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7:虎腹之物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0      字数:2439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秦绍敏锐注意到申桑的失态。
  ;;;;“怎么了?”
  ;;;;他一边问一边循着申桑的视线向窗外看去。
  ;;;;不瞧还好,一瞧他也跟着申桑一般愣住,虽未失态但也睁圆了眼睛,白皙又带着点儿婴儿肥的脸上写满“我没有看错吧”的字眼。最后干脆直起身,脖子向窗外伸长,眼睛都不眨一下。
  ;;;;“我没眼花吧?”
  ;;;;秦绍不可置信地询问小伙伴。
  ;;;;申桑苦笑道:“绍弟,这也是我想问你的。”
  ;;;;一人眼花,但不可能两个人同时眼花。
  ;;;;秦绍站起身冲着窗外楼下的裴叶唤了一声。
  ;;;;“裴先生!”
  ;;;;“绍弟……算了……”
  ;;;;申桑本想阻止秦绍趴窗户朝街道大喊的举动,不知想到什么,他勾着唇角摇了摇头。
  ;;;;绍弟平日表现得再稳重,本质上也只是个刚满十二岁的半大少年郎,偶有失态很正常。
  ;;;;秦绍生怕裴叶没有听到,声音再度提高。
  ;;;;“裴先生,在这里。”
  ;;;;若非他还有理智,怕是要冲着裴叶挥手示意了。
  ;;;;“我听得到呢,不用喊这么大声。”
  ;;;;裴叶在茶肆门前停下,秦绍二人结了茶水钱立马下楼跟裴叶会合。
  ;;;;“裴先生,这是你猎来的大虫?”
  ;;;;秦绍摄于裴叶用长棍挑着的那条大虫,不敢靠得太近。
  ;;;;这条大虫有着一身油光水滑的姜黄色皮毛,额头位置有个“王”的纹路,长相凶悍,四肢强壮有利,利爪爪缝的泥土还夹杂着肉沫和碎布,总给人一种它下一秒就会睁开眼扑人的错觉。
  ;;;;不过,这也只是错觉。
  ;;;;明眼人都知道这条生前威风凛凛、害人无数的大虫死得不能再死了。
  ;;;;它那一双招子被人用暴力捅穿,浓稠的鲜血从窟窿涌出,与脸部、躯干的毛发凝固打结。
  ;;;;松软的身躯被人用麻绳团成一个圈,四肢束在一起。
  ;;;;裴叶用手中的长棍将绳结挑起抗在肩上,一路从那个村子招摇着进了荔城。
  ;;;;要知道眼前这条大虫可不是幼崽,而是一条与三四个壮汉等重的成年大虫!
  ;;;;最玄幻的是她手中的棍子还没弯曲,始终笔直笔直的。
  ;;;;这让人不禁产生怀疑
  ;;;;她用棍子挑着的是真正的大虫,还是一张塞着米糠的大虫皮?
  ;;;;秦绍小心翼翼凑近,避开大虫的大脑袋,伸出一根手指偷偷戳了一下。
  ;;;;“顺手打死的。原本还想抓来养两天,后来想想自己都喂不饱自己,拿什么养它。于是我就将它打死,一张皮完整剥下来还能换俩钱。这一身的虎肉、虎骨,煲汤滋味应该不错。”
  ;;;;裴叶说得理所当然。
  ;;;;她现在穷啊,穷得连每天上网两个小时都无法保证。
  ;;;;自己都过得紧巴巴,哪还有余粮养她家的阿崽呢?
  ;;;;说好跟着她吃山珍海味不吃苦,flag立了不能随便倒。
  ;;;;看这两天的【系统记录】,阿崽疑似劳累过度体虚,裴叶打算弄点儿虎肉虎骨给他煲汤。
  ;;;;哦,虎bian什么的就算了。
  ;;;;阿崽还小呢。
  ;;;;秦绍听得哑然。
  ;;;;害人无数的大虫搁在她嘴里就跟鸡崽一样,轻轻松松就能拍死……
  ;;;;他还能说啥呢?
  ;;;;自然是
  ;;;;“裴先生神勇!”
  ;;;;裴叶瞧了一眼两个半大少年,邀请道:“这个大块头肉挺多,晚上吃烧烤怎么样?”
  ;;;;秦绍也没推辞。
  ;;;;申桑面露浅笑道:“托义士的福,我与绍弟今晚可有口服了。”
  ;;;;哪怕秦绍家境优渥,虎肉也不是说吃就能吃的,更遑论是申桑。
  ;;;;说起来,这也是申桑第一次吃。
  ;;;;“先生准备这么回顾府?”
  ;;;;秦绍见裴叶抬腿就要走,连忙喊住她。
  ;;;;裴叶懵了一下。
  ;;;;“是啊,有什么不对吗?”
  ;;;;秦绍:“……”
  ;;;;似乎也说不出哪里不对,但这么大大咧咧扛着一头死掉的大虫,一路走到顾府……
  ;;;;他担心顾央有意见。
  ;;;;最后申桑建议裴叶将大虫交给顾府的车夫,让他驾车先回去,将大虫交由后厨处理,他们三人再步行回去。按照他们的脚程,抵达顾府,后厨差不多也将大虫处理完了,正好烤肉。
  ;;;;“那也行。”
  ;;;;裴叶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结。
  ;;;;不过她还特地叮嘱一句虎皮要完整的。
  ;;;;为了能剥除一张完整的虎皮,她特地一棍子将眼睛连同颅骨一块儿捅穿。
  ;;;;顾府的马车用来运大虫,秦绍二人只能步行。
  ;;;;申桑不喜多言,秦绍却对裴叶如何猎杀大虫充满了好奇。
  ;;;;那条大虫的体格是裴叶的好几倍,一条爪子跟她腰差不多粗,她是怎么制服大虫的?
  ;;;;“……是不是跟话本说的一样?先生用了什么招式……有没有大喝一声将它喝得止住脚步?”
  ;;;;秦绍一边走一边问。
  ;;;;尽管两只手安安静静垂在身体两侧,但看秦绍充满好奇的脸和闪烁着星光的眸,裴叶总能脑补他手舞足蹈的样子。申桑没有开口,却也暗暗支长了耳朵,生怕听漏了什么精彩桥段。
  ;;;;裴叶失笑摇头,指了指自己道:“我这嗓门还想喝退大虫?”
  ;;;;比嗓门,她肯定不是那头老虎的对手。
  ;;;;“我去了那个村子,问了村民大虫往哪个方向逃的,一路循着痕迹找过去罢了。”
  ;;;;说是这么说,但大虫害人是两三天前的事情,痕迹早就被昨夜那场雨覆盖。
  ;;;;真相是裴叶让竹叶帮忙,逮到哪头大虫就宰哪头。
  ;;;;深山老林最不缺毒蛇猛兽,大虫也不只有一头。
  ;;;;裴叶找到这条大虫,它正慵懒地卧在溪边打着盹儿。
  ;;;;她二话不说抄起棍子,一个从天而降,一击得手,两棍子将它那双招子全部戳穿。
  ;;;;估计它连死都没看到是谁阴的它。
  ;;;;秦绍讪讪道:“就这么简单?”
  ;;;;找到大虫,掏出棍子跳出草丛,一棍子下去……
  ;;;;步骤也太简单了,丝毫没有话本上的惊心动魄。
  ;;;;裴叶笑道:“对啊,就这么简单,难道你还想听我跟大虫互相角力,摔打翻滚的剧情?”
  ;;;;要不是想剥下一张完整的虎皮,她会更干脆些。
  ;;;;秦绍摇摇头。
  ;;;;三人回到顾府,管家早在门外等候。
  ;;;;这个架势引起三人怀疑。
  ;;;;管家瞅见三人,疾步上前道:“您三位可算回来了,出事儿了!”
  ;;;;出事了?
  ;;;;什么事情?
  ;;;;进了顾府,管家命令门房将门关上,脚步急促地往正厅引路。
  ;;;;“方才那条大虫腹中剖出个……东西!老爷正为此伤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