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4:网费不够了(求月票)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6 02:19      字数:2414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不怪裴叶往这方面开脑洞。
  《替身冷血皇妃之狠毒暴君别宠我》这本小说最频繁的狗血梗就是“替身梗”。
  频率之高让人怀疑书里边儿女性角色是一个流水线下来的。
  女主萧妃儿酷似太子心目中的白月光,而太子后院挑选的侧妃爱妾都是白月光的手办。
  不是眉毛、眼睛、嘴巴、鼻子、耳朵神似,便是气质、才学、脾性、爱好酷似白月光。
  太子后院女子,包括女主萧妃儿都是那位白月光的替身。
  萧妃儿重生后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将国家闹得天翻地覆跑到邻国碰上霸道狠戾的暴君。
  她与暴君相爱相杀之后又爆出暴君跟她亲近是因为她长得像暴君的白月光……
  Emmm……
  问题来了,这个世界的女性都是一张脸吗?
  或者说女主萧妃儿是万能脸,跟谁都有几分相似?
  一连撞车前后两任男主心中白月光的脸。
  在这么一个逻辑无法吐槽的世界,裴叶森森怀疑自己也遭遇了“替身梗”。
  于是,当秦绍和申桑来了兴致去院落比剑,让顾央指点的时候,她找到机会跟顾央搭话。
  “顾先生。”
  顾央视线落在她脸上,用眼神示意她继续说。
  “我这张脸……是不是跟顾先生旧交相似?”
  顾央收在袖中的手指轻颤,右眼皮微不可察地跳了一下。
  “没有。”
  他面上平淡地看着她。
  “为何这么问?”
  “虽说我救了秦绍他们,但也不值得先生费心费力……让先生给我安排这么好的身份……”裴叶暗中观察着顾央的神态反应,不错过一点儿细节,“我这人大字不识,但感觉还挺准的。”
  顾央薄唇微抿,浅淡的眸子掩盖住内心的真实想法。
  “你想多了。”
  淡漠疏离的四个字,隐隐带着三分讥诮。
  似乎在嘲讽裴叶的自作多情。
  裴叶也没恼。
  “嗯,我想也是我想多了。”
  嘴上这么说,心里怎么想就她自己知道了。
  顾央冷不丁出声询问。
  “你当真不识字?”
  “不认识。”
  她的确不认识顾央所认识的字,也算是不识字吧。
  顾央视线在她脸上扫了一圈,语调平淡地道:“你应该去坊间多逛一逛。”
  “嗯?”
  “听一听大字不识的百姓是怎么说话的。”
  念过书与没念过书,言行举止完全不一样。
  最重要的是——
  “你的雅言没有半点儿口音,你说你不识字……这话可没半分说服力……”
  人设都崩了还在这里倔强地演文盲,挺敬业。
  顾央这几句话怼得毫不留情。
  裴叶:“……”
  这年头说真话没人信,撒谎一套一个准。
  长剑对于这个时代的男子而言如同朱钗之于女人,不仅象征着身份地位,同时也是不可或缺地装饰。
  剑术盛行的时代,有胆子抄着剑在外浪的文士,各个都能打,顾央的剑术就不错。
  以他的实力指点两个半大少年,绰绰有余。
  裴叶却毫无形象地靠在假山上打哈欠。
  不管是顾央还是秦绍、申桑,三个都是菜鸡。
  菜鸡互啄有什么好看的。
  她摸了一下挂在胸前的手机,一边走神一边为网费发愁。
  恍惚之中听到有人喊了一句“小心”,一阵冷风擦着耳边飞了过去。
  裴叶下意识侧首躲开,抄起长棍将其弹开,剑尖叮得一声插入假山缝隙。
  “裴义士!”秦绍煞白着脸上前,“可有哪里伤到?”
  裴叶嫌弃地避开两步。
  “剑术这么差,谁跟你打团谁倒霉。”
  剑都没有握稳还被人打脱手。
  敌人还没死呢,队友先被他送回复活点。
  秦绍听不懂后半句,但他知道“剑术差”、“倒霉”,脚指头想想也知道裴叶在嘲讽自己。
  裴叶挪了个地方晒太阳。
  默默怀念上个不用发愁功德来源的游戏副本。
  “也怪我犯困走神,你继续忙你的。”
  闹了这一出,秦绍二人也没心情继续练剑,也注意到裴叶兴致低迷,眼睛都半耷拉着。
  秦绍将长剑收入剑鞘。
  “裴义士瞧着兴头不高。”
  裴叶不答反问他:“你知道生命的意义吗?”
  话题一下子跳到哲学方面,秦绍不由得愣怔,一时半会儿不知该如何回答。
  “裴义士觉得生命的意义是什么?”
  他反问裴叶。
  裴叶道:“生命在于运动(搞事)。”
  秦绍不解其意。
  “运动?”
  裴叶回答道:“孩童读书习字,成人工作养家,各司其职、不荒废光阴便是生命的意义。”
  秦绍思索一息过后,明白裴叶想表达的意思。
  “裴义士觉得现在是在荒废光阴?”
  “是的。”
  不能赚功德买网卡,可不就是荒废光阴。
  时至今日,裴叶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
  她堕落了。
  堕落成了老年网瘾少女。
  心里这么想,嘴上却道:“我辈志在行侠仗义,涤荡世间不公与浑浊,如今却窝在假山晒太阳,白白浪费一个早晨的光阴……这个早晨之于我而言便是没有意义的,自然高兴不起来。”
  秦绍眨了眨眼,消化完这段话。
  他肃然起敬的同时又忍不住喟叹感慨。
  “裴义士待自己未免过于严苛。”
  一个早晨的功夫都不肯松懈,这让秦绍觉得惭愧。
  他觉得自己够努力了,但跟裴叶相比,觉悟差了好几个档次。
  “严苛吗?我倒是不觉得。”裴叶摇头,目光似乎看到了很悠远的地方,又像是在俯视众生万物,她平静道,“一想到这一刻有村民遭遇昨日的经历,我便觉得自己不该待在这里枯等。我的懈怠会让本该脱离苦海的人遭受本不该由他们承受的痛苦,你能体会这种感觉吗?”
  秦绍哑然。
  裴叶继续道:“‘凤家军’打着兵力不足的旗帜去强征青壮也就罢了。那些青壮上了战场,勉强扯得上一句‘为国而战’。强征女子又是为何?若让女子上战场杀敌也好,可他们强征女子入军营却是为了让那些女人出卖自己的身体,供人享乐纾解欲望。这不过是一群畜牲扯着大义的旗帜欺凌自个儿国家的弱者,与敌人有根本区别?我辈仗义行侠,杀的便是这种混账。”
  那都是她的网费呢。