顺着脚印和血印,在距离溪边数百米的地方找到一具残缺尸骨。
  ;;;;尸骨的血腥味还引来其他饥饿的动物。
  ;;;;“果真是个小孩儿啊。”
  ;;;;死者年纪跟秦绍差不多,还是个花骨朵呢。
  ;;;;没想到却死在了这里,尸骨还成了林中动物果腹的食物。
  ;;;;她冲着尸体嘀咕一句“得罪”。
  ;;;;几分钟后
  ;;;;“没有其他线索?”
  ;;;;除了虎腹中的布帛以及他穿着的衣服,死者身上没有其他证明身份的东西。
  ;;;;没线索,如何能找到“即将被杀的优质客户”?
  ;;;;蹙眉的功夫,几片竹叶回来了。
  ;;;;一个个垂头丧气。
  ;;;;它们只从动物口中问出死者是啥时候死的,却不知道更多信息。
  ;;;;它们让大可爱失望了qaq
  ;;;;瞧见它们,裴叶脑中闪过一道灵光。
  ;;;;她被惯性思维限制,下意识忘了自己还能用非常规手段。
  ;;;;死者尸体在这里,此处还是死亡地点,她大可以试着招魂啊。
  ;;;;尽管她这几天也没看到一只孤魂野鬼。
  ;;;;“死马当活马医,试一试吧。”
  ;;;;为了10000功德!
  ;;;;为了网费!
  ;;;;裴叶以指画就“召阴符”。
  ;;;;“……速速相见!”
  ;;;;“召阴符”成型,消散的瞬间刮起了一阵冰凉入骨的阴风。
  ;;;;树影重重,草影摇曳。
  ;;;;感知敏锐的小动物早溜光了。
  ;;;;一道人影在裴叶跟前由透明转为灰暗,不详的阴气在他周身萦绕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